2007年8月31日星期五

《西游记》里的青春成长

  


  
此文很久以前在 Yoga同学的空间看到,某些观点深以为然,特在这里转载。另向 Yoga致谢,祝好!


孙悟空—前青春期的英雄主义


  孙悟空是一个孩子,他对自己,对环境都还了解得太少,因此缺少控制。

  因为不了解,所以他无畏;他闹天宫,偷吃仙丹蟠桃,结交天兵神将;将原本庄严肃穆的天宫搅成了一个幼儿园甚至菜市场;他闯地府,痛责阎王小鬼,购销生死簿,将生死都不放在心上。

  人在年少的时候,多少总认为自己拥有一些东西是天经地义且永恒不灭的,只有拥有青春的人才敢这样挥霍他的岁月,他不顾一切,只想表现自己,尽情生活,受不得半点委屈,将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过于敏感,在幻觉中承受的痛苦是实际存在的好几倍,那些痛苦找不到出口,只能埋在心里,无限度的作自我折磨。所以说,青春是把双刃剑。

  人们吓得什么似的,爱他的怕他的联合起来反对他,要使那火焰熄灭,要使他生存或者毁灭。但是他们没有想过,如果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不能燃烧、不能飞翔,那么哪怕他将来再长寿,也无法与永恒对抗。能与永恒对抗,和永恒一样高贵的,只有青春,那短暂、然而灿烂无匹的青春。

  孙悟空只是凭直觉行事—因此,他是少年,带着克里斯朵夫式的英雄主义,、依着本能的呼唤行动。他感觉到压迫或者需求时,就盲目的使用他的力量,因此——他可以战胜看得见的敌人,却无法战胜自己。因为他根本不了解自己,他自己对于他来说,居然是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更陌生和缥缈的一个影子,而一个人,是不能够和影子作战的。

  我们总是会辛酸地看到,孩子的理想,像初恋一样脆弱。后来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无力。他的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本领还不够高,而在于他的敌人太强大,他面对的是一整个秩序,历经无数己的岁月累积下来的秩序和法则。个人英雄主义面对集体力量,开始总是要失败的,而更可悲的是,一个人对于他的敌人,也许都不甚了解,他只知反抗而不知理解和体谅。

  然而天才是能够从失败中汲取力量的,从自己的、别人的、所有的成功与失败中汲取力量。无论如何,孙悟空总算有一个看清自己的机会了。他被迫要在黑暗和孤单中反思。于是孙悟空开始想啊想啊,起初多是回忆往事,慢慢地也敢想到现在了,而未来则是他还不敢碰的。何况,他敢想未来也并不能说明他的考验快要结束了,正相反,考验才正要开始。人要想甩掉过去,开始新生活,仅靠把道理在脑子中想明白是不够的,他必须重新回到生活中去实践。一开始必将失败,失败后再思考,直到有一天,他将感到身轻如燕,内心无比澄澈。在此之前,孙悟空必须在漫长的寂寞的日子中考虑。

  五百年后,一个僧人把他从山下带出来,他的身体或许获得了自由,然而他的心受伤了。一个孩子的理想碎了,他骤然间感到苍老和虚弱,他看见自己满身泥泞,大闹天宫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深知,他不能会花果山去做猴王,即使他知道猴子们依然爱他尊敬他,也仍然觉得无家可归。他黯然地想,拥有纯洁的心灵的日子,一去不返。

  他以为自己不再纯洁,却不知道他从未有过一个时刻,如此接近纯洁。

  他低着头,猪八戒的时代来临了。



猪八戒—青春期的个人享乐主义


  猪八戒太累了,他只想找个地方歇歇,他不愿再陷入痛苦的思索。既然不能背叛肉体远走高飞,他就选择做一头快乐的猪,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愿意永远做猪,如果能够永远快乐的话。他开始渴望安定、平静的生活,爱上人间温柔美貌的女子,猪八戒尽力想让自己忘了做孙悟空的日子,他实在不想再自寻烦恼。他生来就是心思单纯的人,并不习惯长久地拷问自己,他不是没有用心地思索,但除了一遍遍的确认自己缺乏信仰和前途渺茫之外没有任何收获。他的血气已经在孙悟空的时代消耗殆尽,最后依旧是本能出来,迫使他拿出最后一点力量,对自己大喊一声—甩掉一切,开始新生活!

  可是,生活的问题怎么能像脏衣服一样随意丢弃呢?纵使别人能够容忍,自己也不能忘记。他闯过天宫闹过地府,怎么还能平庸地生活?他的小眼睛透出痛苦的光芒,但引人不发,这时,他对宿命开始有利一些了解。

  终于,他的本相被人们发现了,因为他的异类气质太明显。猪八戒被赶出高老庄的那天晚上,他看着月亮,自嘲地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吧。身后是他的女人,含着泪望着他,但是她并不挽留他,她不能了解他,所以怕他。猪八戒心想,傻女人,了解生活就像生活一样,是说不出来的。他就这样跟这唐僧走了。

  别人说他贪图吃喝,懒惰胆小,什么也不敢坚持。但猪八戒不这么看自己,他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因为孤独而高贵。他懒得与人搭话,那是因为话不投机,与其对牛弹琴,不如吃笋丝炒肉实惠。

  从此,猪八戒开始了快乐哲学家的生活。不过偶尔他也问问自己,我以前天天都在干什么呢?他也没有信仰,只想混日子。他不耐烦干重活儿,总是负着手左顾右盼,还瞧不上孙悟空草木皆兵动不动提棒四顾的样子,他却是潇洒,基本上没有什么要求,显得仙风道骨,比师父还气派。

  他逃避到欢乐里去,缺乏行动力,似乎重新回到了一片混沌状态,终于渐渐地、恐怖地,他看见自己正趴在泥里,一动不动。谁都看出他在伤心地哼哼,但他还勉强地树立着尊严的大旗,说他那是在歌唱大地,他开始奇怪、困惑,终于恍然、悲恸。他以为他完了。

  可是猪八戒不知道,他以为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一切痛苦和折磨都不会白白忍受。猪八戒并不期望痛苦过后还会遗留什么,他只希望痛苦快点过去,但他不知道痛苦在人心中的时候才是心灵最充沛的时候,痛苦持续的时间越长,留给心灵的财富就越多。猪八戒只知道自己被痛苦折磨着,却不知道他也在化解着痛苦,痛苦是他成长的养料,学会承受痛苦,他能够更加强壮。

  猪八戒啊,你在坚持一下,沙僧就要来了,他来了,你就能从容地在时间中睡去,你所有的一切,你都会怀念。



沙僧—后青春期的自我修炼


  沙僧是个勤勉的人,既不同于凌厉中透着单纯的孙悟空,也不同于懒惰中满含痛苦的猪八戒。他任劳任怨,做事很多,幻想很少。有时,伺候师父睡下后,他搓着发肿的双脚,想到自己作为孙悟空、作为猪八戒的生活,他有些奇怪,自己居然能如此安于平庸。沙僧有一个真理:青春不能被挽留也不能拒绝。因此沙僧很安心,那股曾经使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血液为之翻腾激越的力量,在他心里已经渐渐地平息下去,像一条小河般缓缓流动。他知道自己的局限,所以安守本分,他告诉自己,所谓自由,就是在有限的条件中无限地延伸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妄想超越一切。

  对于取经这件事,他并不认为对于自己是必须的,但他把护送师父去西天当作自己的责任。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暂时然而且确定无疑的目标,这么想着,他便安定多了,同样的时间里。孙悟空上天入地,猪八戒蒙头大睡,只有他,能够安静地陪师父说话,哪怕是说些生活上的琐事,也不以为是耽误时间。他不去抢他们的风头,尽管年纪要长一些,但他仍然对他们很尊敬,他知道他们拥有一些他再也不会拥有的东西,他也带着一种宠爱的眼神看着他们,他们是他毫无保留的、最真实的过去。

  护送师父到了西天之后他要干什么,他想过,但是没什么结论。他也不着急,路总是要一步一步慢慢走。孙悟空常常责备他缺乏激情,而猪八戒则讥笑他过于实际,沙僧只是宽容地一笑,他很清楚自己目前走在哪里,他更清楚自己还无法完全掌握内心的力量。

  取经路上,杂事很多,他一丝不苟地去做,甚至不要别人帮忙。他需要明确自己和这世界的联系,他知道人群才是最可靠最安全的,不管他曾经走得多么远,他最后还是要回来的。孤独,他笑了一下,孤独可能是结果,却不应该是目的。因为内心了解的东西越多,他反而愈来愈没有语言。他留出时间看书,要抓紧时间补充自己。当卷帘大将的那些年月他除了服从和敬畏什么也没学会,如今,他只想再多知道一些事情。孙悟空乱学一气杂而不专,猪八戒干脆放弃学习,但沙僧清楚自己在学什么。

  如今,沙僧平静地想,没有什么能够侵犯我平静的心,甚至死亡也不能。我不怕死,不怕我看不见的一切。魔由心生,我洗净我的心,就什么也不怕了。

2 条评论:

Bige M 说...

  
既然不能背叛肉体远走高飞,他就选择做一头快乐的猪,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愿意永远做猪,如果能够永远快乐的话。

他开始渴望安定、平静的生活,爱上人间温柔美貌的女子。

fei5529@163.com 说...

做猪多好呀?讲述着只属于它们的猪言猪语。我喜欢!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只懂我心,爱我的男人!是不是太自私了?记得他对我说过,爱情都是自私的,有一定的占有欲!
人间温柔美貌的女子,也不是没有烦恼,或许她现在就在烦恼呢!嘿嘿!或许她也想做一只猪,一只快乐的猪!身边还有一只,只懂它心的猪,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陪伴在它的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