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9日星期四

奥运建设民工调查

  
  他们是谁?过客、伟大的建设者,还是追逐生计的人?他们与奥运多近,多远,如何设想自己正在建设的奥运会?7月18日、21日、22日,《体育画报》实习记者走访国家体育场工地、奥运 村工地及周边相关地区,与57位奥运工地建设者进行问卷式对话


<财经><体育画报>奥运特刊记者 张蕾 洪安琪 黄晨茜

“我们都是河南来的。”杨宝林[河南,44岁]

【家乡】 57名采访对象中,老家为河南的居多,有32人,占到了总人数的56.1%;其他的工人分别来自福建、四川、河北、湖南、江苏、湖北、重庆、安徽和贵州。采访对象所供职的工地以奥运村和国家体育场居多,分别为30人和14人;其余人员来自中国科技馆新馆、奥运中轴线工程、世奥公园等奥运工程及相关工地。

调查中记者发现,区别工人工作规定和待遇的,并非其所处的工地。由于奥运场馆建设等工程项目庞大,每处工程并非一家建筑公司整体包办,或即使是同一家公司,其下所属的小承包商又各有不同。因此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是一家公司旗下的工人,有人反映本应每月开资,却欠薪50多天且不付给加班费;而另有人称工资基本可按时拿到。

• • • •

“一月1000多,年底结帐。结婚四年多了没要孩子,养不起。”胡耀武
[河北,28岁]

【工资】 因所属承包商和工作职能不同,工人工资差别比较大,结算方式也各不相同。

工人工资以出工天数计费,40-60元/天的工资区间所占比重最大,有31人,占总被访人数的54.4%;日工资在70-80元/天区间的有5人,在80元以上的有5人,40元以下的有1人。其余15人中,除1人因受伤目前无法工作而没有工资外,其他的均表示并不清楚工资数额。

在结算方式上,有18人表示,承包商承诺每月结算;有20人为年底结算;4人为每季度(三个月)结算;另有1人称应10天为一个结算周期;其余人表示对结算周期不清楚。由于工地人员流动性强,很多被访工人并未在所属工地上待满一结算周期(以一年为周期的工人,最长的在工地上待了半年;以一月为周期的,在工地上待满一个月的有16人;其余结算周期以及不清楚情况的人中,47.4%人在奥运工地不足一个月),因此多数人还无法得知工资发放情况。而确定已满一个结算周期却并未领到工资的有5人,占到总被访人数的8.8%。在没有拿到正式工资的工人中,绝大多数人可每月支100-300元不等的生活费。

• • • •

“工地不存在法定假日。”伍卫国[河南,37岁]

【工时】 被访工人中,每天工作10小时(含)以上的占到总数的一半多。基本没有休假,主要原因是“停工就没有工钱”,所以除非生病或是农忙时回家探亲,工人们没有不上工的日子。

• • • •

“打工的人,吃得差不多就行了。”梁祥玉[四川,42岁]

【食宿】 被访工人中,对伙食满意或基本满意的有27人。福建工人蒋文礼、谵洪益等人说,家乡那边过来了厨师,所以吃得很习惯。有9人对饭菜抱怨较多,理由各不相同。有的认为“吃不饱,吃得不好,不吃也得吃”;有的嫌菜里没油,又咸得要命,吃到半饱就恶心了;有的对菜价意见很大,“一份热菜要6块5,7块钱根本吃不饱,据说菜钱还要涨到7块5⋯⋯”;有的干脆总结,自己和同伴“吃的是下等饭”。其余19人则抱着将就的态度。

对于住宿,大家看法比较一致,虽然“不比在家”,虽然夏天的通风不好比较闷热,虽然有人打地铺、有人睡上下铺、有人睡单床,虽然各个房间住2-30人不等,但觉得有自己的一块地就行,没有太多挑剔。

• • • •

“我去过天安门,北大、清华都去过,就是为孩子将来上学了解了解情况。”吕克涛[安徽,37岁]

【休闲娱乐】 工人们可支配的闲暇时间不多,消遣方式也比较单调。一般晚上吃过饭,就在住处附近闲逛(只是闲逛的占总人数的24.6%),住在中心区建设者生活服务区周边的工人多会选择去空地看露天电影(以看电影为休闲方式的占总比重的28%),或去农民工夜校的图书室看书报、上网(比重为21%)。其他打发时间的方式为听广播、打牌、聊天、睡觉、看电视、听音乐。

除去到各个工地找工作的原因,只有5个人表示自己去过奥运工地
以外的地方,主要是天安门广场。

• • • •

“出来五六年了,习惯了,就忍着。三月从家出来后就没过过夫妻生活。”刘平(化名)[河南,36岁]
【性生活】 15人表示“出来就是干活,什么都不想”,或者因为年龄较小(22岁以下,未婚)、过大(40岁以上)而没有性生活。有2人隐晦地表示会去找“小姐”:“如果能找到‘店’,(我的性生活大概是)一个月三四次”;“(要我)说找‘小姐’吧,我不会说;说不找,你们不信”。有1人明确拒绝回答关于性生活的问题,1人称采用每月回家一次的方式解决性生活问题。余下38人表示在有性冲动时会强忍着或自慰。

已婚民工的最近一次性生活都在本次离家打工前,时间为半年到半个月前不等。对于有性需求而不找“小姐”的原因,工人们表示,“怕有性病”、“挣钱难,不会把钱花在这上”或“不能对不起妻子”。

• • • •

“我现在是废人一个。”刘家富[四川,55岁]

【病•伤】 22人表示没有在工地上生过病。生过病的人中,11人表示自己去药房买药,14人选择去小诊所或服务区医疗站,5人说去医院,医药费都为工人自掏腰包。另外5人对生病的处理方式是“硬扛”或“吃点从家里带来的药”。

77.2%的工人表示,在奥运工地上没有受过伤;12个受过小伤的工人中,只有两个做过伤口处理,1人的处理费用由承包商付给。科技馆工人刘家富2007年5月9日在工地上受重伤,腿部和胸腔侧面分别有一道长20-30厘米的手术刀口。据刘家富称,手术费用是老板出的,但他出院后老板便不见踪影,没有给他日后的生活任何交待。调查中记者发现,很多工人没有上保险,有的甚至连与承包商的基本劳动合同都没有签署。

• • • •

“鸟巢”就是国家体育馆。我还知道它的设计者设计了法国戴高乐机场。
刘电雨[河南,26岁]

【建筑用途】 被访民工中,24.6%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建的工程所为 何用。45岁的河南工人老李说:“人家让咋干咱就咋干。”19岁的戴鑫说:“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必要知道,我们把活干好,人家就付工钱了。”湖南来的张美欢说:“我干工地的怎么知道?!”

对于明年即将召开的奥运会,知道开幕日期的不足三成,有的说在今年年底,有的说在明年7月,还有的把开幕的日子“安排”在8月6日、20日、24日、26日等。甚至有人很犹豫地表示:“北京奥运会⋯⋯好像听说过。”当记者提到2008年北京会举办奥运会时,44岁的聂发民连忙说:“噫,那个我参加不了,参加不了!人家都是运动员⋯⋯”

• • • •

“刘翔我知道,不就是那个歌星吗?”李志盈[河南,49岁]
【名人的名字】 媒体所营造的全民热议奥运的社会景观,在民工这里发生了景观变形。

在罗格、萨马兰奇、姚明、郭晶晶、王菲、杨钰莹这六个名字中,姚明的知名度在被访对象中是最高的,听说过姚明并且知道他是篮球运动员的,占到40%,但也有说姚明是唱歌或打乒乓球的。相较之下,知道郭晶晶的只占18% ;在听过郭晶晶名字的人中,对郭职业的印象也五花八门,唱歌的、练体操的、打排球的等等。歌手王菲和杨钰莹有大约半数的人知道。大家对杨钰莹的认识更准确些;至于王菲,常有人把她跟王楠搞混。而曾经和现在国际奥委会掌门人萨马兰奇和罗格,知晓率只近一成。

关于刘翔的世界纪录,工人们也众说纷纭:9秒56,10秒多,11秒32,13秒多⋯⋯,只有2人准确地说出12秒88。多数人听说过刘翔,但只知道是跑步的,至于到底是100米还是长跑,或者是跨栏,很多人莫衷一是。

• • • •

“希望周润发点奥运火炬。”卢卫平[河南,35岁]

【想象】 奥运民工心中的奥运会开幕式作何模样?对于主题歌,30个人说:我不知道,我不关心,谁唱都行。除此之外,张学友、刘德华、王菲、宋祖英、成龙、赵本山、刘欢、许巍、韦唯、汪峰、郭富城、郭峰、李谷一、刘晓庆、庞龙是他们能够想到的名字。河南工人阎锋提议,由工人农民合唱主题歌。

和主题歌一样,有25个工人表示不关心、没想过由谁来点开幕式的圣火,其中有2人并不知道奥运会有点火仪式。至于点燃圣火的人选,有8人认为应为胡锦涛主席,有9人推荐自己或者其他工人,8人提议刘翔,其他被工人提名的还有周润发、宇航员、刘淇、姚明等。

有38.6%(23人)的工人对开幕式的节目没有任何概念和想法,
“演啥看啥”。对文艺表演有特定期待的人中,其期待多集中在中国武术、少林功夫上(16人),还有一部分人想在开幕式上就看到NBA、跳水、拳击等比赛。

在跟“高雅”有关的问题上,民工的想象力是匮乏的。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谈论菜价和工资。

• • • •

“看奥运会,那是有钱人的生活吧,我们有个电视看就可以了,不敢想
啊!”朱万明[四川,30岁]

【彼时我身】 说到奥运会时会身在哪里,36.8%的工人表示不知道、说不准。觉得自己能留在北京,或者有强烈愿望留在北京的,占到26.3%。余下的一半表示跟着工地走,哪里能赚钱就去哪里;另一半认为,那时自己会在老家。

只有3人说“不想看奥运会”,但想看的人中,31.5%的人对经济情况、居住权情况、门票购买情况表示悲观,觉得“想看也看不到”,只能“看电视”;有信心在北京观看奥运会的,只有4人。工人们想看的比赛多集中在乒乓球、跳水等中国优势项目上,其次就是有姚明的篮球、有刘翔的110米栏和有打斗对抗场面的拳击、跆拳道等。



P.S.
2007年普利策奖获奖作品

1 条评论:

TMT 说...

  
在我看来你就是科学的化身,你身上的每一块细胞壁都充满着健康,但是现在你变成了三条腿走路,虽然在平衡方面你更加稳固——这也是很多男人希望三条腿走路的梦想,但是,你动摇了我相信科学和相信科学家的信念。难道你单号的时候用三条腿走路,双号的时候用两条腿走路?

土摩托说:你知道什么叫我奉献我快乐吗?我说,知道,不就是指那些小姐的特殊工作吗。土摩托听完一脸沮丧:操,没法跟你说。我说你还是说吧,憋在心里不好。

土摩托沉吟半晌,向我娓娓道来。

故事的发生是绛紫的,我们都知道,土摩托热爱体育,什么体育项目他都擅长,但是没一项是特长,但土摩托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参加奥运会比赛,作为一个美国农民,他在美国多年,一直想参加一次农奥会,但是一直没有机会。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让土摩托看到了一丝希望,于是,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希望能参加奥运会。他直接找到国家体育总局,说明来意。总局的领导问他:你擅长什么体育项目?土摩托说:什么都擅长。领导说:好像奥运会还没有设立“165项男子全能”这个项目。土摩托说:如果你设这个项目,参赛选手只有我一个,所以冠军肯定是我的。领导说:这样我们就不能为对手设置障碍了,金牌含金量会降低,不同意你的想法。于是就把土摩托轰了出来。

土摩托不死心,回家想了半年,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堪比王佐断臂。他到了一家医院,对一个练三节棍的外科医生说:麻烦你打断我一条腿。医生一棍下去,土摩托的腿就变成三节棍了。然后他再次来到体育总局,说:我要参加残奥会。领导说:你能参加什么项目?这次土摩托聪明了,说:能参加好几项:单腿三级跳远、撑拐跳高、举重、独轮自行车、标枪……反正凡是使用上肢的运动我都可以参加。领导说,那你参加拳击、击剑、举重、手球、射击、射箭这样上肢项目。土摩托说,我还可以参加曲棍球比赛。领导说,你这样怎么行?土摩托说:我有拐啊。

土摩托说完,我相当感动,重要的在于残与,人生能有几回奥。你这样用苦肉计,真让你的女粉丝感到心疼。土摩托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告诉我的女粉丝,我会更high、更快、更强的。

我说:更快就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