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5日星期三

AV


  继某人向我投诉再没有黄色网页可供流览之后,昨天亲自发现在盗版碟市场,精神文明建设,也已经取得了全面底,压倒性底,胜利。
  
  美国人民每年花在黄色电影上面的钱,100亿美金。中国2006年GDP总值,2.7万亿美元。美国人民在观赏色情音响制品上的消费额,相当于中国13亿人民创造之物质财富总和底,百分之零点三七。
  
  据CBS“六十分钟时事”揭露,通用汽车,时代华纳等等几百强公司,无法抵挡巨大利润的诱惑,已纷纷加入到黄色光碟的分销工作之中去liao。而Marriott,凯悦,等世界者名酒店集团,无一例外底,提供黄色光碟播放服务。有趣的数字是,据统计,有一半以上的顾客,会要求使用该项服务(一定要向各位男同志们作民调以支持该数据之精准性),而该服务导致的银子,占房内服务收入的七成。
  
  我国产酒店竞争力低下,是有深层经济及道德苦衷底。

  美律师密斯脱Lane撰写了一部巨著,“淫秽的利润:电子时代的色情企业”,精P底指出--正是由于色情产品至今还是被道德风尚和精神文明建设所排斥底,才导致该产品供应商得以对其进行高昂收费,从而导致暴利。 
 
  所以,可以预见底是,经过我公安部门、我电子警察新一轮底,高科技含量底,扫黄和打非了之后,我国色情光碟之制作销售,黄色小说之创作流览,网上皮条事业之繁荣昌盛,将依然存在,只是,消费者需要付出的银子,将比此次大规模全民精神文明被建设之前,更多。
  
  Steve Kroft老师对话色情电影老板Rob Black时,布老板说,我们也要创作啊,我们要设景,创作情节,啊什么什么的。克老师傻笑,说,我听说,酒店里顾客观看黄色电视的平均时长是,三分多钟。。。布老板也笑了,说,据我所知,是7分钟。然后克老师问,才7分钟,还需要什么情节吗?布老板尴尬底,说,啊,那也视人而定哦。
  
  哦,美国原来也有能从黄色小说中看出文学性,从毛片中看出艺术性的,文学男青年。
  
  有需求的地方,资本家都看到利润。个人比较好奇,中国人民这部分需求,在精神文明建设的大环境下,将以什么样的方式,为谁,创造利润呢?


4 条评论:

Bige M 说...

 Torn

  I thought I saw a man brought to life
  He was warm
  He came around like he was dignified
  He showed me what it was to cry
  
  Well you couldn't be that man I adored
  You don't seem to know
  Seem to care what your heart is for
  But I don't know him anymore
  There's nothing where he used to lie
  The conversation has run dry
  That's what's going on
  
  Nothing's fine I'm torn
  I'm all out of faith
  This is how I feel
  I'm cold and I am shamed
  Lying naked on the floor
  
  Illusion never changed
  Into something real
  I'm wide awake
  And I can see
  The perfect sky is torn
  You're a little late
  I'm already torn
  
  So I guess the fortune teller's right
  Should have seen just what was there
  And not some holy light
  Which crawled beneath my veins
  And now I don't care
  I had no luck
  I don't miss it all that much
  There's just so many things
  That I can touch

饭岛爱万岁!朝河兰生日快乐! 说...

  
斯洛文尼亚学者齐泽克这样定义A片:“色情片的两个关键特征是重复和观看。首先,它有着一遍遍重复同一场景的冲动,仿佛是为了向我们自己证明这种对规范着我们的 (社会)现实的他者的不可思议的悬置‘果真存在’。其次,我们观看的画面或者场景必定会公然‘回视’我们…它引入的是一种反思性,它规定不受破坏的纯洁的私人快感是不存在的:性总归有一定程度的暴露癖特性,它依赖的是他者的凝视。”

具有“一遍遍重复同一场景的冲动”的足球比赛和它所依赖的世界杯观众之间,其实早就达成了A片式的默契,踢球者和凝视者之间,一直是各爽各的。在这种情况下,黄健翔同志对于他所犯的错误在认识上其实还是很不充份的,我的意思是说,高潮没问题,和场上的意大利足球队以及电视机前的“意粉”同时达到高潮,更没问题,错就错在有了快感他不该喊。这一喊,太性感,太官能,粗暴地破坏了踢球者和凝视者之间的默契,把暗爽喊成了明爽─准确地说,应该是“笑场”。本来,你好端端地坐在家里看世界杯,他一喊,让你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是在看A片,能不恼羞成怒乎?

“扫黄派”的依据,其一曰“不专业”,其二曰“不道德”。首先,如果把世界杯视为A片,则A片根本就不需要解说。黄健翔存在的合法性立马受到严重质疑。即使个别加上解说的A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接受,那么这种解说至少也应该是叙述性,最多只可以容忍解说者对如火如荼的肉搏场面做出极其适度和克制之技术评论,一旦解说者像黄健翔那样突然爆发,所谓“失去中立立场”就应该这样解释,即原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看A片的观众,被他一嗓子惊醒,未免恼羞成怒;对于那些一直在把世界杯当成A片来看的观众来说,那一刻的黄健翔,实在是活像一个嚎叫着从电视机里爬出A片演员(男的!),更为严重的是,在自己家里看A片这种事虽已不太会招来破门而入的警察,但是嚎叫的黄健翔,却因他的嚎叫而唤起了观众内心深处主动充当警察的道德责任感。

反过来说,如果大多数观众都能主动地视世界杯为A片,黄健翔也许就解脱了。“不道德”的理由,“勃客”郑渊洁已在第一时间说的一清二楚:“无论如何,听到中国人在有亿万观众收看的电视屏幕里高喊‘意大利万岁’,感觉不舒服。可能由于澳大利亚日前以三比一击败了日本,我对这个队的好感油然而生,但是尽管如此,倘若刚才澳大利亚赢了,我也断然喊不出‘澳大利亚万岁’来。作为中国人,我的声带除了喊‘中国万岁’,很难喊出其它万岁。”

这种说法就有些狭隘了,上世纪伟大的中外革命者,经常是把“世界革命万岁”挂在嘴边的,比起来,足球算个屁啊。再说,郑渊洁也许忘了,“文革”时代,他的声带也曾无数次地喊过“中国万岁”以外的其他“万岁”。我认为,当一个人对某一个对像(或某种爱好)过于迷恋,而当这种迷恋达到高潮时,喊一声“万岁”也没什么大不了。也就是说,如果郑渊洁们能在立场上保持一定的弹性,把世界杯当成A片来看,那么,高潮的黄健翔彼时完全可以合法地放声高呼“饭岛爱万岁!朝河兰生日快乐!”当然,热爱意大利的黄,更可以由着性子狂喊“西丝奥琳娜万岁!”─意大利国宝级A片名星,江湖上人称“小白菜”,现年55岁,虽已过气,但是她也有可能“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她一个人,代表了意大利悠久的光荣传统!”

完全没有问题。在高呼口号之前,谁还会去搞清楚这部A片的男一号是不是由中国演员担纲,或者影片的导演,制片人以及投资方是不是来自中国?当然,这种事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和中国队再度打入世界杯一样,都是痴心妄想。

如果世界杯是A片 说...

  
本人既非“意粉”,也不是“澳迷”,夜深人静,在黄健翔突如其来的高潮及其所引发的生理嚎叫中,只是被嚎出了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世界杯和A片,到底有什么关系?

一个段子说:某人欲向友借A片,但羞于直言,便说:“人物俩,场景不换人物简单,看完很Happy的那种。”友心领神会,乃去。隔日将碟片交给他,一看封面:侯宝林相声专辑!
当时,一损友回短信说,符合这种条件的,还应该包括新闻联播。

这种联想显然过于牵强,再说,新闻联播看完以后也不总是很Happy的,长期生活在奉行“报忧不报喜”这种资产阶级新闻原则的水深火热之下的西方电视新闻观众,也就不用去说它了,即便是中国观众,几十年来,新闻联播的下半场多是以血腥程度不一的以巴冲突场面压轴,任何心理和生理状况及地理知识都大致健全者,既便看完国内新闻都感觉十分Happy,但只要坚持看到最后,相信都Happy不起来。

如果非要在电视上为A片找一个伴,算下来估计就只有足球了,尤其是世界杯。当然,后者不一定也叫A片,称其为F片或者WC片,皆可─球队俩,场景不换(中场换边)人物简单(换人名额有限),看完很Happy的那种。

A片与足球以及世界杯最核心的可比性,主要体现在结构之上。根据意大利作家艾柯(Umberto Eco)在《色情电影之真谛》中所下的定义:“你到电影院去看电影,如果影片主人公从A地到B地花费的时间超出你愿意接受的程度,那么你看的就是一部色情片。”

相比之下,你到球场或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场足球比赛,在第一次或两次施射及射门得分之间,场上球员(除双方守门员之外)从A地到B地花费的时间(包括传球,带球,发定位球,回防,冲撞,伤停补时等等),相信也远远超出了绝大部分观众所愿意接受的程度。

此外,两者通常都在夜间进行,从前只有男人看,现今女人也在看,主角越来越漂亮,产业越来越商业化─诸如此类,A片与世界杯之间的相似之处,实在是经不起认真二字。

当然,除了侯宝林相声专辑,不管是A片也好,世界杯也罢,看完以后并不一定Happy,最起码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据医嘱,观看世界杯会引发以下生理和心理疾病,包括生理上的心脑血管疾病,如突然心肌梗死或者中风发作,消化道出血,内分泌失调。世界杯期间的个人卫生保健策略则包括: 熬夜看球,白天必须充分休息,禁止疲劳作业。看球时不要喝酒或不要喝过量,女性观众,熬夜前后仔细清洁皮肤,带妆看球,一夜下来更容易出现皮肤问题。女性已经出现月经异常者,宜保证充足的休息,如果仍未能解决,要寻求妇科医生帮助,等等。心理层面,则包括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泛化”,“见诸行为”及“退行机制” 等常见症状,临床表现为过激冲动,暴怒、容易与人争执、动手摔东西,赖床不起,动不动就说自己这儿不舒服,那儿不舒服,等等。

我不懂医学,如果有人了解由医学和道德专家所总结出来的看A片可能导致的种种身心伤害,两相对照,相信也是英雄所见略同。

Bige M 说...

  
  :我是一个大一学生,因农村出生,大学以前没看过A片,肯定是没机会接触到,所以并不是不会看。而现在可以轻易的看到A片,又使我对道德产生怀疑。

  我困惑的是,为什么日本、美欧发展国家那么多人在片A片,他们就为钱吗?他们那么年轻漂亮好像也很聪明伶俐,做别的工作不好吗?他们不怕自己的亲人看到吗?妓女似乎还比较隐蔽,可A片全球能看到,她们怎么会那样?越富有的国家越开放,肉体的开放,那难道我们国家即将会有A片产业的到来了吗?我们的肉体观是不是错误的?

  肉体的忠贞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

  我很多困惑。先问这些吧,愿您能帮我解答。
谢谢!!


——————————


  :道德怀疑的大一男生,你好!

1、A片合法化的国家,绝大多数人拍A片是为了钱(可能有少数人是为了兴趣吧),这是一门生意;

2、当然,我认为拍A片是为了人类和平也说得过去,日本人不拍A片,盲目的仇日情绪会比现在强悍得多——这样说会不会让你好受一点?

3、不年轻不漂亮,拍的A片有谁看呢?如果一个人选择拍A片,一定希望自己最红,全球都能看到;

4、道德只宜律已,不宜律人。比如你认为A片不道德,打死也不会去拍,你在言行合一中得到了道德陶醉感,这是你自家的事。但是你不能用你自己的道德去强迫他人的自由选择。

5、事实上我认为A片演员比绝大多数宗教徒更有道德。她们努力工作、赚钱养活自己、愉悦观众,从来不说教,她们诚实。而我接触的许多教徒,咒诅绝大多数人进地狱的道德优越中,将自己变成虚伪的人——事实上,他们宣扬的道德戒律,他们可能一条都做不到。

6、如果你看这些A片,勃起、肉体上爽到了,你应该感谢她们。你看的肯定不是正版(这不怪你,毕竟我们这儿没地方买),事实上等于你偷了她们的钱。一个小偷怎么能指责失主没有道德呢?

7、我希望我们国家的A片产业能够到来,那时候的国家比现在更有道德。

8、不要以为我们国家现在没有妓女,没有A片;只不过我们像虚伪的清教徒一样不承认罢了。

9、是的,你的肉体观是错的。你看A片了,想必你也手淫了,按你所谓的“肉体的忠贞”,你只能娶你的右手了——如果你不是左撇子的话。

10、好好享受你的A片,别老想着给那些女主角找更体面的工作。你自己以后的工作都不好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