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4日星期六

广积粮,缓上床

  



  呵着手摇晃着从酒吧出来,城市已经快醒了,我却有点醉了。喝醉的男人里最绅士的非我莫属,不吵不闹不喧哗,还特要坚持送女人回家。我和小排骨钻进出租车的时候,她问我最近和新女友发展的怎么样了。我知道她说的是我家村姑,便顺口说,广积粮,缓上床。这个有着众多粉丝的主持人哈哈大笑:你可以去主持脱口秀节目了。



  酒后吐真言。我酒后虽然常常顺嘴甩出华丽的诗句和黑色的幽默,但是很少在酒气弥漫中把高尚的滑稽说出来,因为我很怕被熟人崇拜。被熟人崇拜的下场不是签名,而是张罗着请客。这不,就这六个字,被她滔滔不绝地赞美了一会,最后我还是被拽到文昌巷的张记好再来请了一盆酱骨虾。呀呀个呸,纵然是举案齐醉,到底意难平,谁叫我喝醉的时候,说话也这么经典这么战略呢。



  这个战略是有历史经验的战略。《明史》一百三十六卷《朱升传》里记载,超级男生朱元璋,突然跟现在的超级女生有得一拼,一夜之间从乞丐变成了名人,于是他打算跟何洁一样,称王称霸到处走穴,开演唱会拍广告。某天他到穷儒朱升家里喝咖啡,朱升得知他的想法,立刻把咖啡端走了,换上斋茶,拍着朱元璋的肩膀说,你什么不好学,偏要学何洁蹦蹦跳跳干蛤呢,现在元朝势力那么强大,虽然底子跟李宇春的唱功差不多,好歹势头正猛,你要学就学学人家周笔畅吧,我送你六个字:广积粮,缓称王。于是朱元璋继续深造,顺便到处打工从事经济生产,终于成为明朝一代开国皇帝。



  广积粮,缓上床,对我来说,就是多写稿子,少动歪心思。这么伟大的战略眼光,我想对广大荷尔蒙分泌过多的男性青年也同样适用。现代青年虽然生活条件比以前优越,但是生活压力却比以前大多了。以前的姑娘们就是好,不晓得要精装修的大房子和跑得快的靓车子。吾友尹淮东诗人,九十年代初用一首诗就把姑娘娶回了家,这要搁现在简直就是神话。我终于觉得,那些屈指可数的青苔,就是往事里低头认罪的动人消息,如今站在粮食的左边,茫然四顾。



  一人积粮,全家光荣。小时候,我们常常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如今,当月亮依然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也把惊堂木象板砖一样拍上你们的大脑左半球。邓丽君教导我们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难以开口说再见,就让一切走远。那天我为了挽救一场爱情,跟自己斗争了三天三夜,终于决定拿出钱去菜场买了一斤龙虾,请即将远去的女孩搓一顿。没想到她只吃虾黄不吃肉身,看的我心头一阵阵肉紧,我怕浪费,又怕冷了不好吃,就对她说:不要浪费,赶紧把你的身子给了我吧。没想到女孩突然羞红了脸,放下筷子两眼熠熠闪光,我顿时明白是她会错了意,便顺水推舟做了一次寡人。唉,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却都没有哭泣,让它淡淡地来,让它好好地去,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



  广积粮的好处罄竹难书,哪怕积一斤龙虾也能光宗耀祖,实在令人斗志昂扬。其实女孩子喜欢好房好车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有次我和我家村姑去看电影。华纳是华东最豪华的电影院,连厕所也装修得美伦美奂光彩照人。那天电影散场,我家村姑去厕所尿尿,我因为烟瘾发作,就站在对门的男厕所里吞云吐雾起来。没想到村姑从女厕所出得门来,看见我站在如此豪华的背景下抽烟,肯定误以为我新装修了房子,立刻张开双臂欢呼着飞扑进我怀里。等她从我怀里抬起头来,看见一排排小便池林立左侧,立刻羞红着脸一个懒驴打滚逃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钱可以维持一个人的尊严,豪华厕所可以维持一个男人的体面。



  我不敢嘲笑粮食对我们歇斯底里的谋杀,却敢于在粮食的缝隙里寻找隔岸观火的小得意。斯宾诺莎的哲学里,一个都德莱希特粮食商人,把堕落看作粮食的侍从,却使我心甘情愿地象星星一样堕落到床上。床是睡觉的地方,是安逸的侍从,也是我不怀好意的某种生理渴望。等到那一天,我要站在温暖的床沿,两手提着鞋,对着姑娘们大声朗诵:麦子抽穗了,成群的男人开始发芽。



2 条评论:

Billy Crystal 说...

  
  Women need a reason to have sex.... Men just need a place.

George Soros 说...

  
  If I could contribute to repudiating Bush's policies,it would be the greatest good deed I could do for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