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日星期五

有个宫女,名叫元宵

  



西汉初年正月十五日,朝廷终于平定了诸吕叛乱。我从《史记》里袅袅婷婷地来到民间,孩子们在年画里跑进跑出。


我叫元宵,我不知道我的来历,后世的人称我为妖精,所以那一天我看见白天的光芒仍然在粮垛上跳跃,谷物都在伸展着自由的懒腰。

那一天汉文帝在晚上出游,把正月十五第一次定为上元燃灯节。

那一天晚上灯火达旦。我在熙攘的人群中走来走去,一个男人吸引了我的目光,他踱到烟杆的尽头,饮下一大口米酒。

一只蝴蝶侧身飞过,从此我对男人有了一种接近的渴望。

这样过了好多年,有一匹黑马从瞳孔外踽踽行来,马上的少年英气逼人。那天我就在一个叫做爱情的花瓶里啼叫。

这个少年就是汉武帝,他把我带进皇宫,我成了一名宫女。

当天晚上,汉武帝的手指弹奏着我白嫩皮肤的时候,我滋长的欲望轻描淡写地开放在深亭宫闱。我紧紧地抱住他,我轻轻地吸吮着他的阳具。那时候我感觉到我是个婴儿,我的欲望简单而强烈。

他的喘息越来越粗重,他沉重的鼻音传出了低低地吼叫。当他象农人一样向我深深地弯下腰来的时候,他突然昏厥在我的身上,他的嘴唇还含在我的乳头上。

我的叹息飘出窗外,在深宫的小径上婉转低泣。

就这样连续三天,他都在同样的时间昏厥在我的身上。

汉武帝龙颜大怒,把我打入了深宫。

到了第二年的上元节,他还是没有召见我,可能他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我就象一个典故一样,不再被别人提起。

那时候的节日,人们喜欢吃一种叫汤圆的东西。

那一天我刚好月经来潮,我特别渴望能有男人的抚慰。

那一天我从早晨开始沐浴,沐浴到第九遍的时候,我把洗澡水带到御膳房,换下了锅里煮汤圆的热水。我把我干净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个个珠圆玉润的汤圆。

晚上,汉武帝在吃汤圆的时候突然大叫了一声。他的记忆被去年踏青时和我的初遇勾了起来,他传我进来见他。

所有的人找遍了皇宫,也没找到我。

他的泪水滴在汤圆上,也滴在了我的身上。

我很感动,我躺在他的碗里哭了。

那一天,他传令把上元节改为元宵节,他传令让京城解除了宵禁。那一天的人们灯火达旦,那一天的人们通宵未眠。

那一天,全国的米面坐在灶上,我的魂魄在民间飘荡。



我叫元宵,我是妖,我是不会死的。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元宵节的活动逐渐衰落。原因是一个叫柳彧的人认为活动太费资财,所以上书禁绝。

我很生气,因为这个节日是我和汉武帝的爱情见证,怎么能让它衰落下去呢?

于是我在民间推广一种叫假面舞会的活动,《北史》中记载说:“正月望夜,充街塞陌,鸣鼓震天,燎炬照地。人戴兽面,男为妇服。”后来这项活动反而在西方流传甚广,在中国民间也逐渐衰落。

我很忧愁,我想要人们记住这个节日。



唐朝中期先天二年(公元713年),我在一个小院里焦虑地踱步,我在等待一个叫婆陀的西域和尚。

那一天阳光溢出地窖的时候,这个和尚终于推开了我的柴门。

我把我打扮得象露珠一样令人心碎。

可惜这个和尚双目紧闭,看也没看我一眼,但是他却带走了我的愿望。

这一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唐玄宗终于接受了婆陀的请求,点起千盏花灯,重开宵禁。从此以后元宵节也称为灯节,赏灯活动也盛行起来。

后来有一个比我命好的宫女叫杨贵妃,她命令手下制造了80尺高的百枝灯,树立在高山之上,元宵节那天百里皆见,光彩夺目。我又象西汉初年一样在人群中快乐地穿梭。

那天晚上我看见一个男人在吟诗:“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我笑着笑着流下了泪水,我真想和这个叫做苏味道的男人携手赏灯。可是我念念不忘汉武帝,我要为他守节。



到了宋朝,灯节比唐朝更加热闹。有一年我去了福州,那里的太守叫蔡君谟,他下令每户在元宵节的时候必须出七盏灯。我很高兴,我准备去他的府上拜谢。

可是我却在长亭外遇见了一个叫陈烈的男人。他在喝酒。

那一年的元宵节特别冷,寒风在为行人分配体温。

他突然击碗而歌:“富家一盏灯,太仓一粒粟;贫家一盏灯,父子相对哭;风流太守知不知?犹恨笙歌无妙曲。”

我很惊讶。没想到特殊的年代会给贫民百姓带来这么沉重的经济负担。从那一天开始,我有点后悔,我真想抱着这个叫陈烈的男人大哭一场。

那天我的爱情在汉武帝久远的目光中崩塌,我瘦弱的双肩无法承袭笔墨的荣辱。

后来宋朝更流行一种名叫鳌山的灯景,取材于神话故事。当时《乾淳岁时记》中描述:“ 山灯凡数千百种,极其新巧,中以五色玉栅簇成皇帝万岁四大字,其上伶官奏乐,其下为大露台。百艺群工,竞呈技巧。”这种奢侈一直流传到明清时代,让我欲哭无泪。

那一天,我真想跪在汉武帝的墓前大哭一场,我要告诉他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许多荒谬的诠释随之而来,错过了真正的主题。



到了2007年的元宵节,中国已是国富民强,人们早已经衣食无忧。我来到六朝古都南京,去最繁华的夫子庙观赏花灯。这一天我的心情特别愉快,我遇见一个男人,他叫 BiGe

本来我很讨厌这种男人,可是他深邃的目光中透出一股沧桑,就这样我在他的内涵中跌跌撞撞。在他面前,我有一种背叛的冲动和快感。

后来他带我去了酒吧,他把我灌醉了。模糊中我感到他的手指在轻轻弹奏我白嫩的皮肤。他是自汉武帝以后唯一和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

我叫元宵,我是妖,我不知道我的来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他也像农人一样昏厥在我的身上,嘴唇还轻含在我的乳头上。(完)



作者按据民间传说,元宵原来叫汤圆,汉武帝时因一个叫元宵的宫女能做一手好汤圆,后来才以这个宫女的名字命名元宵节。本文假借这个传说中的宫女来贯串整个主线,才杜撰了这个故事。文中关于元宵节的典故全是有史可载的。


2 条评论:

Bige M 说...

  
  刘邦是男人,项羽是英雄。男人是圆滑的智者,得了天下,英雄是悲壮的行者,自刎乌江。历来成就事业的都是男人,英雄只是男人的陪衬。做男人虽然风光,但那是一种累,做英雄虽然悲壮,但那是一种美。虽然我可以读出英雄“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里面的点点泪光,但是我欣赏英雄那独立于八荒的孤单悲凉。

BM 说...

  
  我说现在都市男人有三个梦想,去一次西藏,开一个酒吧,来一次艳遇,现在你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他说那你呢,我说我也有三个,来一次艳遇,来一次艳遇,来一次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