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3日星期四

Just do sth. for living

  



  昨晚在车站,看到彪悍的一幕。年方二十的妙龄少女原来也可以有匪性。

  一位中年妇女推着一辆自行车在街边在卖煮玉米,刚刚停在站牌,不知从哪里冲出一辆面包车,说时迟、那时快,三名白衣黑裤长发妙龄少女从车上杀出,两步并作三步走,一个箭步,又一个箭步,又又一个箭步(三名少女)直奔中年妇女而去,中年妇女还未来的及做任何反应,车、玉米箱、人,已经分别被三名少女紧紧扣住,只听得人群众一阵叫好“这帮厮原来使得一手好擒拿!”。那矫捷的身手,整齐的服装,飒爽的英姿,让中年妇女当时就以为遇到了训练有素的劫道土匪,正想解释这是辆十几年的女士永久自行车,不是镖车;箱子里黄澄澄的是玉米棒子,不是金条。定睛一看才知原来是更加训练有素的城管。瞬间后悔,那金灿灿,冒着袅袅热气的为什么不是一箱便便,点解!!!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真所谓电光火石破天惊天动地动山摇摇欲坠惴不安贫乐道貌岸然冉升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似白驹过隙,似水流年。城管人车的出现时间之恰当,地点之准确;城管女说相貌,如仙女下凡;论身手,似饿狗扑食。让人不禁有以为他们早已蹲点守候,守株待兔死狗烹的错觉,看街边老人那洞穿时空的目光就知道,这一幕让他想到了那个响马! 那个抢走他初恋情人的大胡子响马!只是此时此刻,那抢东西的倒像是他记忆里永远十八岁的小娟了。真是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人间正道是沧桑,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此时此刻,身险囹圄的中年美妇的脑海中想起无论是双子叶植物花生还是单子叶植物玉米都具有的一个组织--胚根的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想起了她幼儿园阿姨告诉她的那段关于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的话“三个字“情”、“理”、“法”。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它们的排序是不一样的。如果让美国人对情、理、法三件事情排序的话,美国会把法律排第一位,理排第二位,而情排第三位。如果让一个德国人回答这个问题,他的排序显然发生了变化,德国人热耳曼民族是一个非常崇尚理性精神的民族,所以一定是把理排在第一位,法第二位,情第三位。如果让中国人排序,一定会把情排在第一位,其次是理,第三才是法。这不存在对和不对的问题,这就是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跨文化冲突。” 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是这样一个小女孩的妈妈了。

  
  妈妈,我爱你。
  妈妈,你为什么会老的呢?妈妈,我爱你。
  妈妈,你为什么会老的呢?
  妈妈,让我向你磕头,第一个,是为生育之恩,第二个,是为抚养之恩,第三个,是为你渐生渐多的白发。
  让我一直磕下去。
  妈妈,我是快乐的小女孩,你就年轻了,我是唱歌的小孩子,你就年轻了,可是我长大了,你也老了... ...



  于是她决定向那三名年龄跟自己十几岁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子求求情,下岗的她只是第一次煮了十几个玉米上街来卖,只想每天赚个十几块钱,贴补下家用,让自己的女儿每天可以多吃一个鸡蛋,多喝一杯牛奶。她没有钱去买那些昂贵的补养品,这是一个贫寒的母亲唯一能做的了。她天真的以为这些 可以感动那些与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女子,让她离开。


  可是无论她怎么哀求,那三名训练有素,身着制服的女子始终不为所动,有条不紊的从包里拿出罚单“非法占道经营,罚款二百。” 这时她心里已经放弃了尊严,向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冷血的国家机器们下了跪,苦苦哀求,而她们看她的眼神眼神是穿越流离,划过季节的动荡,澄明在天际的湖泊,有深沉不依不饶,诚风雨难替。这些只讲“法”的冷面,让她深深以为来到了美国。


  法 这一关过不去,只好讲情,虽然女人和女人讲情有点鸡皮疙瘩,但是为了女儿,为了她每个星期还能吃一次肉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接下来一个小时的纠缠不清,期间中年妇女共计说笑话二十五个,歇后语三十六条,俏皮话七十七句。当月亮开始略微西斜,她才思枯竭,偏又讲得兴起,这就形成了剧烈的矛盾,类似欲火高炽,遭遇阳痿;奋力加班,公司停电;想拍好电影,结果剧本名叫《英雄》。中年妇女暗自着急,她尚且不明了城管女那边状况,万一气氛不好,是涉及经济因素,扣自行车玉米事小,赔钱罚款事大。街道行人来来往往,天气炎热,将她焚烧,狗急了跳墙,王中年妇女急了讲笑话,她甚至连小脑也不惜使用,发现前边有人将喝空的易拉罐丢掷,灵光一炸,计上心来。


  她观察着城管女头目站立的位置,迅速计算,同时对头目道:“Madam,一个人,从二楼摔下来,和从二十楼摔下来,有什么区别?”城管Madam的制服,抖出一蓬月光,细细碎碎地溅起,把她耀进闪烁里,青春就缤纷开来,温和地刺进中年妇女的瞳孔。她一手卷过发稍,侧头道:“从二楼摔下来,和从二十楼摔下来……” 中年妇女接道:“从二楼摔下来,是:嘭,啊——!从二十楼摔下来,是:啊——嘭!”


  所有围观群众一起鼓掌,伟大的中年妇女展示了完美的讲述过程,不带半点瑕疵,拟声词运用准确,顺序也没颠倒,极其可贵。而效果也相应产生,城管Madam笑弯了腰,中年妇女动作敏捷性上的优势体现,按照构思,她伪装成乐不可支,东倒西歪,不经意轻轻一撞城管Madam。这一撞,经过精准的物理学动力原则,中年妇女还利用“cos、sin”心算了角度,正好把她撞到那个易拉罐的势力范围,只听她哎呀一叫,就踩着罐子,滑了一步。中年妇女弓箭步窜出,左手扶住了她的腰,右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腰!肩膀!尽管离重要区域有较长距离,但对中年妇女来说,从某个角度去看,几乎也相当于软玉温香满怀抱,迅速心底一阵起腻。


  城管Madam心中一荡!中年妇女凤躯一震!她无法抑制的泪水,滴答一下掉在城管Madam的耳后,和晶莹的耳环跳出透明。车水马龙潮水般退却,整个世界失去了嘈杂,只能听到,滴答,那泪水融合了三十五年母亲的酸楚,散成一场秋初小小的狂欢。城管Madam微微诧异,也没立即站直,只是感受到忽来的奇特,譬如古老的针线,顺着两份颤抖,一点点沿到心里,连头都有些晕,察觉不到自己站立需要的力气,温度也刹那笼罩到了时间之外。两人僵持了五秒之久,庞大的电量从中年妇女发射,经历各种电阻和起腻的损耗,胳膊组成并联,流到城管Madam,是两节AA电池的火力,在两人体内化为绵延不绝。在同性美色面前,无用功也是幸福。哪怕抵达的只有1%的爱意,也可以让付出者寂静喜悦。这违背生理,因此,皆由于内分泌失调引起。


  中年妇女急迷心窍,一反常态,十分耿直地说:“我们不罚款了好吗?”城管Madam喊道:“好你个头啊!”她一迎到中年妇女的目光,后半句声音立刻低了下去,脸上红云大起,小声道:“好什么,我怎么知道……”她似乎才想起站直,不着痕迹脱开中年妇女的双手,朝前走去,只是……步子比之前大了三分之一。


  围观群众齐齐松了一口气,听得人群中有一低沉磁性销魂夺魄男声道:“知道城管的最高境界是啥?我悟到了,那就是不罚!不罚就是和谐!你能领悟,我很欣慰……”


  另两位追随城管Madam渐行未远的白衣城管少女齐齐转头怒视我,我更加得意洋洋,说:“我也有双眼皮,你们何必炫耀。”


  其一白衣女掏指甲刀欲上,我大喊:“动不动就亮刀,这世界还有宪法吗?还有民法吗?还有经济法吗?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吗?... ...”

  和女人有关,怎么离得开险恶。

  珍惜生命,远离女人。
  ... ...
  ...


  至此,一段玉米美娘与城管响马Madam的恩怨情仇,暂时告一段落。

  以后的故事就是另一篇Blog了。


              图文无关



              图文无关



              图文无关




       延伸阅读:城管暴力执法图片  

2 条评论:

中国互联网里流传很广的 说...

             城管赞歌


  啊!尊敬的城市管理者!
  有人泼脏水说你是土匪和坏蛋,更有臭小贩行凶令你喋血街边。
  这真是六月飘雪你比窦娥还冤,愚昧刁民哪知你神圣使命在肩。

  啊!英勇的城市管理者!
  你是维护市容形象的铁军干探,现在两极分化那是相当的混乱。
  穷鬼和刁民见缝插针摆摊设点,权贵与富豪一定对此非常讨厌。

  啊!忠诚的城市管理者!
  你们是守护和谐气象的指战员,若缺了你穷鬼们定会闹翻了天。
  反华势力乘机嘲笑天朝穷脏乱,定会让我们盛世大国丢尽颜面。

  啊!自尊的城市管理者!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你牢记心间,穷人活不起何不来个自我了断?
  小贩寻死觅活那当然与你无关,破坏大国形象那责任非同一般。

  啊!辛勤的城市管理者!
  没有你就没有人类的进步发展,没有你就会爆发新的世界大战。
  没有你就连太平洋都会被蒸干,没有你就连地球都有可能停转。

  啊!神武的城市管理者!
  听说你们即将装备铁甲和神鞭,武装到牙齿让生化战警也艳羡。
  可世道不平到处都是亡命小贩,应该怎样保护容易受伤的城管?

  啊!受伤的城市管理者!
  你要把制服的两面都缀上钢板,脖子上戴钢套以防被匕首刺穿。
  还要配备直升机来个敦煌飞天,上街扫荡要乘悍马装甲巡洋舰。

  啊!胜利的城市管理者!
  你壮志凌云刀枪不入龙威虎胆,那走鬼见了你一定会抱头鼠窜。
  穷追猛打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块蛋糕决不给穷鬼留下丁点。

  啊!威风的城市管理者!
  一见到你们穷鬼个个两腿发软,就连我也禁不住掩鼻躲到一边。
  那高高的大盖帽徽啊金光闪闪,让人想起阎王手下的牛头马面。

  啊!牛逼的城市管理者!
  进城农民的西瓜被你一脚跺烂,下岗工人的小摊被你一脚踹翻。
  就连七十岁的老人也不能幸免,你挥舞皮带让他来个人仰马翻。

  啊!坚强的城市管理者!
  你无比生猛敢于突破人性底线,哀求和眼泪不能打动你的心弦。
  新时代的钢铁战士你志存高远,越是穷人越是给他来个一锅端!

路人甲 说...

  
泪如泉涌,人是多么弱小,只要人家门面大一点就能来鱼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