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8日星期五

盛世中国,绿营兵勇埋葬了土地的心

  
尽管已经耳闻目睹了太多丑恶,但这次仍然会让我们动容。



第一,官方新闻(详见评论,这个记者绝对不是帮闲文人,用的是春秋笔法)报道:“今年2月,国务院作出行政复议裁决,认为:本案征收土地一直由被申请人耕种,属于已利用的滩涂,不能认定为未利用地,而应当认定为耕地;龙泉市人民政府上报征地材料前,没有将拟征收土地利用现状的调查结果交被征地农户确认,程序上有瑕疵;龙泉市人民政府对征收土地按照耕地而不是未利用地的标准进行了补偿,同时给予10%的留地安置,并采取多种途径安置申请人,补偿安置措施合法。为此,裁决如下:将浙土字〔A2005〕第10001号征地决定中龙渊街道一村 15.4228公顷农村集体所有土地的地类由未利用地变更为耕地。责令完善批准征收耕地的相关手续。”

我们可以看出,2007年2月以前,龙泉市政府一直是以“未利用地”的名分谋求对千亩良田的掠占,并且被国务院行政复议裁决为“程序有瑕疵”。当然,这个说法很客气,其实就是“程序不合法”的皇恩浩荡的委婉说法。

既如此,那么说村民6年来为“个人私利”而”阻挡拆迁“,根本不能成立。因为他们只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拒绝执行的是“非法拆迁”。


第二,官方新闻报道:“(龙泉)市公安、人武、法院、检察院、电力、林业公安、经贸、国土、建设、路政、水利、政法委、文广新、信访、新闻传媒中心、电视台、龙渊街道、西街街道、剑池街道等部门单位600余名工作人员,列队开进城东安置区”,请注意,“600余名工作人员”,要做的却是“对个别停留现场的群众进行劝离”。从语文常识来讲,“个别群众”一般是10人以下,那么,“600余名工作人员”去劝说10人以下的“个别群众”,比例至少是60多人“劝离” 一人。这他妈的是劝离吗?是抬离吧?

第三,根据官方新闻及民间补充报道,我们可以看到警察与武警携手把臂,漫步良田的诗意场景。警察与武警是仅次于人民解放军的无产阶级专镇武器,用于毁灭良田而不是抗洪救灾,实在让我们心悦诚服、不寒而栗。我忍不住想起曹操,他带军队过农田都知道秋毫无犯,有伤一苗者诛,后来自己马惊踏田,还要割发代首以自惩。1800多年过去了,曹操这等乱世之枭雄,京剧中的反派花脸,原来却比当代中国的州官更有民主、民权、民生的意识,我们真是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

第四,根据官方新闻,此次龙泉中秋灭田行动,共“拆除蔬菜大棚78个,面积约30000平方米”,而根据民间报道,当地蔬菜价格猛涨一倍。原来我们的所谓宏观经济调控(尤其是对物价的调控)之所以疲软,却是敌不过个别地方政府之暴力微观经济调控。


最后,龙泉市政府专门选择中秋节、国庆前举办”灭田盛典“,除了利欲熏心外,更潜藏着报复心理。再残忍专制的统治者,稍微有耐心一点的话,都会选择在农民秋收后行动,为何龙泉方面却如此猴急?就是因为这6年来村民们让酷吏们很不舒服了一阵子,现在“手续完善”了,当然要让村民们不舒服一辈子。

“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同样,在深圳纳淬纵火之后,在龙泉军团灭田之后,我们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是野蛮的。


现场照片




征地前的庄稼,千年良田,还差十天就要收割了,一年的丰收在望。



出动一千人组成的队伍,有防暴警察,民兵,民工,各路干部。



先进的了望塔,指挥官们高空指挥,新设备。



迅速封锁,如同战场布局,真可谓训练有素





新一代的野战军



防暴警察警惕地守卫大铲车。



如临大敌





开始毁灭农田,借口建设三十米宽的公路却一口气填了6百米宽,二百三十亩良田,凡是绿的填掉。



没有对手的战争



被催毁的大棚,原来这儿是龙泉市唯一剩下的蔬菜基地(原有三个全被征地了),拆毁后第二天,龙泉市菜市场空荡荡的,蔬菜价格翻了一倍,一元一斤的涨成二元。富了地产商,苦了普通市民。
而有一户八个大棚被全毁,每户损失在四万元,全村估计损失300万元。









村民们在抢夺最后的庄稼,曾有四名妇女下跪恳求政府军不要毁灭良田。
有四名妇女被抓至今未放。村民们互相拦阻,绝不以暴易暴,曾有一位大叔举起大石头就准备往防暴警的头上砸去,被张丽锋妈妈死死拦住。
有男人们举起砍柴刀,也被村里的女人拦住,老百姓在最后关头守住理智的底线,这是如何不容易啊!



拆毁民房,按规定贴出拆迁告示后十五天后才能拆房,这支政府军三点钟贴告示,三点半拆房,农民完全没有来得及搬走财产,结果彩电冰箱全部毁在屋里,有的人家电视机被扔在路上,“土匪强盗黑社会!”村民骂道。还有人家连屋底下的猪也被压死在铲车下。有趣的是龙泉电视台记者为政府助阵,在民房里拍摄,轰隆隆的推土机从天而降,记者们只得从窗口跳出,差点自家人埋了自家人。七八十岁的老人说,日本鬼子,国民党也没这样干过啊。他们为什么这么大胆。连中央的命令都不听,还有没有王法。



村民骂:这些王八蛋。





满目疮荑。
村民欲哭无泪。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我们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


龙泉政府官方新闻网报道:






P.S.

昨晚又见城管把一个太婆小贩的满车葡萄推倒,一地都是葡萄汁水,狼藉不堪。太婆坐在街边,没有反抗甚至没有表情,只瞪着绝望的老眼。

有人过去给了她一些钱,然后在地上捡了一串烂葡萄。

  

9 条评论:

官方新闻 说...

  
  城东安置区土地征地工作,由于个别人因一己私利从中阻挠,致使久拖6年。专家认为,该地块征收工作的拖延导致了龙泉的发展速度放缓,使龙泉与发达地区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对龙泉发展的影响可谓极其深远。龙泉本着以民为本、依法行政、加快发展的原则,按照法定程序推进土地征收工作,得到了上级的肯定和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城东安置区地块已于昨日交付使用。

  龙泉新闻网讯(记者 柳建松 吴向东)城东安置区土地征地工作从2001年至今已历时六年。经国务院复议裁决后,我市本着以民为本、依法行政的原则,一手抓征地政策的宣传和群众思想工作,一手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完善批准征收耕地的相关手续,城东安置区土地征收工作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确保了征收工作的顺利推进。在各项法定程序到位后,9月25日上午,我市依法强势推进城东安置区土地征收工作,施工队伍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开始进场作业。

  自2000年以来,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市城市重心逐步东移。城东安置区等项目建设需征收龙渊街道一村部分土地。征收的土地位于紧水滩库区末端,是五年一淹的范围,自1987年起我市就已减免了该地块的农业税,并作相应的退赔和补偿。该地块征收工作截止2004年12月20日,近九成村民同意征收。2005年,该地块建设得到了省政府的批准,我市对征收土地到位进行了补偿安置。2005年11月,龙渊街道一村少数村民不服省政府批准,向国务院提出行政裁决申请。今年2月,国务院作出行政复议裁决,认为:本案征收土地一直由被申请人耕种,属于已利用的滩涂,不能认定为未利用地,而应当认定为耕地;龙泉市人民政府上报征地材料前,没有将拟征收土地利用现状的调查结果交被征地农户确认,程序上有瑕疵;龙泉市人民政府对征收土地按照耕地而不是未利用地的标准进行了补偿,同时给予10%的留地安置,并采取多种途径安置申请人,补偿安置措施合法。为此,裁决如下:将浙土字〔A2005〕第10001号征地决定中龙渊街道一村15.4228公顷农村集体所有土地的地类由未利用地变更为耕地。责令完善批准征收耕地的相关手续。明确本裁决为最终裁决。

  国务院复议裁决书下达后,市城东安置区征收土地工作领导小组通过召开村两委会议、进村入户走访调查、媒体宣传等方式,加强征地政策的宣传和群众思想工作。同时,根据国务院裁决要求,我市完善了相关审批手续,履行了规定的程序。

  昨日,城东安置区土地交付使用,我市决定对贤良路东段、后沙路和东茶路主干道进行进场施工。为了依法推进土地征收工作,顺利实施道路建设等其他各项工作,我市成立了进场施工工作指挥部,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梁忆南任总指挥,市领导季柏林、徐为民、洪起平、曹新民任副总指挥,市委常委、人武部政委骆贤君到现场组织指挥。

  昨日凌晨6时30分,随着总指挥梁忆南的一声令下,市公安、人武、法院、检察院、电力、林业公安、经贸、国土、建设、路政、水利、政法委、文广新、信访、新闻传媒中心、电视台、龙渊街道、西街街道、剑池街道等部门单位600余名工作人员,列队开进城东安置区。工作人员进场后迅速设置外围警戒带,对个别停留现场的群众进行劝离,划定施工用地范围。由于程序到位,合理合法,土地征收工作得到了广大村民的理解和支持,各项工作平稳有序推进,基本没有遇到阻碍。

  虽然工作人员已于日前对安置区地面附着物进行了登记、确认并补偿到户,但为了尽量减少村民的损失,在机械设备进场施工前,指挥部组织收割机、工作人员对稻谷等地面作物进行了抢收,部分村民也自发加入到抢收工作中。在确定施工地段地面无经济作物后,机械设备于7时半进场施工。

  据初步统计,昨天贤良路东段、后沙路和东茶路主干道路基填方面积达12000平方米,土石方8000立方米;共拆除征收地块内的简易房30处、违章建筑35户,合计面积约10000平方米;拆除蔬菜大棚78个,面积约30000平方米。


来源:今日龙泉 选稿:季靓

Bige M 说...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一报主人翟明磊 说...

  
   这几日,一种无力的感觉在心头。和许多一报的读者一样,我难以抑制自己对此事件的愤慨。龙泉村民放弃了曾经的血战,让出了家园。最终没有流血,这是一报的呼吁,也是村民的决择。但这种忍辱负重非常人能做出,因为我深知龙泉的村民是何等刚烈的血性。作为公民记者,我深知一个人的呼吁是苍白的,让村民放弃流血斗争是不公的,但是和平是唯一的选择。
  在这个国土上,太多的拆迁,太多的两败俱伤,定州,太石村,不是血的代价,就是初步维权觉醒的村民在绝望中放弃一切努力。龙泉土地斗争曾让我们看到和平解决中国土地问题可能的希望,然而希望在沉寂。
  今天,我接到了村民的电话,他们告诉我,他们不会放弃法律的途径,已向省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文书,但省法制办拒绝受理,村民没有气绥,仍将按程序一步步走上去。
  我的内心在流泪:损失家园面对强力的农民没有放弃也没有绝望,他们选择了玉石俱焚与重为奴隶之外的第三条路,守法争取最后的权利。置身处地,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做得那么好,那么理智与智慧。
  我们也没有他们的力量。
  我只能用一报的力量呼吁,请各级政府接受他们的法律努力,让是非与黑白在法律中显影。
  其实,即使那些公安,那些拆迁队,何尝心中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何事呢,不过是我们让已有的历史与体系变异了自己,而龙泉的市长市委书记和别的市长一样,只是在一个不合理的利益体系中骑虎难下。龙泉要发展,地皮却无从获得,这是真实需求,但在目前的征地制度下,农民却只能得不尝失。所以我们需要一,首先在已有的利益与法律格局中寻求这个问题的解决。二,通过龙泉的中秋之劫,反思我们的土地制度以求进一步改进。
  龙泉农民已不可能做得再好了,他们选择宽容与和平,选择了对法律与政府的信任。我不知这种选择是否有回应。要知道,他们为了走法律的途径,57户四年已集资付出了十七万的代价,现在龙泉对他们的回答是暴力与毁灭,所有的努力归零。但村民仍没有放弃,对于这种坚韧我无话可说。即使是石头也应当感动了。
  龙泉村民能否走出新路,我不知道,也许他们最终仍会绝望,但他们在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心,我,一个公民记者,只能做出我的选择,流泪为他们叫好!
  一个男子汉,应当为一个伟大的事业屈辱地活着,龙泉村民不会讲大道理,他们为自己的权益,但他们又何尝不是为了这个庞大复杂的国度的一点点法制进步而屈辱地活着,努力着。他们与任何一个爱国者相比,毫不逊色。

哀民生之多艰,秋月下田园已荒芜 说...

  
今天是中秋节,龙泉村民人虽团圆,田园却没有了。我曾站在田中央的一幢高楼,一望至山涯均是绿油油良田,从晋朝开始,十几代人的汗水填在这儿,这儿的风水宝地出过宋朝的丞相。如今再站在楼上一望过去是刚刚填埋的农田,一片惨黄色。村民们哭声此起彼伏。

月亮却分外地圆。

今天,注定在中国的拆迁征地史上留下一笔,龙泉政府出动了一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一百辆卡车,一个联合收割机,好一个罗马兵团,请问他们的对手是谁,只是二百个手无寸铁的村民?这将是中国拆迁史上规模最大出动队伍最多的一次——据我所知。

只见巨大的联合收割机在前面割庄稼,卡车立即填土,一个个大棚被推倒,整个千人罗马兵团缓缓移动。

200亩,罗马军团全部占领了,殖民了。

中秋之战,却没有打起来,在抓走两个女村民后村民停止反抗,一向刚烈的居民为何放弃抗争?因为他们绝望了,他们糊涂了,一千人向他们包围,愤怒须朝向值得愤怒的人,可是对一个失去理智的地方政府,村民已无话可说了。

大怒无声,哀莫大于心死。

理智站在了村民一边,推土机所向无敌,倒有些寂寞了。

黄沙掩埋了即将成熟的庄稼,我记得在资治通鉴里只有敌国才会在对方的庄稼地里放火,只有在抗战时期,日本鬼子才会抢割中国百姓的庄稼,也有中国老百姓烧掉自己的庄稼为了不让日本鬼子吃到。

这究竟是谁的国家,龙泉政府的吗?他可以无视国务院的裁定吗?献给十七大的厚礼是蛮特别的。将良田以荒地上报,近乎流氓,抢割老百姓庄稼,用泥盖田近乎强盗,我只听说过国家鼓励本土农民耕种,从未听说消灭庄稼的政府。

黄土沙埋的不仅是庄稼,也是大地的心。在一个GDP至上的政府看来土地就是水泥地,就是未来商品房的基地。可是在农民的看来,这是祖上的身影,这是玉米杆的清香,这是妈妈在田头送饭的喊声,这是烧稻杆的火苗,这土里有他们的甘与苦,有他们的情歌与悲歌,祖辈的骨头,镰刀失手割下的血,当然还是他们生存的命。

放弃GDP至上吧,一个政府凭什么象企业一样经营,不停地扩员,不停地盖厂房!每个地方,市政府都是超豪华的巨楼。举世哪有这样的政府,市长去招商,新官上任只有那几招,借搞开发区占地皮,把市政府换个地方,带动房产,只有这几样把戏,样样向农民索取,这样的GDP不过是将国有土地折成货币而已,有何荣耀可言,放弃以GDP考核官员的体系吧,当年邓小平确定的原则不过是为了促进改革的临时之举。如今却个个市长象经理人,一心捉摸土地的事。空心的城市,空心的人。

在目前中国经济已痴肥的情况,还有必要延续这种害死人把官官弄得象疯子一样的的考核体系吗。

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龙泉罗马兵团已失去理智,不仅埋掉了修路要预征的土地,而且是只要是看到的农田(不在修路征地范围),他们都填上黄沙土,仿佛与绿色有仇。

浩浩荡荡的罗马兵团赢得了战争,也埋葬了土地的心。

他们胜利了但他们又有何胜利可言?

龙渊村公民权益遭强暴,龙泉政府为十七大献厚礼!!! 说...

  
民兵,防爆警察,抢收水稻的外来打工仔800余人,一台大型收割机,近100辆泥车,
强收!!!填土!!!

原定征用面积宽度40米,现在管他三七二十一,早已超出预征用面积,他们要把农田全部摧毁!!!

十几辆推土机,大铲车横冲直撞,一个个价值近万的大棚蔬菜用推土机强行摧毁,欲将200亩农田全部催毁,两名村民妇女被公安带走…

200村民面对近1000人的土匪般的政府大军,还能怎么样?
他们眼睁睁的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望着自己的稻田和蔬菜大棚,
他们的心在流血!

他们不再反抗,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民,
因为人民政府是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人民!

他们的土地就这样被龙泉政府强行的摧毁!!!
国务院的一纸判决就这样被地方政府强奸!!!
龙渊一村200村民的公民权利就这样被践踏和强暴!!!

天理何在!!!
国法何在!!!

这就是龙泉政府为十七大献上的厚礼!
这就是龙泉政府为和谐社会做出的贡献!

匿名 说...

  
9月23日龙泉市政府贴出告示,要村民不要收割,去领青苗费,意为:土地我统统要了,庄稼你就算了。结果农民无一人去领,大家准备护地到底。
24日,今天上午,政府组织了一支奇怪的部队:八点,四十名当地打工的广东工人,在龙泉土地局,街道办,派出所带领下。(注:国务院领导正是让龙泉市长要管好土地局长不要胡来,没想到果来胡来)带着刀强行到村民田中收割庄稼,沉甸甸的粮食怎么让政府拿走。一百多农民在田头拦住他们,双方怒目相视,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下午,第二回合,两辆大铲车轰轰开进农田,划开泥土。这个架式,村民早领教过。200多男女老少村民出来制止,这次村民用了新武器:生化武器:粪便也。臭臭的“嗯嗯”放在进入者面前。然后村民搁上铁板,防止铲车进入。这时政府又派出消防队,检查院,法院行政人员打马过来,见村民人多,相继离开。
与此同时,政府部门已在工地挖了四十卡车的泥土,四十卡车可比第一天兵力多了一倍,这卡车已整装待发,准备变千年良田为沙漠了。
估计今晚或明早将有一场恶战。
今晚公安已上张丽锋家劝说。
再次呼吁,双方不要意气用事,因为本是利益问题,有何不好商量,龙泉市政府何苦在十七大之前破坏安定和谐的局面呢,而村民从气恼政府将良田变荒田上报,弊住了一口气,也忘记了本来商量的条件。现在有国务院的裁决,那么依照裁决,拿出合适的手续再说,岂不皆大欢喜。

2007年2月1日,国务院做出最终裁决:认定浙江省人民政府土地征收程序有瑕疵,浙江省人民政府应将浙土字A2005第10001号土地征收决定中征用一村的15.4228公顷的集体所有土也种类由未利用地变更为耕地;国务院还裁决责令浙江省人民政府完善批准征收耕地的相关手续.

以上为国务院裁决,圣旨既在上,为何不照此办理呢,没道理。农民已经打赢这场土地官司,龙泉政府的强制行为明显违背国务院最终裁决,不知道这件事会以怎样的方式解决,是政府与农民和平协商,还是采用强制的违法暴力手段。
美国政府曾在黑人问题上,中央与州意见不同,最后还是服从联邦政府,我想作为地方政府还是尊重国务院的意见为妥。
中国的土地问题有历史原因,壹报已有《四专家访谈土地问题》。请听听理智的声音。
请大家关注。 这也许是最后的呼吁了,明晨不知等待农民的是何命运。让我们祈求生命战胜愤怒吧。

纳闷 说...

  
警察穿防弹衣干嘛?

有人持械袭警?

看来自己也知道做的事会引起公愤...

fei5529@163.com 说...

这就是生活在生活最地层的老百姓的生活!

Bige M 说...

  
那是最美好的年代,那是最糟糕的年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