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日星期一

月经过时了吗?

  



很早就有人尝试利用避孕药来避免月经来潮,但是直到今天这个方法才被医学界正式承认。

今年5月22日,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正式批准了一种名为Lybrel的女用避孕药,能让服用者不来月经。

这种药说起来很神秘,其实原理很简单。一般的女用口服避孕药都是28片为一个周期,每天服用一片。前21片是真药,后7片是假药(安慰剂)。服用安慰剂的时候,月经就来了。之所以放7片假药,是为了让服用者养成每天一片的习惯,没别的意思。

那21片真药里含有两种激素,分别是雌激素(Estrogen)和孕激素(Progestin)。它们合起来造成了一种怀孕的假象,于是卵巢就不会再排卵了。一旦停止服用,妇女体内的这两种激素水平立刻直线下降,于是月经就来了。

女用口服避孕药是60年代由几个美国医生发明的,这项发明把怀孕的决定权交到了女性的手里,被誉为妇女解放运动的导火索。很快,解放了的妇女们就不满足于避孕了,她们一旦搞清了避孕药的原理,便忍不住尝试用避孕药来避免月经。只要扔掉那7片安慰剂,在服完21片后紧接着服用下一个21片,就可以继续欺骗自己的身体。

没人知道究竟是谁先想出来的这个方法,最有可能的是那些女运动员。没人喜欢在来月经的时候去运动场上奔跑跳跃,而且有大量证据表明月经对运动员的体能会有很大的影响。下一个吃螃蟹的群体大概是学生们,很多人在重大考试的前夕狂吃避孕药,以避免月经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有不少人在这么做了一次之后发现没有问题,便开始尝试着继续做下去,毕竟月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除了最常见的经痛以外,还有超过60种与月经有关的生理和心理不适被医生们记录在案,包括头疼、焦虑、乳房肿胀、食欲不振(或食欲亢进)、抑郁、情绪波动和失眠等等,估计所有妇女同志都或多或少地经历过这些痛苦。早些年有篇报道说,很多美国医生都会偷偷地给病人开避孕药,因为这些人总是缠着医生,想让他帮忙消除月经带来的诸多烦恼。

总部设在美国的惠氏(Wyeth)制药厂看到了发财的好机会。他们进行了两次为期一年的临床试验,一共招募了超过2457名18-49岁的女性参加试验。结果表明,采用这种方法确实可以避免月经,但仍然会有不定期的小出血,尤其是开始服药的前半年,这种小出血频率还挺高的。不过,后来就好了,有59%的受试者在临床试验的最后一个月里完全停止了出血现象,另有20%的受试者只有轻微的血痕,并不需要采取任何特殊的清洁措施。只有21%的受试者出血严重,需要像来月经一样做局部清洁处理。

这种方法的副作用包括血栓、中风和心脏病的几率增加,但是这和普通口服避孕药的副作用是完全一样的。与此相应的是,口服避孕药带来的好处非常诱人。研究表明,口服避孕药连续服用一年,卵巢癌的发病率就会降低40%,连续服用10年,降低80%。与此相反,如果一名妇女连续排卵超过35年,得卵巢癌的机会就会从1%提高到3%,增加了3倍!

有了试验数据做后盾,惠氏制药公司便大胆地推出了Lybrel。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为了和英文的“解放”谐音。这种药每片含有90毫克孕激素,20毫克雌激素,预计7月份上市。从此,广大妇女终于可以解放了。

且慢!这个消息出来后,已经有人开始怀疑它的合理性了。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的社会学家吉恩•埃尔松(Jean Elson)就讽刺说,一直有人试图影响女性正常的生理周期,Lybrel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反对者的理由大都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假设,即认定一个人正常的生理周期是大自然赋予她的一种特征,是不能被改变的。不过他们忘记了,女用口服避孕药其实就是一种改变正常生理周期的药物,而且已经被全世界的妇女安全使用了40多年。

在推出Lybrel之前,惠氏制药公司委托著名的盖洛普(Gallup)咨询有限公司对205名妇科和产科医生,以及200名护士进行过一次电话调查,97%的受访者认为依靠错过安慰剂的方法避免月经是可行的。看来医生们大都认可了这一做法。

当然,一种新药肯定需要经过比一年更长的时间才能被证明无害,“月经过时了”这个说法估计还为时尚早。起码,有人就宁可每月来一次月经,也不愿意每天吃一次药。再说了,月经已经被很多人视为年轻女性的象征,没了它可能还不太习惯呢。


2 条评论:

Kevin 说...

  
想学术‘术’不起来,想主流‘流’不进去...

... ... 说...

  
我自然不是其中一个
我想,那种纯粹的东西,不是我凿下一块背自己身上,就能装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