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5日星期三

安全感

  


可悲的是,愈加失去了想象力
并因这失去而惶恐到颤抖
苏格兰风笛能将我带入的,也仅限于那狭隘局促的一角



而我应该想到,那和风抚过苍翠的高地,带着微湿的草腥,将头发轻轻撩起却不吹乱的力度
极目之处,尽是乳白的晨雾,团团盘踞在低洼的沼泽和湿地,在黄金般闪亮却比缎带还柔和的清晨的日光中缓缓的流动,直到暗色最终散去
我赤脚伫立在这里,裙裾的白色轻轻碰触到低垂的草叶,我的心,该比那墨黑的红松森林深处更为深远,比那空气中飘荡的乐音般的自然之声更为悠扬,比那夜的精华凝结而成的萼叶上的露珠更为轻灵
再一秒,我便要下跪在这绝美的景观之前,为自己的极度感动羞愧,是的,我忏悔,无颜面再见到你
我无法再称自己为谁的女儿
我让自己失去了被保护被疼爱的权利却还对时间的能力横加指责,甚至更坏——就这样毫无意识的让最最珍贵的,从指间流走了



今夜,我要解脱,即使只有电闪火石的一瞬,我要再次飞起来
随着这轻柔甜蜜的旋律
我背负着太多,却习惯到竟以为那是自己的体重
我步履艰难的走着,为了不在濒临爆发时不择口的诅咒,我学着忽略,学着忘却,学着淡漠
于是,终于,外壳的我,竟替代了内置的我
那个敏感,谨慎,对生活充满反馈的本我,那个善良,易伤,离神灵更近的本我
如果就此消失,那末,我便是再无救赎可言了
所以,请求你,在这浪漫的梦也似的的夜里,作为一个抚慰人心的力量出现吧
即使是梦,让我知道,你还在那里



你是我的信仰,你的本来面目,便是相信自己,有着越来越好的本能
我不再丢掉你,就算要我勉力去做痛苦的别扭的事情



精神最终,还是会战胜物质的力量
我追求你,不再是在物质追求满足的前提下,相信我
我会对你,一直追求下去的
隐忍而轻快的,高尚而幸福的,柔韧而坚强的,追求下去


2 条评论:

Sarah 说...

  
妈妈,我爱你。
妈妈,你为什么会老的呢?妈妈,我爱你。
妈妈,你为什么会老的呢?
妈妈,让我向你磕头,第一个,是为生育之恩,第二个,是为抚养之恩,第三个,是为你渐生渐多的白发。
让我一直磕下去。
妈妈,我是快乐的小女孩,你就年轻了,我是唱歌的小孩子,你就年轻了,可是我长大了,你也老了... ...

Terry 说...

  
我們今天畫一個身體柔美得像中世紀天使的女模特,美得像達厄娜!

天啊!殺了我吧!她所有曲線,身體上每一個弧線都是安格爾的畫
上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