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8日星期六

我们是否要改变自己的性格?

  

  

“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他的际遇。如果你喜欢保持你的性格,那么,你就无权拒绝你的际遇。”——罗曼·罗兰

  越来越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命运这个词看似太玄乎,其实在我看来,就是一种必然,一种在自身个性相对稳定、周围环境相对固定的前提下,做出某种选择或经历某种事件的必然。

  如果感恩,那生活就常常充满惊喜与感动;如果细腻,那么微小的美丽和幸福的发掘人好像非你莫属。

  如果内向,那么在喧闹的场合,或许你就注定有种融不进去而不得不与很多寂寞相依为伴的感觉;如果外向,那么在外应酬即使让你疲惫,依旧是你的选择甚至谋生手段。

  如果犹豫,那承受举棋不定的折磨或许是你的专利;如果爱抱怨,那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越来越多的值得你抱怨的事;如果不够独立,那在外一个人生活的时候,难受郁闷就几乎是必然……


“我们自身就是我们命运的原因”,徐志摩如是说。


  这些个性带来的结果,其实都是如此理所当然。这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一个道理。纵使是不好的不讨人喜欢的结果,也是真实地“应该”存在,因为造成这些结果的源头,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更关注这些负面。好东西,我们只需享受不需多言;坏东西,我们常常不明不白地受折磨,需要弄清楚。

  我们的悲剧,不在于那些坏结果的本身。而只在于,我们一方面无法改变那些坏结果的源头,另一方面又对事实上是由自己造成的坏结果的不服气。一个对世界充满怨恨的人看到的世界,似乎也是对他充满不满。在他怨恨的想法没有改变前,如果他可以坦然接受这个冷冰冰的世界的事实,其实一切就ok。可是,人都是那么不容易知足的,如果一个人对世界充满怨恨,往往是不容许这个世界对他有任何不满的。否则他会更加怨恨,从此开始恶性循环。

  对结果希望完美,人之常情。可是,人之常情不等于事实必然。要做一个完美主义者,可以,前提是你自己也够完美。否则,一个纯粹的完美主义者就是一个可怜的自虐者。这样的结果其实也不太坏,如果有人喜欢自虐,宽容自虐,这也ok。怕的是,有的人受不了自虐,又想当完美主义者。那痛苦就是你的命运。再逻辑下去,如果你享受这种痛苦,这样的结果也不见得太差。可是,有几个人有这种境界的?

  换句话说,在一时没法改变个性中不足一面的时候,如果我们可以对那些不足及其造成的后果有个够宽容的态度,其实生活也可以对我们够宽容。犹豫的人,当又一次面临举棋不定的时候,想想,哦,这其实不过是自己的性格而已。多花点时间挑选、决定,那就多花吧,没什么。这样自知弱点而对自己够宽容的生活,不见得太过不下去。暂时无法动摇不足的根源已经够人发愁,何必再苛求结果呢?

  这种别样的宽容,同样适用在对命运的态度上。命运不是我们要征服、对抗的对象,它其实一直伴我们而行。很欣赏《阿甘正传》那句台词:“他和上帝(命运)和解了”。有人会说,宽容像是一种妥协的姿势。对,不过也就“像是”而已。宽容如武当太极拳,不像什么金刚拳铁砂掌那么铁骨铮铮,讲究的是以柔克刚。这里提到的宽容的前提,一是自知,二是面对:自知自己的弱点;面对自己的弱点暂时没有那么容易克服的事实。试问强顶着个穷架子说自己不向命运“投降”的人,有几个能真正自知?又有几个能光明正大地说:我可以面对?宽容不等于怯懦。能自知自己缺点并大胆面对由此而来的结果,这本身不就是一种巨大的勇气么?须知,先自知,先面对,才可能有改变!

5 条评论:

Giddens 说...

  
所以说,人到底是一种出类拔萃的动物。
有时候我们用两只脚走路,却用四只脚的脑袋去做事。

事情做完了,我们还可以用四只脚走路,用两只脚的语言解释所有发生的事。
  

Giddens 说...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可能性
多到,我们觉得,放弃了那一种可能,都是种遗憾
作家在n个结局间苦恼的选择
悲剧还是喜剧?
多到,不得不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再活在那个世界里从此不出来

九把刀 说...

  
仍旧在笑,但那种笑的成份已经变质了。

但只能感觉,却看不出来实在的变化,就跟过期的牛奶一样,你要不尝一尝、闻一闻,否则绝不会发现纯白的底下已经腐败酸化。

smth->marvel->x-8-3-10 说...

  
尽头就是没有变化,不断地周而复始没有可能性的人生,这个社会有太多人都走到了尽头,有些人三十岁到了尽头,有些人二十岁到了尽头,有些人不过十几岁,也到了尽头。

我爱慈悲的人,我爱操蛋的人 说...

  
  我一直记得自己最贫贱的时候,遭遇的那些白眼。不过这些白眼,亦非全无好处,它可以促你奋斗,我得感谢那些势利的人,他们鞭策着我走到了今天。我也一直提醒着自己,要有悲悯之心,不可跋扈,不可势利,要理解和尊重那些如我多年前一般的在底层苦苦挣扎的人,他们的今天是我的昨天,他们迟早会超越我们的。同样,我最感激的人,也是那些在我贫贱的时候,欣赏我、帮助我的人,我是幸运的,30多年来,我遇见过许多这样的人,我一直铭记着他们。这其中,也包括我敬重的兄长。

  我想,我该感谢上苍,我吃过许多苦,但终于撑了过来。我该感谢那些在我最贫苦、最落魄的时候帮助过我的人。我同样应该感谢那些嘲讽过我、奚落过我、睥睨过我的人,虽然你们够操蛋的,但是你们的操蛋,刺激和鞭挞了我,我爱死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