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0日星期一

深圳纳粹

  


  
              救火的人



他们被200多个执法者带到一旁。

执法者穿着统一制服,左臂上方均绣有“城管鹰徽”臂章,图案为椭圆橡树束环绕着一只踩在党徽上的老鹰。首领和队员的臂章式样相同,但前者是以银线绣在田野灰色底布上,后者则是橘红色线。而党徽,是黑色线绣成的。这些色调组合起来,充满力量,看上去无坚不摧,超过一切火焰喷雾器。

他们却穿得五颜六色,世界名牌在这里汇聚,有阿曼尼、范思哲、耶稣圣罗兰、迪奥,最差的都是POLO和CK,不过都是盗版的,保养得不太好,有些破旧,以至范思哲的人头看上去像个野鸡的脑壳,而耶稣圣罗兰的LOGO,也变成了人民币符号的样子。

他们都是从自己的家里被带出来的,有人忘记了关火,炖着的老母鸡在艰难地享受烂掉的快乐。这只老母鸡是给孕妇催奶的。

“我能不能回家把我的日记本拿出来”?来自乐山的小商贩黄寒冬说,他不希望自己多年的流水账也付之一炬。对他来说,这就是他的《追忆似水年华》,何况,上面还清楚地记载了宋石男前后找他借债共计29块半的账目。

“喔凯”,臂章上绣着银线的首领说:“我们执政者一切以人为本”。

黄寒冬冲进即将变成火海的房子,抱出那堆日记本,每本的封面都是樱花下的日本小姐,这是他初中作文竞赛拿奖拿到手软的证据。

“嘿,得检查一下,根据政府颁布的《日记自律公约》,我们有权检查并删除你的日志。”首领说,一边夺过那抱日记。

大约2分钟后,首领告诉黄寒冬,这批日记必须全部删除,因为他在2006年8月12日曾经抱怨过街道办主任的胡子长得像突厥骑兵,而2007年4月25日,他又对伟大的执政党颇有微词,认为该党的一把手不该在中国总经理网上开办CEO博客,那样太轻浮。

他们噤若寒蝉,几乎没人敢再提非份要求。但是沉默旋即被打破。

“可不可以让我把家里那套青花茶具搬出来,那是我祖母传下的结婚礼物,虽然不过是民国年间的东西,也并非官窑,但市价总该在2000以上”,宋石男哀求道。

“喔凯”,臂章上绣着银线的首领说:“我们执政者大力支持搞活民间经济”。

当宋石男抱着那套青花出来的时候,一群臂章上绣着橘红色线的队员立刻围了上来。“请交给我们帮你拿去参加嘉德秋拍,否则一会就把你邻居的儿子烧了”。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我的种?”宋石男一边纳闷,一边投降,将祖传青花小心翼翼地递到了队员的怀中。

人群中有人开始哭了,他们不敢回去拿自己藏在床头柜的现金或者压在衣柜底层的存折。哭得最响亮的,是宋石男的邻居。

“我说,如果行贿,你们能不能迟几天烧我们的家”?抽泣声中,一个看上去比较有主见的兄弟挺身而出,作为在京城混迹过一段时间的半知名出版商及微右派,老莫了解文化界。

“我们什么都可以抵挡,除了诱惑”,臂章上绣着银线的首领说:“王尔德一直是我们的偶像,私下里我们也赞成同性恋合法化。那么,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每人500块,如何?包括那些吃低保的都不打折。我晓得你们富含悲天悯人的情怀”。老莫说。

“喔凯”,臂章上绣着银线的首领说:“就按这个数,不过是女人,男人要800块人头费,包括刚生出来的,以及肚皮里怀着的”。

他们商量了几分钟,从盗版范思哲人头后的胸罩内,从冒牌CK内裤的边缝里,从一切尚未被剥削与掠夺完毕的角落中,把钞票们掏了出来。老莫找了个柳叶筐,近1米直径的筐子装得满满的,然后他将筐子双手举过头顶,献给首领。

花了大约半个小时,首领才将保护费点清,中间接了几个二奶的电话,不断被打乱,只好重新数。

“现在和谐了,你们可以走了,今天下午之前不要回家”。吩咐队员将柳叶筐扛回基地,首领充满爱心地告诫他们。

“为什么下午之前不能回家?”他们问。

“因为那时候火还不得熄”,首领耐心地回答。然后他就指挥200多个队员,对连绵数十米的自建房泼上汽油,点燃大火。这把大火如祖龙般窜上半天,红色火苗似党旗颜色一样悲壮,而不断迸射的火星,也绝对不止国旗上的那五颗。

他们在旁边看着,有人开始呼天抢地,有人试图冲上去救火,但旋即被穿着皮靴的腿劝了回来,滚出好几米远。

“我说,撒尿犯法吗?”宋石男从失去青花,跟着是家的悲痛中抬起头,问。

“不犯法,但如果没有执照,要罚款”。臂章上绣着银线的首领说。

“喔凯,我们给”。然后宋石男走近火场,撕开裤子拉链,掏出那个壮实的东西,对着熊熊大火撒尿,对着党旗样的颜色,对着国旗样的星星,撒尿。

他们开始愣了一会,接着就一个一个走上去,先是黄寒冬,还有老莫,最后是所有的男人,走上去,站成一排,撕开拉链,对着星星之火,用生命的极致的飞扬的大欢喜尿了起来。

直到尿不出来,火焰依旧如日中天,他们才退了下去,木立在一边,默默地静静地观看,就像烧的不过是党旗和国旗而已。


直到火焰熄灭,曾经的家园变成废墟,他们还站在那里,默默地静静地站着,就像烧掉的不过是一大坨和谐社会而已。

这时,一个小男孩手持水瓢,走了上去,站在浓烟尚未散去的废墟,小手轻轻扬起,一泼清亮如眼泪的水直泼曾经的家园。他并不是试图挽救,只是觉得焚烧后的家太渴了,它也想喝一瓢水。



  

3 条评论:

heaqi 说...

  
贫者难求立锥地,强梁车盖如云聚。
寒窑纷纷倾火炬,只有赤子以泪祭。

阿呆和阿瓜 说...

  
清晨他们放了一把火
烧掉了我们家的房子
也烧掉了我的可乐瓶子
昨天我还数着积攒的可乐瓶
再凑两个买掉
就可以买到
我一直想要的
变形金刚
摆在橱窗里的那个黄颜色的
变形金刚
在我心里
我早就预定了它
我只要它
摆在橱窗的那个黄颜色的
变形金刚
今晨的大火
烧掉了我的可乐瓶
烧掉了我的变形金刚
爸爸安慰说
很快就会重新积攒到足够的可乐瓶子
很快就会买到变形金刚
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烧掉我的可乐瓶
我疑心他们是商店派来的
为了不让我去买那个变形金刚
黄颜色的
最好的那个
我疑心等我下次再积攒起来的时候
他们又会跑来放一把火
他们每次都会跑来放火
在我还差两个可乐瓶的那天
清晨
爸爸说我们没有暂住证
爸爸说我们是农民工
爸爸说我们是拾荒匠
因为这个原因
他们要烧掉我们的房子
他们要赶走我们
把我们赶回农村
可是在农村
我们已没有土地
我还不想走
我想留在城市
农村买不到变形金刚
农村也没有可乐瓶让我捡拾
我拿来一瓢
我想要浇灭大火
爸爸说没用
一瓢水浇不灭大火
十瓢水也不行
可是爸爸不知道
他不会明白
一瓢水可能保不住我们的房子
我想保住的
是我的梦

Bige M 说...

  
创造社新任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