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0日星期一

错过人间

  




  
  时光坐在干裂的树桩上,眼色如云。
  安静的倾诉流淌在风里,潺潺如昨天,
  阡陌干枯如我,瘦弱而散漫的年轮。
  身后搁浅的昨天是一支渔歌,悠然,请问一声永远。
  在这相逢如水的黄昏,我的忧伤是一条船。
  
  知否多少夜的明月绽放,凄如冷笑。
  我看见花谢如时光,遗忘如我,转身后的风景,
  再半生倾慕,换一阙惊梦。
  当时惘然之词,痴错如雨,丝丝叩心扉,东窗微启时。
  
  相逢是被遗失的伞,张开种种恍然的错过,撑住寂寞,手握天涯。
  我的肩头山高水长,一望再望,
  那浓烈而炙热的日子,像十月的山火,焚烧是回忆的另一个名字。
  而我是过客,是这名字的影子。
  
  我在月光下走回那段相知路,树仍是我的伤口,
  那淡泊于树下的女子,多年前,她的名字叫倾城。
  我在风尘之外凝视、思念,山坡摇曳的过往,浅笑如风。
  
  夜色在翻动记忆的手指间渗出,坠入眸中,
  是前尘如雾,如初见的情怀,乍惊乍喜。
  一笺寒书封尘,虚年已故,
  那清澈而寂寞的笔痕,又见眼底,惘如轻叹。
  
  风是奔忙在亭台间的问候,背影渐远,
  我寄思于梅,伤而骄傲,雪意飞扬。
  不意相逢旧时光,欲将离愁诉,却又弄寒箫,怅意绵延。
  
  我在回忆深处饮尽相逢,杯盏终闲。
  最是寂寥逝年华,红尘十丈,
  迷蒙细雨,倦慵离人意,欲溯而不期。


2 条评论:

爱因斯坦 说...

  
For us believing physicists, the separation betwee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is only an illusion, although a convincing one.

Hz 说...

  
面朝大海,春暖花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