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9日星期三

青春就该不靠谱的25种症候

  

那些刀锋划过的痕迹,那些任性的伤心;
那些不明就里的苦辣酸甜,那些血贲的声音;
那些天地啊四季啊长夜啊,那些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
纪念正在和曾在我们生命里横冲直撞的不靠谱的青春。




1, 长时间困扰于诸如“我是谁”、“四维空间”等基本不靠谱的哲学、天体问题,在神经纤维髓鞘化完成、大脑沟回加深的特殊年代里,思维也极度亢奋,常常若有所思或奋笔疾书,把自己弄得像爱因斯坦一样蓬头垢面。这些探索显然没几桩靠谱,但那为数不多名垂青史的靠谱者正是这样筛选出来的。谁知道呢,没准你就是弗洛伊德第二。

2, 疯狂迷恋“青春”、“人生”之类看不见摸不着的概念,并乐此不疲地为之创作,比如“青春像趁新鲜的虾手卷人生像停止摇就往下掉的呼拉圈”,并捶胸顿足作过瘾状。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适合做歌词的了,自弹自唱也如此痛快,当未来的某天时间和现实只允许你书写柴米油盐时,这些陈旧的手卷将成为你无法复制的青春孤本。

3, 像《孔雀》里的小三在街上晃荡,装出匆匆忙忙或心神闲淡的样子,其实什么破事也没有,只为给可能遇到的漂亮姑娘留一个遥远的背影。如此青春在父辈口中属于“游手好闲”,当然也归纳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生意义,一切看似浪费却纯净如水,若干年后在酒吧或许很方便就能勾肩搭背,当初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回。

4, 坚信出名要趁早,谁反对就跟谁翻脸,并苦口婆心地告诉他: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这大概是真正的青春真理,至少反映了青春的勇气和骨气(虽然这骨气在时间的冲刷中慢慢也没那么靠谱了)。当王朔摸着下巴深沉地说“80后”写东西极不靠谱时他他自己其实已经相当不靠谱了,因为韩寒的读者比他多。

5, 梦想“我打算在黄昏的时候出发搭一辆车去远方,带着点流浪的喜悦我就这样一去不回”。青春的出走十有八九不靠谱,因为年轻的心态决定这只是梦幻旅游,青春所要的只是那种流浪的感觉,那只是一种不羁的旅行情结,加上顾影自怜的青春萌动与叹息。而真正的流浪不仅没有想像中的浪漫,还得为明天的吃住发愁,当你背负着妻儿的重托去另一个城市寻求发展时能体会到的只有奔波。

6, 认定邋里邋遢或某种形式感是超时代的酷和美,并在服饰和身体上尽可能倾诉自己的审美观。无论八十年代的蛤蟆镜牛仔裤,还是九十年代的嘻哈灯笼,还是今天的紧身加镂空——年轻一代掌控世界只是个永恒的梦想,他们唯一能扰乱世界心跳的途径就是通过改变自己来引起世界关注。青春之所以奢侈就是因为折腾得起,等你老了再折腾只会被称作“老狐狸”。

7, 爱上一个具有代表意义的人(可能是古人、今人、梦中情人),血脉莫名贲张急需发泄,并付诸长篇情书、在楼下彻夜等候等表达方式。在床头肯定地写下: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间或又写: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如此状态在成人词典里或许被称为“神经质”,然而痛快去爱痛快去痛,又是成人多么望尘莫及的童话。

8, 厌恶父母赋予自己的身份和名字,并想方设法改变这一切。懵懂初长的心总让人觉得自己应该更灿烂些,而父母给与的名字却是如此平淡不能尽抒胸臆,因此幻想自己是传说中的“毒药”并拥有更具气质感的名字,开了一个略带夸张性质的博客或写了一部以自己为主人公的小说,从此以那个名字自居。

9, 表现出强烈的自尊心,感到自己不能被压制、剥夺,有计划地扩大自己的权利,并通过乱扔衣物、绝食、赖床、一刀两断等方式大声讨要这种权利,是抗争其实更是撒娇。相比年长后关于“猪肉涨价”的沉重声讨,这些青春期的撒娇是多么温柔而单纯!

10, 读了一部小说然后完成一次灵魂的叛逆,认定生命是一袭华美的旗袍长满了虱子,高呼青春是用来挥霍的并感到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迈。虽然偶尔也抱着怀疑的态度把自己归为某种精神症候群,但从来不会感到所谓“无奈的悲哀”,偶尔自暴自弃并觉得这是青春应有的权利。

11, 反抗权威并用一切方式加以抨击,包括叫嚣和恶搞,坚信只有敢碰石头的鸡蛋才是有价值的鸡蛋,青春是一只柔软的鸡蛋,它的外壳还没长成所以可以尽管去碰,也许一不小心碰出胡戈这样倍受欢迎的“怪蛋”。当这只鸡蛋被工资、待遇、职位等成熟的外壳牢牢套住时,权威就变成了迫于生存需要而必须遵从、不可抗拒的东西。

12, 惩恶扬善的抱负与荷尔蒙同比例增长,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和支配自己的行动,下定决心做一件不太靠谱但血气方刚的事比如和黑老大血拼,明知打不过,趴下也要翘翘小指头(参加周星驰《功夫》),如果需要小指头也可一并奉献。这是青春的专利因为你如此年轻离死还远呢,等你脑门亮了肚腩大了血脂高了就会彻底忘了这一切只知道珍惜每一个器官探讨如何延年益寿。

13, 神乎其神地爱上文学或艺术之类很不靠谱的东西,用“上宫春雪”之类的网名发表魔幻小说并骗取了点击率,莫名其妙出了名或者一直没有出名。不管有没有出名这个过程都将一直留在心中,让你记起曾经有那么一段一门心思白衣飘飘的梦幻岁月。

14, 追捧某个人或某个“门派”以显示自己的组织身份,为菜刀门和梨花体大声叫好,把他们的屁话当语录背诵,因为在这些很不靠谱的流派中占有“一官半职”而深感神圣与众不同,让那些凛冽的歪风弥漫在空气中,然后独自享受。或者成为“玉米”并成群出动,去偶像可能出现的地方“挤麻球”,然后无功而返。

15, 组织了一个足球队并四处挑战虽然战果不怎么样;组织了一个乐队天天在地下室鬼哭狼嚎不久还是散了。分道扬镳时喝得烂醉并脱下上衣在胸口写:这就是TMD青春。青春期的男人多么让人羡慕,因为青春不再的岁月里男人只有在官场、菜场、赌场上和物质一起暧昧相遇,就算喝得烂醉也只会在账本上写:本月贷款还欠两千五。

16, 保留了一些可以见证爱情的信物比如照片贺卡日记,后来能烧的都烧了不能烧的随风而去,仍然偷偷留了一些并加上一把不敢轻易打开的锁。此过程将在青春期重复多次,写了、烧了、又写了、又烧了……当你微笑着无奈着不得不扔掉铁盒子的那一天,青春真正散场。

17, 翻来覆去找不到最适合自己的生存状态因此故作深沉,随时随地准备着改变人生路线并用貌似看透一切的口气对身边人说:你说谁是贱人?这里都是贱人。因为年轻所以一切顺理成章,等不再年轻你的脑子里将有各种关于权衡的小九九,就算心里有一万个鄙视你也只会谦卑会说:是的,我真贱。

18, 迷上德里克“后革命”的说法并寻找可供发泄的机会,知道说粗口很难听然后有一天对着镜子说了一句粗口,说完后脸红微微不安并有“不再忍耐”的快感。青春期的粗口常常充满桀骜的自豪,当粗口不再让你得意而只是一种习惯时说明你很老了。

19, 总觉得自己的价值观、道德标准永远无法得到坚实可依的支点,偶尔对错误、廉价和粗糙表示热情拥抱,爱上LOMO的虚焦与暗角,“坏画”的低技术含量化,装置材料垃圾化与未完成化等等等等。有一天你会迷上格调并对以前崇尚的一切表示鄙视,直到青春期的儿子摆弄这一切时才会感到岁月蹉跎。

20, 用各种扎眼生猛的颜色手写告示:“狂减、劲减,一减再减”;“生活灭望,彻底清仓”,并在对人介绍时说这是“自虐般的不停抽打自己裸露后背”的现代艺术。年轻时候做这一切会让人欣喜,年老时做这一切只会让人同情。

21, 时常感到压抑,感觉自己在城市雨后的烂泥工地里爬行;时而白日梦般在地铁通道的地面上呆坐,感觉自己正遭到周围人的旁观、冷眼、嘲笑和拳打脚踢。最后决定去踢路边的石子以发泄内心,结果把鞋子踢破了。年老后你会因为舍不得那双鞋子而忍痛回家。

22, 幻想自己是超人,可以操纵整个世界。没有人会想到地球的命运会因为十二个小时而改变,当氪星球面临毁灭人们把一个孩子装入太空舱送向宇宙,如果一切都没有偏差每一颗恒星的引力都恰到好处,他会变成宇宙的英雄。一切没有实现只是因为出现了偏差。等你到了相信没有超人的年龄,一切都出现了偏差。

23, 偶尔呈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沧桑,用“还没来得及放肆,就已经青春不再”的呼声否定自己的幼稚,坚信自己老了青春翘尾巴了并认定自己已经感受到人生的残酷悲悯。青春是多么奢侈的事,因为老了以后,你只能用“扮嫩”来拒绝长大。

24, 时常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忧郁,犹如痛失亲朋,其实什么事都没有。那些不明就里的忧郁啊,那些裸奔在单人床上的青春啊,那些懵懂莽撞,如此痛彻心骨,却因为没有现实支点,呈现出让人留恋的美。

25, 因为一次失败一蹶不振,觉得自己狗屁不是,为还没做过的事深深内疚,认为无人能够拯救。我们曾经害怕失败并无法接受,那些不肯妥协的歇斯底里还藏在心头。后来据说我们强大了并且理智了,面都失败都可以微笑了,那其实是妥协的结果,一切只因为岁月让人肌肉麻痹、脸皮增厚。

1 条评论:

乡愁 说...

  
山上有芭蕉林。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你会被三个女民兵劫持到芭蕉林里轮奸。对了,那排平房里还有一个疯婆子,她曾经是电厂的厂花。

我在河边的平房住了大半年后,搬进了这栋单身楼。我住在五楼。这栋小楼里,聚集了大化县里最美丽的村姑,她们没有工作,若是能睡进这个小楼,就解决了长期饭票。电厂的小伙子,历来是很畅销的。无数个暗夜里,村姑们的叫床此起彼伏,她们的呻吟,以及A片,构成了我处男时期的性启蒙。

据说,有少妇俯下身来,从他的裤缝里偷窥。


伟哥说,大化县的乡亲都将此楼叫炮楼。我得洗刷一下:我是住过这里,可我是一门哑炮。真的,我向红水河发誓,我向毛主席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