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6日星期日

东风破十八摸

  
 



  我唱歌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一位美女主持心疼我的遭遇,每个星期抽半天时间陪我练歌,她给我布置的作业就是写作时不停地听歌。我基本没有听歌的习惯,这次为了不辜负她的苦口姑娘心,大义凛然地化悲痛为歌唱。当我满怀鸿鹄之志地打开凌云键盘,竟然不知道先听哪首歌,青光闪动间,脑海中突然冒出自古以来最流行的一首歌,江湖中唤作《十八摸》的便是。



  采花东篱下,悠然十八摸。好端端的一个大好青年,从此在“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姊”的歌声里激扬文字。心猿意马间,突然在网上看见成都41名男女生全裸的行为艺术作品《@41》,看得我腿毛飘扬,心神一荡,顷刻间一个把持不住,赶紧关掉《十八摸》,换了一首周杰伦的《东风破》,这一换有如梵音清唱晨钟暮鼓: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小时候,我应该是个有着琥珀式瞳仁的少年。那是个瓜藤爬满墙头的夏天,我光着屁股从里河爬上岸,试图在坤大爷家的瓜架上偷一个黄瓜来解渴,顺着藤蔓我却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蓦然抬头看见韦寡妇站在瓜架后用她的肚兜擦着身子,我们对视了半晌,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而我却象受惊的鸟儿一样飞奔而去,以至于我整个夏天看见她都绕道而行。按照现在的时尚术语来结构我的童年行为,顺藤摸瓜是一个成语,顺藤摸奶肯定属于一场行为艺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同样是面对裸体,只有纯净的心灵才会觉得害羞。



  当《@41》中41名男女生的裸体象风一样被吹得倒下去的时候,我坦白地说我没有害羞,我只是好奇地在白花花的肉林中搜寻女生的裸体,当我的视线锁定在中间女生身体上的时候,我把她冠名为浪里白条。这不能怪我的猥琐,后来我也试图从艺术的角度去揣摩,却怎么也无法做到大义凛然六根清净。最终我总算明白,人体@终究还是人体,@也好,&也罢,都是皇帝的新装,而41只是表示壮观的一个数据。当然,并不是41个皇帝就需要41个小孩去指出来,一个纯净的小孩,永远大于41个光着身子的智商。莫道不消魂,廉卷西风,人比妈妈瘦。



  这让我想起我混迹的一个叫西祠胡同的网站,《男人帮》和《女子公社》两个大版之间一言不合,砖雨纷飞。男人帮一干人等,文字上处了下风,于是尽显男儿本色,雄赳赳地脱下裤子,赤裸裸地光着身子,和文字一番肉搏,一声梆子响,万箭齐发间,哼着十八摸长驱直入。女子公社那边立刻偃旗息鼓,在家苦练东风破:谁再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篱笆外的古道我牵著你走过,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东风破和十八摸,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首歌,却让我想起了这个时代的审美荒谬,好象是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里说,即使人也工具化了,不难从斗笠披风里找回人的尊严。《东风破》破了《十八摸》,靠的不是声音大小,更不是眼球效应,而是沉默和藐视。由于演化构成了存在的本质,东风破作为虚无的解构,让十八摸这个猥琐的实体扑了空,犹如印象派把古代绘画中的实体解构为光点一样。吾友雅斯贝尔斯在《时代的精神状况》里感叹道:今天的人失去了家园。俗话说的好,相见时难摸也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2 条评论:

18+ 说...

  

  “东风破,十八摸,乳沟里翻船是大哥。移舟宽衣带,日暮浴女新;野旷天低树,江清乳近人。一条内裤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衣破内容在,城春草木深;欲火连三月,身材抵万金。床前白月光,疑是肉上霜;举头望佳人,低头思乳香。白日衣衫尽,春色眼底收;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慈母手中线,女儿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小乳肥。前不见男人,后不见老公;念胸脯之干瘪,独怆然而涕下。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胸流人物,还是我妖……”

古顺国 说...

  
十八摸初探


  十八摸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调,好像谁都能哼上几句,但到底有谁能唱完,
恐怕就很有疑问了。顾名思义,既称为十八摸,其主要歌词至少应有十八段,
但目前民间艺人能唱的却不到十八,杨兆祯教授在所着《客家民谣九腔十八调
的研究》一书中,收集的只有十六段,桃园县客家民谣研究促进会出版,林忠
正先生编辑的《客家民谣教本》,所录的与前书一样,并注明《以下二段巳失
传》。是否真的失传?是否民间还有人保存钞写本?甚至还有人记得全部歌词?
总之,除非失传的部分重现,否则,也只有认定失传了。

笔者学习客家歌谣的过程,通常是先学会腔调,後学歌词。原因是我从小就学
胡琴,而起先学的多半是一些所谓的《弦诗》,像九连环、刘新娘、黄大娘、
开金扇、大开门之类,好像只有旋律没有唱词,所以听歌总先留意腔调。而山
歌,先父认为那是放牛的人才唱的《掌牛歌》,是绝不会教我唱的,虽然我也
一天到晚《掌牛》他唯一认真教我的只有《十二月古人》而已。至於十八摸,
倒是听他唱过几回,但好像也只是了几段。当时我也曾经问过,以下的怎麽唱
?但都没有答案。

二、十八摸的结构和内容

十八摸全曲二十九小节,每小节二拍,唱词如下(以第一段为例)。

伸哪伊呀手(一句)
摸呀伊呀姊(一句)
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叁句)
阿姊头上桂花香(四句)
这呀个郎当ㄎㄨㄤ(五句)
哪唉哟(六句)
哪唉哟(七句)
唉哟(八句)
ㄟㄏㄟ(九句)
哪唉哟(十句)
这呀个郎当ㄎㄨㄤ(十一句)
哪-唉哟哟都哟(十二句)

以上十二句,实际有意义的词只有前四句,第五句以下都是衬韵,每段都相同
。又一第二句也是第叁、四两句,而且真正会改变的又只有《头上边》、《头
上桂花香》,总共八字而已,所以应该是既好唱又好记的一首歌。有了这层认
识,现在可以把流传下来的十六段,排起来看看:

1.头上边-头上桂花香
2.头毛边-头毛乌圆圆
3.膨头边-膨头迎神仙
4.髻鬃边-髻鬃圆当圈
5.鬓尾边-鬓尾翘上天
6.额角边-额角会毫光
7.目眉边-目眉两头弯
8.目珠边-目珠看上天
9.鼻孔边-鼻孔好鼻香
10.嘴里边-嘴里红连连
11.下颔边-下颔连上颔
12.耳孔边-耳孔听得现
13.颈根边-颈根洗得净
14.肩颈边-肩颈连上连
15.双手边-双手白如笋
16.背囊边-背囊好爪痒

上面十六段,各段前叁字都是触摸的部位,後五字都
是触摸的感觉,这些感觉多数是视觉,像乌圆圆、迎神仙等等;有些是嗅觉的
如桂花香;有些是指功能的,如好鼻香、听得现,好爪痒。再看各段的次序安
排,一至五段都是头发,六至十二段都在头部,十叁段以下则延伸到颈、肩、
手、背。很显然,这首歌是在描述爱抚的过程。特别一提,以上所所有的边字
,不是旁边,而是这边。

叁、且看另一套十八摸

如果十八摸这首歌真是在描述爱抚过程,那麽全身上下,当不止十八个部位,
因此我们不妨看看台湾早期流传,用闽南语唱念的十八摸是怎样的。

日本大正九年(1920年)出被的台湾资料丛书之二,片冈□着的《台湾风俗志》,
收有闽南唱的这这首,先照录於下:

紧打鼓来慢打锣
停锣住鼓听唱歌
诸般闲言也唱歌
听我唱过十八摸(四句)
伸手摸姐面边丝
乌云飞了半天边
伸手摸姐脑前边
天庭饱满兮瘾人(八句)
伸手摸姐冒毛湾
分散外面冒中宽
伸手摸姐小眼儿
黑黑眼睛白白视(十二句)
伸手摸姐小鼻针
攸攸烧气往外庵
伸手摸姐小嘴儿
婴婴眼睛笑微微(十六句)
伸手摸姐下各尖
下各尖匕在胸前
伸手摸姐耳仔边
凸头耳交打秋千(二十句)
伸手摸姐肩膀儿
肩膀同阮一般年
伸手摸姐胁肢湾
胁肢湾弯搂着肩(二十四句)
伸手摸姐小毛儿
赛过羊毛笔一枝
伸手摸姐胸上旁
我胸合了你身中(二十八句)
伸手摸姐掌巴中
掌巴弯弯在两旁
伸手摸姐乳头上
出笼包子无只样(叁十二句)
伸手摸姐大肚儿
亲像一区栽秧田
伸手摸姐小肚儿
小肚软软合兄眼(叁十六句)
伸手摸姐肚脐儿
好相当年肥勒脐
伸手摸妹屁股边
好似扬扬大白绵(四十句)
伸手摸姐大腿儿
好相冬瓜白丝丝
伸手摸姐白膝湾
好相犁牛挽泥尘(四十四句)
伸手摸姐小腿儿
勿得拨来勿得开
伸手摸姐小足儿
小足细细上兄肩(四十八句)
遍身上下尽摸了
丢了两面摸对中
左平摸了养儿子
右平梭着养了头(五十二句)
东一着来西一着
面上高梁燕变窝
两面针针棘样样
好像机匠织布梭(五十六句)
左一着来右一着
冷中只位热家火
好相胡子饮烧酒
身中生得白如玉(六十句)
开掌倚在盆边上
好相胡子喝烧汤
尔的屁股大似磨
叁坦芝麻酒半斤(六十四句)
两面又栽杨柳树
当中走马又行舟
两面拨开小路中
当中堪塔菜瓜棚(六十八句)
老年听见十八摸
少年之时也经过
后生听见十八摸
日夜贪花哭老婆(七十二句)
寡人听了十八摸
梭了枕头哭老婆
和尚听了十八摸
揭抱徒弟呼哥哥(七十六句)
尼姑听见十八摸
睡到半夜无奈何
尔们后生听了去
也会贪花讨老婆(八十句)
睡到半冥看心动
五枝指儿搓上搓
高拨上来打拨去
买卖兴旺多闹热(八十四句)

这首歌全为七言,共八十四句。从结构上看,可分为叁大部分:

(一)、开场白:即开头的四句。
(二)、本文:从第五句《伸手摸姊面边丝》,到第六十八句《当中堪搭菜瓜棚》。
(叁)、结尾:从第六十九句《老年听了十八摸》到最後。
全首歌词既通属七言,则唱法应有很大不同。开场白与结尾部分姑且不论,即
以本文部分而言,第四十八句以前,都是两句一段,而其中第一句,内容上等
於客家十八摸的第一到第叁句,如:伸手摸姊面边丝-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
姊,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假如把把後者这叁句浓缩成为:伸手摸姊头上
边,那麽造句的型或就相同了,反过来也可以把前者的一句,延伸为叁句,那
就必须加上衬字了。每段第二句的结构也与客家的不同,像《乌云飞了半边天
》、《天庭饱满兮瘾人》,七字都不同,而客家的只有《阿姊》以下五字更换

四、两套十八摸的比较

现在也来排列一下,看看它的内涵,再作比较:

1.面边丝-乌云飞了半边天
2.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3.眉毛弯-分散外面冒中宽
4.小眼儿-黑黑眼睛白白视
5.小鼻尖-攸攸烧气往外庵
6.小嘴儿-婴婴眼睛笑微微
7.下角尖-下角尖尖在胸前
8.耳仔边-凸头耳交打秋千
9.肩膀儿-肩膀同我一般年
10.胁肢弯-胁肢湾弯搂着肩
11.小毛儿-赛过羊毛笔一枝
12.胸上旁-我胸合了你身中
13.掌巴中-掌巴弯弯在两旁
14.乳头上-出笼包子无只样
15.大肚儿-亲像一丘栽秧田
16.小肚儿-小肚软软合兄眼
17.肚脐儿-好相当年弥勒脐
18.屁股边-好似扬扬大白绵
19.大腿儿-好相冬瓜白丝丝
20.白膝弯-好相犁牛挽泥尘
21.小眼儿-勿得拨来勿得开
22.小足儿-小足细细上兄肩

“丢了两面摸对中”上面发挥,算起来至少有二十叁段。与客家保存下来的十
六段比较,部位相当的只有1到9,外加第13,共十段,其馀都是多出来。不过
客家的第一到四,也为闽南语十八摸所无。至於触摸的感觉,除了第五段,都
诉诸视觉,不过因为可变换的有七字,变化自然比较多,而且有许多譬喻的句
子,相当难得。但从简洁的角度看,则以客家语的为胜。

五、结语

根据前述,可以得到几点结论:

(一)十八摸是客家人流传的小调,但也有闽南语杂念的十八摸,虽然唱法不同,
而内容却极相近。
(二)从歌词内容看,十八摸是描述爱抚的过程。
(叁)十八摸可以不止十八段。
(四)以闽南语的歌词做比较,则失传的内容,可以得其大概。


《客家杂志》第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