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5日星期一

Illnessless Moan

  



  吃过午饭之后去找Ω,Ta跟我谈到我最近的生活,指出了我目前的很多限制。我的步伐缓慢,无论是学习还是自我发展,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处理一些本来没必要出现的问题。我知道我也感受到了这些局限,而我似乎在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不,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我应该去做更多的努力,我应该建立一些稳定的亲密关系,我应该去做的事情有很多,而我现在只是在畏惧!我看起来是勇敢地承受,但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我惯于去忍耐,在使用我从小就在使用的方式来对待现在的生活。Ta说中了我的弱点,而我很难摆脱。我很难过。



  我不可能放弃α,在那里我不仅在学习η,对我来讲更重要的是周围的人们。也许我没有表现出来,但我对周围的人怀着深厚的感情,爱他们,感激他们,希望凝视他们。我在拼命学习,这几乎与现实无关,开始之前我用在读书上的时间并不比现在少,这课程当然指引给我一些读书的方向,或许会对将来的实践有帮助,但我现在看不到。最有帮助的是我在β那里获得的体验!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一点。我想做更多,获得更多的体验,挣更多的钱,然后用这些钱去寻求更多的体验和ξ。但是机会……



  只能安慰自己说,如果能把这一段磨难坚持过去,这也是体验中的一种。



  而最大的挑衅原来就是空旷。它是向拥挤拥塞臃肿的挑衅,也是向无边无际无穷无尽没完没了的挑衅。它让空旷成为一种品德一种气质一种幻觉一种精神需求一种在想象里兑现的奢侈。可它不艳丽不激烈不暴力也不喧嚣。而是相反。它用一种温煦的冥想构架出自己挑衅的姿势和腔调。它让呢喃变成呐喊,也让蚁呓声若钟鸣。



  此刻我的脑海里充满的是地平线上挂着那红色刀尖的岁月,嬉戏的北极光归来,高贵的星辰描述,大地上闪光夺目的冰霜……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