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星期一

女青年

  


  我在2005年就说过,80后女青年的失恋高峰到了。那一年,我看见很多80后,扼守在失恋的高地上,把屈原“惟草木之凋零兮,恐美人之迟暮”的劲儿,拿得相当到位。

  我把未婚女青年的主流人群划为三档:77-79、81-83、85-87,而80年和84年出生的未婚女青年,可以上下往她们适合的年龄层浮动。

  我严重反对把生于1977-1979年的未婚女青年称为“剩女”,她们是特好的一批未婚姑娘,她们的阴绝对不差,只不过阳老错过,阴差阳错不是她们的错,是苍天把大地弄拧巴的错。

  这批姑娘当中,一般文化气息都比较重,爱看话剧、爱读亦舒、爱听王菲、爱逛798。她们从事的工作大都跟文化搭边儿,她们厌恶上班,经常更换用人单位,不少人都干个体,喜欢当一个自由职业者。

  她们在上个世纪就出来混,那时的文化氛围不像现在这么操蛋,所以她们有着良好的文化品位和干净的心灵气息。她们志趣风雅、教养不低、排斥很多杂陈的事物,镇守孤独苍白的精神领地,在后青春期的意境中漂移。不由分说,她们是中国上世纪推出的最后一批具有文艺气质的女子,粘一点儿精英怨妇的调子。

  但是在谈婚论嫁上,她们时常败北,很难踩中婚姻大潮的点儿。她们中间比较决绝的两类,一种是被男人狂妄而委琐地掠夺之后,对人生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心悸,不是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而是已经深入怀疑人生。她们情感暴碎,性格怒拧,气节绝刚,内心超烈,但是她们深埋在荒漠世纪的苦痛,只有在夜晚让自己的灵魂伴着肉体共享。

  另一类属于“高地女子”,她们自视白云出岫,冷烟飘空,过于桎梏在自己的幽妙风情中,而忘了平易近男人的小道理,拒人千里之内,把自己扔向千里之外。所以,她们在自己的绝对气质中一步步走偏,把本来挺可爱的小自身,非弄得让人还没渴望就不可及了。别太追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在日月江河天地之外,一草一木不也能选择吗?

  我一直强调,80后的主打,是81-83这一年龄档,这中间云集了不少80后的精华。这其中的女青年,已经有一些按人生的常理步入婚姻,甚至做成了“80后妈妈”,当然,也一定有某些离婚或者分居者。但是,在婚姻之外飘着的,绝对占大多数。

  21世纪的女孩,憔悴得比较快,我不是说容颜憔悴,而是指心志疲惫。81-83的女孩,目前已基本撤出了夜店,不是在跟比她们至少大一轮的男人过日子,就是在灵魂大面积受伤之后,回归到自己内心的疗养院。

  这一拨的女孩意志都比较顽强,因为她们刚步入社会,开放的中国就把她们完全开放,她们是在70后与更年轻的85后的包夹中傲然杀出,所以生活打败她们不太容易。而她们的个性又没有完全定型,虽然出来混了几年,就被社会狠抽回家中,但她们的心气还在,骨血犹存。也许,她们换一种方式会活得更好;也许,她们在狂失恋之后,才开始锁定真正需要的男人。

  85-87的女青年,已开始崭露头角,有不少提前出道的女孩已扑向社会,但社会根本没意识到该如何接纳她们。她们中间不少还在校园里挣扎,也有一些刚刚走上社会就让社会给整崩溃。她们对即将更新的人生充满好奇和恐怖,好奇害死猫,恐怖则被猫害死。所以,她们还没找到人生的具体位置,也根本没法儿给自己定位。

  不过,中国80后中期的女青年,已尝试着跟男人打交道,她们已开始身经一战,体验一下男人究竟是什么情况。我经常劝85-87的女青年,一旦出来混必须记住两句话。一句是王朔的:别一上来就拒绝;一句是Bige的:干什么都不要一步到位。她们记下了这两句话,果断地迈入下一段人生。



  同时我一直强调:要恋爱就会有牺牲,失恋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再同时我在强调中追加一句半强调:你不是一个人在失恋。几位失恋的妹妹跟我聊,失恋了怎么办?她们一水儿走得全是痛不欲生的路线,我只能劝她们:痛不欲生也得生啊,这样就死了也不会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我只好再次给失恋女青年上课:天灵开,地灵开,失恋女孩快醒来,丫穿丫的黄金甲,咱上咱的菊花台!

  多大的事儿,不就是一失恋吗?伟人都失过恋,你怎么就不能失恋?文盲失恋之后都振作,你一饱读流行文化的咋就不能振作?陈独秀同志说得靠谱:“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要忍得住痛苦。”

  我跟很多女失青说,所谓失恋,就是被男人一踹,男人也有被你一踹的时候啊。人生是公平的,落实到你这儿不公平了,那没办法,这就是无巧不成失恋,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现实要跟理想一模一样,那人类还要理想干嘛?所以你就没心没肺往好了想:丫真看得起我,让我失恋,让我有挫折感,让我在水深火热之中又渴有冷,就不怕我被刺激得如火如荼,成了全球瞩目的女强人?

  有了失恋你就喊!不就是一男人伤了你吗?他要不伤你也会伤别人,幸亏你挡了一下,否则你的姐妹们早遍体鳞伤了。不就是你打算跟他过一辈子,他不给你这辈子吗?普天下的男人,谁不能给你这辈子呀,谁不比他优秀啊?别把爱都给了一个男人,你要学会分流,有时候把爱都给一个男人,那男人就觉得不是爱了,除了摇鸡巴甩蛋,就憋着甩你呢。

  其实很多失恋女人资质都不错,越觉得自己不错的时候,她们的恋爱末日就到了。我们以往的失败就在于轻敌呦!国民党战败退出大陆之前的这句话,每个恋爱的女人都要记住。你以为你资质优越就能锁定一个男人,孰不知,江山代有下家出,各领风骚没几年。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关键是没缝的蛋上面也落苍蝇啊,没准落得还是蝇王呢。

  有了失恋你就喊!失恋的确比较拧巴,但你不能就此拧巴下去。神州大地培养你这么一个人才容易吗?别因为情感挫折就不往前奔了。一个男人踹了你,千百个男人接纳你,你就这么想着,就奔向了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啥好男人没有?勤等着你挑。

  有了失恋你就喊!把拧巴都给喊出来,喊出来之后重新做人,做得比跟丫的时候,好得不知多少倍。

3 条评论:

你那破恋怎么老失 说...

  
  曾经在热恋时分,一把就被失恋冻僵了,于是在雪地上撒了把失恋的野,问浩浩苍天朗朗乾坤还有自己:我那破恋怎么老失?

  所以我以后再也不恋,只喜欢,因为恋爱难度忒大,喜欢比较好操作。有恋爱就会有失恋,失恋肯定痛苦,有的人甚至为失恋痛苦一辈子,人没有二辈子,家里有再多的被子,你也只有一辈子。所以我喜欢,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不让我喜欢,我就不喜欢,可还有别人让我喜欢,我就接着喜欢。

  现在很多女孩一定要把“爱与喜欢”的区别给整明白,这除了让自己找罪受,就是让自己更难受。爱是哲学,你不会哲学就别去爱;喜欢只要才疏学浅就能掌握,不喜欢,再换,换了还不喜欢,那就自恋。宁可闷在被子里抽自己,也别光天化日下不了台。往俗了想,爱与喜欢没什么本质区别,觉得你可爱,就爱你;觉得你不错,就喜欢你。

  我讨厌台湾文化那种充满商业的爱,原本很喜欢徐若瑄的,可一听她唱《狠狠爱》,完了,又培养出一帮十六七岁的“阳光怨妇”。据说,现阶段中国的怨妇岁月已提前到13岁,不过她们比起纳博科夫的洛莉塔和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娜塔莉·波曼,怨的层次还是刚被港台文化给蒙住的初级阶段。

  进入2005之夏,失恋的旺季来临,吐一块口香糖,就能粘到一个失恋女子的裙子上。这些女子都狠狠爱过,劲儿使大了,嘎嘣折了。就因为没顺其自然,而完全不自然;就因为强扭的瓜不甜,非得去扭,结果自己成了失恋面瓜。鸡飞蛋打,一定记住,鸡飞到别的窝里,还照样下蛋,而碎的是你的蛋,跟着就碎你的心;快领证了,丫却跟别人好了,这叫煮熟的鸭子飞上了天,其实鸭子根本没完全煮熟,永远跟你隔着一层。

  那天,一个80后的“失恋巨星”跟我说:我又失恋了。我说:你那破恋怎么老失?她说:没法不失,丫从不爱我,只是喜欢我。我说:那你就先让他喜欢着吧。她说:可他又喜欢上别人。我说:那没办法,你不能让世界上没别人。

废墟 说...

  
灯火街心,丽影朱唇
那些女人开始怀春
那些男人试图勾引
月光下苍白的人群
陷得很深

漫起的衣裙,沾满了金粉
女人的心说变就变
男人的心说狠就狠
酒杯中的柠檬
有着新添的泪痕

风花雪月早有离分
前生今世早有定论
身边早已是一片红尘
红尘中早已是一片浮云

下一站失恋 说...

  
  要恋爱就会有失恋,被蹬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我曾失过恋,也曾让别人失过恋,失来失去,谁也没得到什么。所以干脆,不去恋,直接婚。

  失恋是上个世纪遗留给这个世纪的产物,现在再说失恋有点满大街找罪受。狗子有句名言:不恋则已,一恋崩溃,就是跟呀过呗,不是我把她混走,就是她把我混走。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80后的“双失女青年”,失恋加失业,在双重打击中喝起“杰克丹尼”就要双份的。她让我给她狂分析那男的为什么要分手?我宁可去学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也不愿分析男女关系。她说:我对他那么好他凭什么说撤就撤?我说:也许他觉得你太好,想遇见一个坏的,对比一下你到底有多好。她说:那他还能回到我身边吗?我说:就算他回心转意回到你身边,都串了味儿了,你还能要吗?她还坚持问:就是不明白他离开我为什么?我说:曾经有女人离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说:那你现在知道了吗?我说:干嘛要知道?知道管蛋用!

  在21世纪四散惊飞的爱情中,失恋的话题又被反复触及,不失恋不足以过一生啊。在每个长夜,被遗弃的眼睫在痛楚,得不到抚摸的手掌在冰寒,一梦醒来,一身冷汗。失恋强大的摧毁力撼动躯体,一种战败的耻辱吞噬心房,超绝望之中,自卑与自虐结伴而来,失意与恶意携手同行。于是,躲在角落抽自己,一遍一遍地抽,煽响煽响地抽,直到把灵魂抽立了为止。

  在上个世纪的这个时刻,法国象征派诗人阿波利奈尔为追求一位英国女子而惨遭拒绝,顿时酒量豪增,写下一本诗集叫《醇酒集》,其中有一篇《失恋者之歌》,将失恋变成了一种文字的折磨:“我对她仍然一往情深,她和这负心的爱情,我撞上它们不忠的阴魂,它们使我变得非常不幸……”这个法国浪子的一生,除了喝酒就是失恋,但这两项加起来就是诗歌。

  从写作意义上来说,失恋是对文字的超强锻炼,不失恋的人几乎没资格写作。所以,现在很多网上的文字,真失恋假失恋咱不知道,但有一点,内心都有一股自残的勇气,不由自主就把自己往怨的领域送去。

  恋这东西,并不好使,说没就没,死去活来。下一站失恋,不是你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