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7日星期日

抵制

  


  
  那天我睡醒觉刚SMN一上线,基本还在脑残发蒙时分,一颗红心突然跃入眼前——你地址吗?我说:啊,要我地址呀,要ONS吗?估计是这红心妹妹抵制一天抵制晕了,赶紧纠正:你抵制吗?

  我说:抵制,抵制什么?她说:抵制家乐福啊。我说:干嘛要抵制家乐福啊?于是红心妹妹告诉我,家乐福怎么怎么怎么怎么怎么怎么还怎么,要在SMN上怎么怎么怎么怎么怎么怎么再怎么,就证明你抵制了。

  我说:金六福抵制不抵制?红心妹说:不抵制。我说:盛锡福抵制不抵制?她说:不抵制。我说:王国福抵制不抵制?她说:王国福是干嘛的?我说:身居长工屋,胸怀全世界,拉革命车不松套,一直拉到共产主义!她说:不懂。我说:不懂你就瞎抵制,抵制个屁!这么说吧,你抵制家乐福,家乐福要送你奥运福娃,你怎么办?

  红心妹妹犯含糊了:你说怎么办?我说:你要。红心妹说:对,我要,我喜欢福娃。我说:你敢要,就是不抵制,不爱国。红心妹说:我爱国,那我还是不要了。我说:你爱国,你怎么可以不要奥运福娃,你还是不爱国。红心妹说:那我还是要,我爱国。我说:你要家乐福的货,就是不抵制,就是不爱国。红心妹说:那我不要,我不要家乐福的货,我抵制家乐福,我爱国。我说:你不要家乐福的货可以,但家乐福给你的是奥运福娃,奥运是在哪国举行?红心妹说:在中国举行。我说:你是中国的吗?红心妹说:我是中国的。我说:奥运在中国举行,你是中国人,给你奥运福娃你为什么不要?红心妹说:我要,我都要,给我多少奥运福娃我都要。我说:家乐福给你的你也要吗?你不是要抵制家乐福吗?你敢要吗?红心妹说:我不敢要,我抵制家乐福。我说:你也抵制奥运福娃吗?红心妹说:我不抵制,我怎么敢抵制奥运福娃呢?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敢要家乐福给你的奥运福娃,这不还是抵制吗?红心妹说:我啥也不抵制了,谁爱去家乐福谁就去,谁爱抵制就抵制,我现在就把红心去了!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我相信我比大多数人更爱我脚下这片土地,但我拒绝表忠心,我更愿意静下心来,做点类似于独立思考的功课。”我想说的是,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同样不亚于别人,但是,因为对这个国家的历史,以及现实,了解得太多,因为我看到荒谬战胜了常识,所以,我在想,我们要热爱,但不要宠爱。我,以及我的许多朋友,都是习惯独立思考的人,我们都反对暴力和革命,反对战争和分裂,一个富饶与祥和的国家符合每个中国人的福祉,我们宁可做一只太平犬也不愿意在乱世中脱颖而出。我们希望中国变得更好,至少不要朝着恶化的趋势发展,所以,我们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虽然这样的声音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这样的声音其实可以归结为一点:要负责任,要有常识,要有至少不让人排斥和反感的价值观,同时,常照镜子,从善如流,做符合文明社会标准的行为。仅此而已。

        ----龚晓跃

[REC] 说...

  
  半世纪前好莱坞有个男演员叫罗伯特·蒙格马利,关于他,我们至少应该记住一件事:他的导演处女作《湖上艳尸》是第一部使用全主观视角的影片。在片中他扮演男主角,一个侦探,摄影机以侦探的视角拍摄,他看到的就是观众看到的,他的形象只偶尔在镜子和窗户的反射里出现。

  《湖上艳尸》不算十分成功,后来很少有人冒险用全主观视角拍电影。直到1999年,几个电影青年重拾这种把戏,模仿业余摄影师的拙劣技巧用DV拍摄了恐怖片《女巫布莱尔》。全主观视角营造了其他手法难以达到的真实感,强迫观众只能入戏不能出戏,成为恐怖气氛的身临其境者。于是,《女巫布莱尔》成了“有史以来最恐怖电影”。

  其实,我们在《女巫布莱尔》里什么吓人的东西也没看到。

  西班牙电影《死亡录象》([REC])也是一部全主观视角,用DV拍摄的影片,被称为“2007年最恐怖的电影”,或者“《女巫布莱尔》之后最恐怖的电影”。在这部影片里,你会真真切切看到吓死也想不出来的东西。

  地方电视台记者安吉拉和摄像师帕巴罗到消防队跟拍夜间值班的消防员,有市民打来电话说,在一座公寓楼里,一个独居的老太太将自己反锁房中还发出尖叫,希望消防队救助。两人跟随消防员来到公寓楼,遇到了几位住户和两名警察。

  影片进行到此,我们看到的是一卷未经剪辑的素材带,有记者的口误,反复重拍,正式开始之前的东张西望,比无聊的电视节目还要无聊。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真实。

  第一场“提神”戏发生在警察打开老太太房间后,显然已经不正常的老太太突然咬掉警察一块肉。几个人从老太太房间里逃出来,发现整幢楼已经被封,外面戒备森严重兵把守,他们被警告不得离开。

  封闭空间潜藏着未知的危险,危险是什么,人们怎么逃出去,这些都是恐怖片的老声常谈。《死亡录象》用全主观视角将老套主题拍出了少见的新鲜感。在片中我们自始至终看不到帕巴罗,因为摄象机一直在他手里,他对现场突然事件的心理感受都通过摄象机剧烈或细微的运动传达给我们,我们听到的,也是他听到的方位感极强的声音效果。

  除了对摄影机的运用到了“有灵魂”的地步,演员“无表演”,场面调度不露设计痕迹,没有配乐,这些都为《死亡录象》制造了纪实电视节目一样的真实感,它最高明的地方,是通过精心构思和反复排练达到了即兴和随意的效果。

  不过你也有可能只看半小时就放弃这部影片,因为作为一部恐怖片,《死亡录象》的紧张度十分不均衡,前一个小时最多有些惊愫的感觉,而且姗姗来迟。真正的噩梦从一小时后开始,虽然不长(整部影片只有75分钟),但足以弥补前一个小时冷汗的缺失。

  2007年还有一部全主观视角的DV电影,好莱坞拍摄的科幻恐怖片《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科洛弗档案》比《死亡录象》投资大得多,也更主流,更商业,但是以DV做主观视角,模仿业余摄影这一手段,《科洛弗档案》使用得比较夹生,很多地方露出“专业”的破绽。

   评价文艺作品一直有“形式为内容服务”这一说法,能做到“形式即内容”是高手的游戏,在这一点上,《死亡录象》接近极至。

Bige M 说...

  
  年轻时总有一些狂热和偏执,原也无可避免,或者去煽动,或者被煽动。

  但是,你须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有多大的从内心生成的对它的理解和诚实。

  这是一个你能用什么方式、在多大程度上来坚持客观和独立表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