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7日星期四

魏寒枫:奥运马上100日,现在还倒计时吗?

  

因为最近的时局越来越混乱,越来越疯狂,反而觉得博客写无可写。一个做体育媒体,就好好地做体育吧,做奥运吧。虽然,北京奥运会无论用什么华丽诡异的词汇来描摹它,它都已经可以宣布是失败的了。

 这种沮丧,难以形容。原因是,我找不到是谁置它于死地的。我的愤怒没有对象,我的哀伤难以传递。我非左非右,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绝对不反对普京、布什式强权。我不认为奥运会就应该是中国用来为自己庆典的工具,也绝不认为奥运会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折腾和政治秀而毫无体育意义。因为,我是一个做体育媒体的,我用时时细分、夜夜警惕的心,提醒自己:体育的核心是竞技,体育的升华是普世价值观。这是一个民主社会,按照商业伦理生存的媒体,在追求价值最大化时,所必需遵循的法则。这种法则,经由体育画报美国版,用300年立国精神的熏陶、50年商业伦理的摸索,产生300万读者、8亿美金广告的现代启示录般的辉煌例证,印在我的心里,使我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坚信。

然而,现在已经几乎可以宣布,竞技,对于本届奥运会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伟大的体育,必诞生于伟大的国家。且不论接下来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还有圣火在中国的漫长传递,还有奥运会期间十几天的惊心动魄,这中间会不会发生任何出人意料、让人哀伤或愤怒的事情,就算一切太平,奥运会竞技没有失败,我也无法开心。因为,我的国家失败了。

我梦中都在幻想太平盛世、高楼林立,人们开诚布公、锐意进取,国家诞生伟大的政治英雄和文化、经济、科学英雄。他们引领着这个国家的公民,意气昂扬的走在这平面的世界,将俄罗斯、印度、德国、日本甩在后面,和美国争雄。梦想着这个国家出现甘地、德兰修女、马丁·路德·金、约翰·列侬、亨利·卢斯、奥巴马、普京这样主宰当今、光耀千秋的英雄,梦想着这个国家诞生一篇演讲,人们读它热泪盈眶、奔走相告,梦想着人们能宽容过去、开放未来,梦想着人们能自由享受信息,国家领导人脸上再没有肃杀的寒气,梦想着自己的杂志,产生的价值能够按照美金和人民币的汇率,与美国体育画报等比。然而,现实告诉我,现在,这可能吗?

 为什么我们会成为全世界的敌人?难道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除我们以外,都是榆木脑袋、豺狼心胸、老鼠眼光,就专看着中国过不去?就要与中国为敌?中国,你有那么牛逼吗?为什么我们就要与全世界为敌?哪一次?你扛到过最后?哪一次最后不是和解?哪一次不是人家既需要你而你也绝对离不开人家?当年,对面骂美帝苏修,转眼就派出总理风度翩翩地去机场迎接人家,你如何和你的人们交代,你如何让你的人民转弯?

说实话,我反感民族主义情绪,但我绝不愿意谴责持此种情绪者,我通常都不喜欢用“愤青”这个词。因为,我认为人人生而有罪,但追究责任,民众绝不能排第一位,无论是今天对待国际,还是哪天可能的将怒火对向国内。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任何一个人,如果得不到必要的完全信息,将不能作出相对独立和准确的判断;任何人如果从小就接受某种固定的教育,将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另一人,就是一个孩子,如果和狼生活十年,都会成为狼孩,何况是人与人之间,何况是人对人的影响。阉割教育、封闭信息,是一切误解的根源。无论对内,还是对外。

神州都在混乱,是什么事情呢?一是西藏骚乱问题,一是CNN等媒体报道问题,一是长平言论,一是火炬传递问题,一是CNN主持骂中国人。我们可以看到,刨除长平这样理性倒了极点的观点,一边是西方媒体怒气冲冲声讨中国人权,一边是民众率先跟上一反CNN,再反长平,三反巴黎,四反家乐福,现在看来又要反到CNN上了,一边是政府部门发言人义正词严地跟在后边,你们看看,把我们老百姓都给惹急了,还不赶快反省。

世界的误解真的这么远?世界的矛盾真的这么大?CNN是根据自己的编辑需要进行了裁图,你可以说他别有用心,但就算如此,这样能说是“歪曲”吗?难道那张图是假的?就算是歪曲,难道就可以给他们定性是反华媒体?正如我们看到过,此前他们报道过那么多中国的发展,我们将如何解释啊?民众这么说情有可原,言论自由嘛,如果官方没有自己的理智,以后将怎么收场啊?退路在哪里啊?还有,这些媒体,你让他们自由、深入调查过新闻现场吗?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只要具备最浅薄新闻常识的人就知道,新闻不被允许在现场,将如何有准确的新闻?还有,他们那样做,CNN、 BBC、图片报等等,他们那样做,我们听过他们的声音没有?采访过他们没有?为什么就不能派出一些记者,亲自到他们的总部或分部,调查他们的报道和立场?还有,为什么在埋怨别人造谣虚假时,为什么我们内部,就不可以发动一下各种报道、各种声音?动不动就自己一个官员出来,说什么证据表明、事实证明,都是从结论跳到结论,一个口子,一种声音,一种结论,稍有异音,则可能被查封,这么诡异的行事,让人家怎样彻底信服?火炬传递,人们愤怒于抢夺火炬,激动于弱女护卫、高唱国歌,然后要反对法国、封杀家乐福,然而我们想过没有,伦敦、巴黎、希腊还有旧金山,这里的政府又是花怎样的心血,要仔细控制,既不侵犯抗议的权利,又要捍卫火炬的神圣?他们必须做到,允许抗议,阻止侵犯,这样的界限,早不得玩不得,轻不得重不得,左不是右不是。想一想,如果火炬到了某地,四处戒严、鸦雀无声、毫无抗议、组织人群、热烈欢迎,这样是不是更可怕。你做得出来,他们做不出来啊。

我也看过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你说他们没有偏见吗?没有怨气吗?很多有。看着这些,我总遗憾于相互的偏见和误解,总遗憾于这些记者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做事,中国偏见式意识形态当道,为什么你们也要一样?但总是来说,如有明显歪曲,总有人自由纠错,就算明显歪曲,和我们千篇一律的报道相比呢就算当内参看,也是一个参考。但有一条,如果他们批评中国,就一定意味着偏见和歪曲吗?绝不是的!人,良心总是有的,是非总是有的,黑白总是有的,如果你没有做好,还要别人做吹鼓手,岂非异想天开?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新闻法则说,客观,就是意味着对任何一方都不批评。恰恰,更多的时候是,如果该批的不批,反而是不客观。

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春日,我祈祷:

 政府要慎重疏导民意。民意是双刃剑,既可能伤人也可能伤己。最好的政府是言论自由,无论民意如何,无论民意对内对外,都不会强制性疏导。做不到这一点,则切不可倒行逆施,乱玩刀锋。因为这样对自己一点好处没有。这些事情总会过去,那时候,愤怒将向何处去。须知,今天刚刚过4月15日。我祈祷,执政党危机公关的素质和手段,跟得上时代,受得住考验,显得干干净净、以德服人。

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春日,我祈祷:
我们伟大的公民,参与政治、爱护国家、捍卫主见是好事;同样,言论自由,无论你们反CNN、反长平、反家乐福,这都是公民的个人自由,或许,这也是难得一见的自由,这样的自由,需要捍卫。但你们必须知道,当你想捍卫公民权利时,你的权利是否能永远持续?你是否了解到相对必要的信息?你是否有过对公民价值的思考?你是否是你内心最理智的选择?如果是,你是否愿意为你的言行承担责任和代价?公民,如果你把自己当成公民,这是伟大的,但公民意味着责任、理智和知识。如果仅是简单的表态、冲动的情绪、片面的判断,这不是合格的公民。同时,我祈祷,政府将永远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而不是把他们当成狼犬丹尼一样,他们的怒火,可以吃人,但绝对被控制为,仅仅只能咬向既定的敌人。

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春日,我祈祷:
国家太平,体育画报发展,它的价值观,将和中国一起,因国家的苦难而更清晰,而不是和这个国家一起,乱成一团。价值观代表着文化影响,价值观同样代表着商业利益,它将使得我们在风雨飘摇中看清星空、养家糊口。我祈祷,国家和公民一起前进,而不是集体堕落,互相恶化。


魏寒枫

(作者位于天涯的博客原文已被删除,无法提供链接)

5 条评论:

匿名 说...


杰克·卡弗蒂老师最近在节目中说了一番话,引起中国人不满,现在,民间和官方都逼着CNN道歉。近一段时间以来,CNN(操你娘)扮演的角色实在不敢令人恭维,您要真批评到点子上,倒也无妨,关键是睁眼说瞎话,这让人受不了。

西方媒体在中国人眼中,大概属于又爱又恨的角色,有时候他们会揭示一些关于中国的真相,让中国的愤青们击节叫好,甚至会逼迫政府作出正确改变,时间一长,我们就有把人家当成救命稻草的条件反射心理,觉得他们说的话总是正确的,总是我们在国内媒体看不到的。但是媒体毕竟是媒体,我们总是很幼稚地认为,他们会帮助我们。他们只会替自己说话,不会替你说话。从事新闻的人都知道,新闻的本质不是揭示真相,而是混淆视听。

西方记者采访中国人,都希望你说一些敏感的、爆炸性的话,然后尽可能把你塑造成一个持不同政见者,这样他们会很有成就感,因为你站在他们这边了。不然写出来他们会没有新闻可读性。

其实西方记者当中,有些记者还是尽可能本着一个新闻记者的职业操守去报道一些东西,但有些记者完全是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你跟丫说什么都没用。他们并不了解中国,也没兴趣了解中国,他们就是个打工的,写完稿子交差完事。至于写的是否客观公正,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要符合他们的新闻价值观。在中国的外媒新闻记者尚且如此,那个在美国的杰克·卡弗蒂说出那些蠢话也就太正常了。

北京申办奥运的时候,我们说“开放的中国盼奥运”“让世界了解中国”,其实人家根本没兴趣了解你。从这次“抗炬”事件就已经能看出来,他们没兴趣了解中国,你就是做得再好,他们也没兴趣。

美国人写了好几本关于新闻学方面的书,看这些书的时候,的确会产生一种想像,你瞧瞧人家的新报道理论,多牛逼,新闻自由,客观公正…… 但是那是专家写的教材,或者案例分析,写作者不可能有失偏颇,他们的新闻理想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但同时不可否认,外媒也有很多新闻记者是混饭吃的。

外国媒体没事就说一些挺愚蠢的话,卡弗蒂老师只是其中的一个,你让他们道歉,他们会做出一种姿态道歉,因为这后面还牵扯到更多利益,权衡利弊,他们一定会道歉,但这不意味他们下次不会说一些出格的蠢话,人家想欺负你,张嘴就来。

每当你把希望寄托在西方媒体的时候,他们就会向你脸上吐口痰。

所以说,输出价值观多重要啊。

我抵制蠢货 说...


大家不用怀疑我什么,也不用担心我什么,我爱不爱国,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从来都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的。胡老师说过:一个国家在输出价值观之前是不会成为一个大国的。一个国家到处都是党同伐异的人,也不会成为大国的;一个国家总想着以一种声音压倒另一种声音的状况不改变,也不会成为大国的;一个国家的互联网上到处都是流氓也不会成为一个大国的。

我就不抵制家乐福。不过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把LV之类的东西拿出来一把火烧了,但即便这样我也不认为你就爱国了。我觉得中国在教育方面很失败的一点就是不会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匿名 说...


有一本《权力语录》,这本书有点像余世存老师的《非常道》,就是把过去人们说的一些名言辑录成一本书。翻了几页,发现的确是警世恒言,从古希腊和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到现在的政客,他们所阐述的关于“权力”的精辟见解都辑录在内。有引用癖的人不妨手边备一本。

看了几页觉得,这些话读起来充满了智慧的光芒,但是觉得都是那么软绵无力,大概名言都有这个特点吧。

随手摘录几句:


“在任何时代,爱国主义者都是傻子。”——亚历山大·蒲柏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塞缪·约翰逊

“当整个国家大声叫嚣爱国主义的时候,我不得不探究他们手掌的洁净和心灵的纯洁。”——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

“爱国主义在美国是容易理解的。意思是通过留心你的国家,留心你自己。”——卡尔文·柯立芝

“爱国主义是一种真实的责任感。民族主义则是一直在自己的粪堆上喔喔叫的傻公鸡。”——理查德·爱尔丁顿

“民族主义是一种小儿病,是人类的寻麻疹。”——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民族主义是我们的乱伦形式,是我们的过度崇拜,是我们的精神错乱。”——埃里希·弗洛姆



当然,这些言论都是西方资产阶级人物说的,他们说的完全不对,我们必须批判这些言论。在批判这些言论的同时,我们还要抵制资本主义的商业诱惑。“亲爱的小妹妹,请你不要不要Gucci。”什么?你说Gucci是意大利的,不是法国的?那我直接引用原来的歌词:“You’re no good can’t you sell,Boring Louis Louis Vuitton。”(改自德国Modern Talking的Boring Louis Vuitton)。

我觉得这本书里艾森豪威尔说的一句话很牛逼:“两只狗打架,输赢不一定看狗的身子大小,而是看狗的架式大小。”

蓝水河 说...


1: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1 )

冉注:为了转移国内民生视线,“爱国主义”是无赖政客最后的救命稻草。

  
2:爱国主义就是积极地为了微不足道的原因杀人并被杀。——勃特兰•罗素

冉注:这一点我们看到得太多,从国共内战到如今的杀戮、关押,不一而足。

  
3:爱国主义是超越于原则之上的对于不动产的一种专横的崇拜。——-乔治•简•纳森

冉注:“爱国”圣化为一种不经思考的神话,不容质疑,一质疑你就是汉奸、卖国贼。
  
4:除非你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你将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宁静的世界。爱国主义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爱国主义就是让你确信这个国家比所有其他的国家都要出色,只因为你生在这里。——乔治•肖伯纳   

冉注:这种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好像中国特别盛产。
  
5:爱国主义: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安卜罗斯•皮尔斯

冉注:需要利用你时把你点燃,不需要时则不惜用暴力将你的“爱国”之火浇灭。四川话叫:要人就要人,不要人就屙尿淋。但好像不少“爱国者”不怕被淋。

  
6:当爱国主义涉入认知领域时,是一个应该被扔出门外的混小子。——阿瑟•叔本华

冉注:爱国的确是一种很来电的情感,但这情感必须时时提防它蹦出理智的围栏。
  
7:那些没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是爱国的,他们可以为少数牺牲多数。他们热爱他们坟墓的泥土,但他们对那种可以使他们的肉体生机勃勃的精神却毫无同情心。爱国主义是他们脑袋里的蛆。——亨利•大卫•梭罗
冉注:隐居瓦尔登湖的梭罗并不是像陶渊明一样的隐士,他是一个倡导“公民不服从”的真正公民。

  
8:民族主义是我们的乱伦模式,是我们的偶像崇拜,是我们的疯狂。“爱国主义”是它的迷信崇拜。不必说,我所谓的 “爱国主义”态度将自己的国家置于人道之上,置于正义与真理的原则之上。——埃里克•弗罗姆

冉注: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常穿连裆裤,疯狂的火焰烧起来的时候,你就无路可逃。

  
9:要让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应该可爱才行。——爱德蒙•柏克

冉注:你做事有可能遭告密,你出去有可能被盯梢,你发表不同意见有可能进监狱,我们这个国“可爱”极了。而且好像不无遗憾的是,有一些同胞正是因为如此才“爱国”。
  
10:真正的爱国主义不排斥对于其他人的爱国主义的理解。——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冉注:爱国主义的解释权利在中国,也是被官方垄断的一种洗脑资源。


11: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托马斯.杰弗逊

冉注:在中国容易进监狱比较高的“形式”就是“异议”。

12:有这么一群人,在日本叫法西斯,在德国叫纳粹,在中国叫爱国者! ——王朔说

冉注:我没查到朔爷的原话,这是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版本。中国被官方点燃起来的“爱国者”,与前二者庶几近之,四九年后有许多实例。

13:爱国者的责任就是保护国家不受政府侵犯。——托马斯·潘恩

冉注:我们的国家不只受政府的侵犯,更受一党之欺凌。可是按潘恩对爱国者的要求,在我们这里会被视为卖国贼。

14:对祖国来说,没有比一切都满意的爱国者更可怕的敌人了。——涅克拉索夫
冉注:他们也许并不是对一切都满意,但他们对于官方愚弄而宣传出来的爱国主义真是太满意了。

15: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胡适

冉注:不少人被违背常识的倒金字塔教育(令我想起庄子说有些人表演倒挂金钩)——把国家、集体置于个人之上的教育,弄得不知个人为何物,更不知没有真正的人,哪有真正的国家的道理。

16:人权才是一个国家最大的面子。……一个政权如果关起门来都不能维护自己本国普通公民的权利,它有什么资格在国际舞台上维护这个国家的权利,它的合法性就会遭到质疑。——张思之

冉注:中国官方在人权上的双重标准由来已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奥运猪、奥运水、奥运天气等标准比官方给中国民众所订的标准高很多,但是 “客人们”享受这一切,中国人能享受到吗)。官方的面子(这面子里是他们的利益)甚于国内小民的人权。没有人权的小民却很服他们含有砒霜的爱国主义毒药。异哉!国人。

17:恶国家甚于无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陈独秀

冉注:按共产党首任总书记的教导,现在的继任者所领导的国家恐怕只能算是“恶国家”吧。

18: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列宁

冉注:列宁在这个世上的时候,当然不是人类的福音,但他这句话却也犀利到有一种自我攻击的味道,他主政时所采取的战时经济政策,杀死与饿死了大量的人,恐怕用的就是 “破旗”式且“散发出臭味”的“爱国主义”来笼络民心吧。

lullaby 说...


最近刚读了个名词,叫“国家和种族的伤痛体”,是来自一本畅销书《新地球》(A New Earth),摘几段分享:


那些曾经遭受或者犯下许多集体暴力行为的特定国家,比其他国家有更沉重的集体伤痛体(Pain-Body)。这就是为什么年代久远的国家倾向于拥有更严重的伤痛体。这也是为什么年轻的国家,象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还有那些有能力庇护自己不受周围疯狂国家干扰,比如瑞士,倾向于拥有较轻的集体伤痛体。当然,在这样的国家,人们仍然有他们个人的伤痛体要对付。如果你够敏感的话,一下飞机,你就能感受到某些国家四周能量氛围的沉重。在一些国家,能令人感到一股潜在的暴力就隐藏在日常生活的表象之下。在一些国家,例如,在中东,集体伤痛体是那样剧烈,以至于一大部分的国民,发现自己被迫于用犯罪和报复的行为发泄伤痛,陷入一种无法停止的疯狂的循环,伤痛体通过这个循环不断地更新自己。


······


集体种族的伤痛体,在遭受数百年迫害的犹太人那里找到了它的声音。一点也不奇怪,它在印第安人那里同样强烈,他们的人数被早期开发美洲的欧洲移民大批灭绝,他们的文化也被这些人逐渐毁灭。美国黑人的集体伤痛体也有声音。他们的祖先被粗暴地绑离家园,屈于淫威,被强行卖身为奴。美国经济繁荣的基础,建立在4到5百万黑奴的劳力之上。事实上,施加在美国土著人和黑人身上的苦难,也不限于只留在这两个种族身上,而是变成美国集体伤痛体的一部分。情况永远是这样的,受害者和实暴者共同承受任何暴力,压制或残忍的后果。因为你施于人了什么,也同样地施于了你自己。


无论你那部分的伤痛体是属于你的国家,你的种族,或者你自己。任何情况下,你只能通过对自身的内心世界负责的态度来超越它。尽管怪罪看起来相当合理,但只要你在怪罪别人,你就在不停地用你的想法喂养你的伤痛体,并且陷入你的小我意识之中。世界上只有一种邪恶的犯罪者:人类的无知。意识到了,就是真正的宽容。有了宽容,你受害者的身份就会消失,而你真正的力量就会出现――那种活在当下的力量。不是去怪罪黑暗,而是把光明带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