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星期日

Ameican History X

  


  
  我是野兽,你是良民


  信仰是没有高低对错的,源于信仰的力量太大,尤其于绝望之人。如不信,请领教溺水濒死之人抓握救命稻草的指力。
  在如此强大的力量跟前,对错问题显得很苍白。
  但对错问题和生死问题挂钩,就不一样了
  信仰制造生死,生死制造仇恨,而仇恨又制造了多少个世纪的惨烈流血与冲突,死循环
  那是什么制造了信仰呢?
  如此看来,信仰本身,是否就带上了原罪呢?

  而信与不信的问题,竟然有这么重要么?
  我们是否在通过剧烈的认同和彻底的反对本身,来证明自身的存在呢?
  或者我们去认同更能证明自身存在的东西,并将其称为信仰呢?
  那么一切都很好解释了
  如果有任何诋毁反对质疑这个信仰的东西,那么势必会引起我们的奋起反抗

  所以最重要的是存在本身
  我们无法自我安慰说存在即合理
  我们必须要证明自身的存在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为合理

  这里的“我们”,也特指存在感很强的一类
  这类别无关乎他们的地位,年薪,肤色,性别
  只要他格外在乎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潜在的信教徒,一个有追求的人,甚至于一个种族主义者

  同时,另外一个结论也得出了:一个对于什么都不很在乎的人,用死去恐吓他是没用的
  存在不存在,有什么差别,对吧


  信仰的可复制性

  对于白纸一样的年轻人,我们无需过多讨论什么存在感之类的问题
  当信仰总以真理的面孔出现时,这真理的面孔通常形象高大孔武充满人格魅力比如AHX中的Derek。那么如小丹尼一样的无知青年是很容易被吸纳到这个信仰的团体中来的
  所以普天之下的传教士们听好,不是你们宣扬的信仰不如别家更有吸引力,而是应该收起推销员的行头,找个帅哥做头头,搞个颠覆,最好再打个仗,就一切都解决了


P.S.

在此推荐 Mulholland Dr.

1 条评论:

Elephant 说...

举重若轻,大智若愚


无数个长镜头展示着独立制片人的气质
每一次镜头跟随你都用被好莱坞祸害惯了的思维去猜测,这个该是主角了吧!
然后镜头又不经意的跟上了旁边不经意闪过的另一人


整幅画面逐渐清晰:

这个有些凉爽的夏日午后
宁静的校园
有金发少年和酗酒父亲之间的温情
有足球队帅哥和新女友之间的甜蜜
有摄影爱好者请求路过的情侣留下亲吻的瞬间
有青春四溢的gossip girls做无伤大雅的碎碎念
也有左眼写着空虚右眼写着焦虑的黄发少年娴熟的玩着游戏:屏幕上手无寸铁的人们正在一个个倒下
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带着一点不完美在黑发少年的指间流淌出来

当大象出现在卧室,人们会认为这一切不是真的
所以,当两个少年手持网上订购的冲锋枪闲适的踱进校园,走廊上,教室里,手无寸铁的人们一个个倒下
我们也有理由呆若木鸡
我们似乎能够触到真理,但实际上呢
它拖着滑腻的黏液溜了
摄影爱好者留下杀手的脸影瞬间,自己的眼前也绽开了血花
gossip girl们无声无息的倒在洗手间
教授的哀求并未打动少年的固执
足球队帅哥及其女友躲进冻肉间也没能幸免
怪异的是,人群甚至可以说是井然有序的奔逃,没有一声尖叫
恐惧就如此不真实又触目的笼罩在校园上空……

在这场灾难中,罪恶没有附着的本体
两个少年,也未尝不是受害者,即使其中一个在影片结尾依然是无声无息的丧命于另一个的枪口之下
似乎从头到尾,身体,感知都被封进壳了,什么都不能触动

结束


照例是清淡的风飘逸的云还有那首献给爱丽丝
只是你的心莫名的沉沦在一汪浑水里,再也浮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