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日星期四

青春

  



  我突然明白,我比你还怀念你的青春。
  我不停地想。怎么会遇上你。怎么会遇上你。
  我突然明白,我比你记忆你的青春。
  我原以为那是一派荒唐。突然很糟糕的事情是,一个你很想忘记的人,你全记得。你可能不止记得ta,甚至记忆你见证ta的那些青春。

  在我熟悉的店,与我熟悉的朋友,谈我的痛恨,我们一起痛恨而艳羡地听哈萨克斯坦人在那里边弹吉它边高唱他们的悲哀。我嫉妒,我万分嫉妒,我无法表达自己的悲哀。我无法表达自己的疲倦。我找不到四个人,和我一起这样响亮地唱出我们的疲倦。我只能鼓掌,只能举杯,只能遥远地喊一声once more。于是他又唱了,他用中文唱得都比我悲哀。我更恨。我好恨。好恨。
  我知道从今往后天大的苦我一个人都得吞下去了。就凭ta,为我们加唱一首。
  就凭你,我凭什么记忆,我没有权利记忆的。我都忘了,怀念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两清。
  我以为我的绝望被你忘了。
  我以为你的绝望被我忘了。

  你凭什么啊。明明知道你这样会让我哭。
  你凭什么要说,我记得你。你都好么?

  我傻啊。
  我比离开这里的人傻。
  我比还怀念这里,还没法怀念这里的人都傻。
  怪不得我离婚呢。
  怪不得那天你穿一身白色连衣裙,我傻傻地笑。
  你还回来么?

  我以为我咬牙切齿地都沉默了。
  你凭什么默默地揭穿了我们彼此无能为力的同情啊。
  凭什么。一切都无法挽回,并且不许挽回,并且我们必须向前看的时候,你却突然记忆起来了。

  真他妈的,凭什么这样无缘无故一场啊。


2 条评论:

Bige M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Z 说...

  
  跟她在一起,你常常被一个又一个有意思打得猝不及防。
  我想笑又不好笑,忍得肠断。她大声哈-哈-哈,羡杀旁人。

  有一天跟新识去喝酒,叫什么人可以避冷场呢?
  晚上八点,第一想到她,电话她,她不觉唐突,只是大笑说:怎么这么早开始哦。
  然后倏就得到消息她已在夜店门口。挽一领卸卸围巾,露着雪白臂膀。眼睛忽闪忽闪,看不见有没有妆,可我心驰神摇。忍不住贴她耳朵:你真好看。
  这话本来该呵气如兰地轻吐能配她。可是夜里嘈吵,水灵似她,投进舞池,也只是一个小白点。
  我拿一杯酒守在台边看她,一瞬的亮里她闭了眼。

  我搜索人群,再搜,找不到她真着慌。
  见她一额细汗的回来,眼睛快乐得发亮。我大乐,摘只面巾纸啪地覆在她脸上。
  掌心里热热全是温度,停一秒,好希望她反手上来盖住。她只是笑嘻嘻接下纸,我心里居然一空。
  肌肤吹弹即破,总是叫人想亲。她亮眉眼,在暗灯里,就是招人吻的模样。

  我的姑娘,我好想问你,你开心吗?
  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我的存在若不是为了欢娱你,又何妨消失。

  我只要你开心,其他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