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3日星期六

异性党派

  


  有位美女和我关系非同一般,属于死党级别。男人的异性死党,也称哥们,说好听点叫红颜知己,属于精神玫瑰,是那种可以勾肩搭背,但绝不可以勾腿搭嘴的异性伙伴。别看这种关系暧昧不清,象嘴里塞满了爆米花一般含含糊糊,但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在关键时候照样可以“引刀成一快,不负红颜头”。


  拥有这种死党那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每个男人都心驰神往,连我如此定力修为,也坚持欢迎,概不拒绝,比在当年学校的食堂里吃到一根肉丝还要惊喜万分。当你卧病在床的时候,拉着你的手慌张无措泪流满面的那个人必是你老婆。红颜知己不哭,她只是站在床头,静静地凝望着你。哭,是因为爱你,不哭,是因为懂你。有副对联说的很妙,上联“招之即来”,下联“挥之即去”,横批“全为你好”。能引为死党的必是女人中的精品,那种感觉就象《诗经》里说的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异性关系,当然不止这一个党派,另有一种叫做地下党,是不能浮出水面晒太阳的。和尚做久了就要吃荤,等车站久了就得下蹲,老婆看久了就想找个情人,《手机》里的严守一可谓是地下党的学习委员指导老师。现在地下党蓬勃发展,大街上倒一块广告牌砸中十个人,一个做IT,一个做广告,八个是作家,十个全部都是地下党。他们喜欢维持现有的婚姻状态,然后在外面到处留情,有的包二奶养金丝鸟,有的蜻蜓点水花丛觅色,但都有个共同特点,把家里维护打理的有条不紊,基本天天回家做模范丈夫。有道是“朝辞红旗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异性之间还有一种最彻底的派别,叫革命党。离婚对他们相互的家庭来说就是一场革命,也颇有抛头颅洒热血的勇气。当年我在围城里冲锋陷阵的时候,对老婆胆敢说半个不字,一声梆子响,万箭俱发,立刻死无葬身之地。我想纵使关羽重生,遇到这些绿林好汉和绿林好婆,凭他那两下子,即令闯了五关,斩了六将,最后也逃不脱被喀嚓一刀的命运。所以一旦革命成功,立刻英姿飒爽,坐地分赃,把头破血流争来的电视机洗衣机重新组合,建立起“革命家庭”。


  纵然现在男女之间党派林立,很多结局却令人沮丧的紧。昨天晚上和一死党结伴腐败大饼油条,估计是丰富的筵席令我红光满面,吧唧着嘴感叹了一句:老婆令人头疼,情人令人心疼,还是和死党在一起好啊,浑身都不疼。


  哎哟。她叫了一声。我立刻怒发冲冠:不许叫哎哟叫哎哟就是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谁知死党窃窃笑道:叫哎哟根据语气不同,可以理解为喊疼,也可以表示舒服。哎哟哎哟。她又叫了起来。


1 条评论:

CCTV陈制片…人 说...

  
结巴连长给战士们起歌:“日 日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们跟唱:“日 日日落西山红霞飞”,排长忙喊:停停停!不管连长日几下,你们只能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