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4日星期四

虚伪是一种后天修养

  
  如果我振振有辞的标榜自己是伪君子,旁人必定为我捏一把冷汗,心说你何必这么坦白,把自己和盘托出,一点也不加掩饰?其实这样我就达到目的了,说明“伪”本是人的共性。


  对虚伪一词,想必人人都是嗤之以鼻的,大家都愿意伸臂高呼一番,要真诚,不要虚伪,仿佛真诚的人才值得大家尊敬,是做人的原则。其实禽兽才是最真诚的,你看猫叫春多有魄力,虎狼吃人之后还引吭高啼一番,一点都不虚伪。如果人也是这样,看见美女就说我要和你上床,杀了人还到处献宝,那么人一旦真诚到如此地步,快跟禽兽情同手足了。


  记得有一首诗是责怪女人的,叫“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其实大可不必怪她们,当时社会环境和现实如此,她们唱唱后庭花来解解闷,大不了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就象现今的女人,到美容院去非得想着失学儿童,那每次不都是做出一身冷汗出来。


  中国青年,谁没有一腔热血?到网上转转就知道了,一勺子一勺子的愤青。林语堂说,人到了三十以后就学乖了,就少发议论,少发感慨,到了四十就比三十更乖了,所以如此,是从经验得来,并非其固有的本性。这样看来,虚伪真的是一种后天的修养,大家越是活得老,越是会做门面功夫。


  东汉的太学生都关心国事,尚气节,遇事直言,后来直言之士被剿家灭族,风气便大不同了。到了魏晋便尚清谈之风,读书人莫论国事,只好用“伪”来走入乐天主义的小茅房,这样就明哲保身了。比如竹林七贤的佯狂,正是“伪”的一种表现形式。所以要求商女不唱后庭花,那不是逼着人家跳江么?还污染自然环境。


  荀子说:“可学而能,可事而成……谓之伪”,看来伪不仅是一种后天人为的锤炼修饰,还是人格主体的自觉修养。这个世界,人人都刻意的用一种形式掩盖着一种生存状态,就象画一副山水,必须盖上大红印章,才能把人为风格加工成值钱的属性。吃一堑长一智,改一回伪一次。


  伪其实产生了一个现实主义人格修正的命题,人内心的先天情欲与后天道德,在伪上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伪也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中和统一。同样是语气助词,辣块妈妈肯定不如靠说的悠扬受用。


  至于矫情粉饰,如何把“伪”上升到一个高度,如何做门面功夫,我自有一番妙论,必当舍身取义教与大家,改天再谈。 
 

2 条评论:

节日快乐! 说...

  
祝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奸
愿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床
让我们的友谊万古长青楼

不许联想 说...

  
  90年代初期,中国唱片总公司出过一套《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听了之后发现,绝大多数歌曲都听过。歌曲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毛主席,变着法说毛主席好,把毛主席比作红太阳,你想想,太阳是干嘛的,万物之灵,没有太阳,连月亮你都看不见。苏东坡说:明月几时有?当然是有毛主席那天就有了,这还用把酒问青天吗?苏东坡要是在文革写这样的词,估计就拉出去毙了。但是苏老师也不能问:太阳几时有?你居然都不知道毛主席的生日,拉出去毙了。李白也悬,他不是有首诗:床前明月光……在文革的时候也得改,改成:床前太阳光,照的暖洋洋,举头望主席,心向党中央。反正这么说吧,唐诗宋词里的月亮,都得改成太阳。



  比如《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这首歌就两句歌词,但是唱的有滋有味儿。还有一首歌叫《我们的原则就是党指挥枪》,也是两句歌词。还有一首《军民团结如一人》,也是两句。但是两句歌词太单调,怎么才能唱的跟一首歌呢?于是就会有独唱、合唱、重唱,用不同声部,这样下来,变化就比较丰富了。因为毛主席语录你是不能随便增删字的,人家咋说的你就得咋念、咋唱,否则肯定就是反革命。你可能觉得这有点夸张,告诉你,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报纸上“毛主席”这三个字必须要在一行,如果有回行,找死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