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日星期三

西施的乳房

  


  在我的生活中,乐趣已经不多了,复仇才是我生存的支柱。当然我得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勾践,越国的一个花花公子。


  我这样亮出我是花花公子的身份,其实觉得挺可耻的。因为吴王夫差经常打骂我,有一天我还当着很多人的面尝过他拉的屎,最可恨的是伍子胥那个老家伙说我装假,要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我肯定会向他竖起我的中指。当然这并不妨碍我回到草棚以后竖起无数遍中指。


  夫差很少叫我的全名,他通常叫我王八,不高兴了还在后面加个蛋字。就这样过了好多年,我终于可以回我的越国了。


  在范蠡的引见下,我认识了两个美女,一个叫西施,一个叫郑旦。尤其是那个西施,捧心邹眉的站在那里,让我很有想上她的冲动。这时候我已经恢复了大王的身份,上她实在是小菜一碟,尤其是顺便可以给夫差弄个绿帽子戴戴。可是我怕范蠡生气,因为范蠡已经上过西施了,当时因为没有节育措施,他曾经把西施的肚子给搞大了。朋友妻,不可欺。这点义气我还是有的。


  吃夫差大粪的时候,我是有点悲粪莫名的,可是为了我的复仇计划,我必须“粪勇向前”。我拉着西施的手说:等咱有了钱,就买两桶大粪送给夫差,想让他吃他就得吃,想让他喝他就得喝,早一桶,晚一桶。这是网上最近很流行的接龙段子,西施心领神会,拍着手跳起来。当时她的乳房也跟着她一起跳动。


  众所周知,西施后来用乳房帮我颠覆了越国。人们都传说她后来和范蠡一起去隐居了——小舟从此逝,太湖寄余生。美的她。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在成功地搞跨吴国以后,卧薪尝胆的故事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了,所谓饱暖思淫欲,我对西施动起了心思。其实这并没什么,西施和范蠡都不敢违抗我,我把我的淫欲上升到祖国的需要,谅他们也只能有苦难言。问题就出在我老婆身上,她害怕她母仪天下的风光从此拱手相让,于是设计把西施沉入了湖底。


  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湖面上已经没有了涟漪。历史的残汤剩肴就是那么油腻,我一旦被阉割成卧薪尝胆的模范人物标兵,历史就又有点猫腻了。


  当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我在湖边的小径上徘徊了一个下午。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范蠡的结局就是被我暗杀。


  我给了我老婆一个响亮的耳光,并且骂了她一句王八,之所以我没有在后面加上个蛋字,是因为我毕竟是一国之君。


  虽然我常常在深夜回忆起西施那跳动的乳房,但是我深深知道,我是帝王,残忍是我的美德。

1 条评论:

Man 说...

  
女性既要为男性提供心理优越感,生理快感又要提供视觉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