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9日星期一

危机干预(三)

  

  人性可以被摆在一边,但它终将要回来。


  我们在面对灾难救援任务的时候,不论是发觉自己是出于内疚自责、还是英雄情结、还是将死亡和刺激视为人生当中值得追求之物,或者发觉自己启动了理智化或情感隔离的防御机制,这些都不妨碍我们去投入那些我们力所能及的救援任务。只是我们需要注意到自己的隐含动机可能会给我们的行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如果这些影响可能造成受助者的损失和伤害时,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要去约束自己原始的动机。

  比如倘若我们一贯对于政府官僚抱有不信任,这不信任促使我们主动地做更多事情,这没有什么不好,然而在救援过程中,我们要注意到自己是否因为这种不信任带来的偏见而贻误一些可能实际上有价值的资源,仅仅是因为那些资源来自政府。

  再比如我们如果看多了非理性冲动行为造成的损伤而形成了我们较为沉稳的判断习惯,这种机制非常有利于大局的稳定,但在整体的环境中,我们就要注意到激情对此时士气的重要性。不论是受助者还是救援者,此刻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士气来保持对未来行动的信心。我们发出一些理智声音的目的,应该仅仅是提醒此刻人类整体上有一种冷静的需要,而非替代那些出于激情的伙伴他们自己的感情以及决定,那也是人类整体所需要的。

  面对如此大和复杂的事件时,有各种各样的反应,有各种各样的工作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去执行。各种各样的反应意味着人性的复杂,我们要学习尊重人性,在这一点上,我们永远也学习得不够。


——————


以下部分转载自《灾难:从发生到复原——心理卫生专业人员工作手册》




一、各种介入必需适合灾难的各阶段


  对灾难心理卫生工作人员而言,了解灾后的各种阶段,以及人们在各阶段的心理与情绪反应是非常重要的。比方说,当幸存者用惊愕麻木或否认的方式保护自己免于遭受太过强烈情绪时,去深究他的感觉将会导致反效果。一旦幸存者开始运用内、外在的适应资源时,他们较能去处理此环境下自己的感受。在英雄期及蜜月期时,那些没有亲人去世的人可能充满了幸福、利他、乐观而非悲伤的感觉。在清理阶段,人们会探究及讨论有关灾难的事实,试图将事实拼凑起来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时,他们会花多一点的时间来讨论自己的想法与感觉。在幻想破灭的阶段,人们较会表达挫折及愤怒的感受,这时便不适合问他们是否发生什么好的经验。

  大部分的人希望,甚至是渴望去谈他们在灾难中的经验。然而,尊重有时候他们并不想谈发生什么事是很重要的。和一个身处危机中的人谈话并不意味一定要谈论危机(Zunin&Zunin,1991)。人们在处理痛苦及悲伤时常需慢慢〝调整剂量〞,而一段正常的、暂时不理会痛苦的时间也是很重要的。谈论平常的事而且能幽默的笑出来对痊愈会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你有所怀疑,可以直接问他现在的心情是否适合谈。



二、支持系统对于复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对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支持系统是家庭。工作者应尽量让家人在一起(比如收容所或暂时居住的地方)。家庭成员必须尽可能参与每个人的复原工作。

  灾难造成的迁移以及灾后密集的复原工作,会破坏他和原有的支持系统之间的关系,鼓励他们花时间和家人或朋友相聚是很重要的。除了强调重建建筑物之外,重建关系也是个有帮助的类推。

  对于那些支持系统有限的人,灾难支持团体可能会有帮助。Scanlon-Schlipp及Levesque(1981)指出,支持团体可以防止孤立。对于有相似经历的人而言,可以透过团体感受到彼此的信任。团体可以帮助扭转成员担心的特异或病态的感受。人们可以透过别人的反应知道他们并不孤单或奇怪而感到放心。这种团体不只提供情绪上的支持,幸存者还可以彼此分享一些实际的资讯及复原的方法。除了分享经验的情绪宣泄之外,他们也可以透过对正在复原的人的认同而觉得自己的情况仍然有希望。心理卫生工作人员可以参与组织或促进这类自助团体形成。



三、筛选灾难心理卫生团队


  团队人员的人格特质

  直接投入灾难中的人,有一个必备的特质,就是可以保持专注和适当回应的能力。灾难心理卫生团队必须在困惑和常见的混乱环境中,还能够运作良好。工作者必须能够「边走边想」,对解决问题有一种常识性、实际、有弹性、且通常都是即兴的取向。他们必须能适应不断改变的情境,在模糊的角色、权威性不清楚、最差的结构下,仍然可以运作。最成功的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很多都把这些因素视为挑战,而非负担。自发性和精力是需要的,正如自我觉察和监测处理自身压力的能力一样。

  工作者必须站在一种联络的「位置」(capacity)共同工作。对不同于他们自身价值系统和生命经验的部分,他们必须能自觉,也能接受。迫切地想要向外接触、探询这个社区,以找到需要帮助的人们,而非「等待和治疗」的态度,是很重要的(Farberow & Frederick, 1978)。工作者必须享受人群,而非表现得缺乏信心。如果工作者是害羞和害怕的,就会对建立联结造成阻碍(DeWolfe, 1992)。团队人员必须坦然于在任何社区环境中,开始一段对话。除此之外,幸存者也许正经历着人生的悲剧和巨大的失落,工作者必须愿意而且能够和幸存者「在一起」,不会被驱使着想要「修正」这样的状况。





  

1 条评论:

要看星空,只要仰望 说...

  
  如果是救助病人、伤员,就需要基本的医学常识。下面是一些有用的常识:

让惊恐的人说话。鼓励他说话,可以保护他的内脏。
让伤心的人哭。说话慢,轻,缓。
抚摸头,可以安神。
抚摸肚子,可以排毒。
抚摸手臂,可以安静。
抚摸脚,可以驱寒。
让粮食不够的人,每餐吃饭时,每一口在嘴里含1分钟,可以杀毒(如果食品不干净),可以最大限度地让食品转化为能量,可以让身体适应各种食物。
如果可能,最好和人拥抱。
让人看星空,如果有。
第一口水,漱口,吐出。如果水不够,就让第一口水喝少一点。
如果有可能,带枸杞去灾区。每人每天发10-20颗干净的枸杞,饭后吃,咬碎,在口里含1分钟。慢慢吞下。可以补充伤员失去的血液,相当于直接打进了几十毫升的血液。
早晨起床(如果有床),如果是露天的,只要是在灾区,让灾民做3-5次腹式呼吸,可以清内脏的毒。
和人说话,隔30厘米。除非是要安抚。
组织7-10人的小组,每天半小时交流。可以让人从孤独中慢慢走出来。
如果不清楚吃药的时间,就饭后20分钟吃。
对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期望太多。而是把手头的做好。
注意自己不要病倒了。
给20-40人建立档案。只需要一个本子。很多事情,过后就记不清了。特别是灾后。这对后来的追踪治疗有很重要的意义。


  要看星空。会有。只要仰望。


  PS:枸杞那段有人也许会不同意,觉得伪科学,我也觉得一定比不上直接的多少毫升血液。但我的意见是,有能量补充就行,总比没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