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7日星期四

幻想和梦

  
  洗澡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这样一段话:




  “这种爱好最终让我发觉自己犹如置身妖兽都市,我看见身边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强奸、杀人、虐待、乱伦等等邪恶的欲望,最可怕的是,我自己也和他们一样,犹如一只饿红了眼的野兽潜伏在城市的黑暗深处,只要一点撩拨,随时都会扑出去咬断良知的喉咙,畅饮邪恶的热血。

  这种发现让我很长一段时间离群索居,无法面对自己和别人。

  最后让我重新振作的原因很简单——我绝望了!

  我对邪恶束手无策!我既不想改造人类,也改造不了自己。




  那是一个初秋的傍晚,我正独自一人走在一条桂花飘香的小径上,突然就想通这一点,当时我知道,我青春时代那些歃血为盟的友谊和海枯石烂的爱情已经从我心中振翅而飞了。”

  (李孟潮:《鬼来了》)




  又想到Robert Bosnak曾经对申荷永说:“你看,马丁·路德·金说的是‘我有一个梦’(I have a dream),而非是‘我有一个希望’;希望可能是一种幻想,往往会落空;但一旦拥有了梦,那么其中也就包含了一种真实。”

  (申荷永:《心理分析和意象体现:〈探索梦的原野〉序》)



  这是一个荣格派分析家才会说的话。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梦及象征有着动力性的因素,指引当事人前往自性化的道路。

  然而未必幻想不可以具有这样的动力。D曾说到“理想化”:“自我相对夸大的一极提供了人类生命的动力,而理想化某人的机制则提供了一种象征性的理想引导.”

  放弃幻想——是因为幻想破灭了;但并不意味着抛弃幻想,放弃的只是附着于其上的乞求融合于原始自体客体的原始冲动,也可以说是经由恰好挫折而实现了中立化;幻想本身描绘的图景仍然是人类为之努力的方向,仍然如同墙上一副美丽的画一样保留在心里,人们仍然会力求逼近那副美好图景,只是这努力不再因为原始驱力而极端化,不再带有那么多自我折磨式的苦恼——放弃幻想,踏踏实实地生活。


4 条评论:

Hotriver 说...

对生活的理解是需要阅历的,随着年龄增大,对一些事情的理解也有所变化。无欲则刚 -- 知道很久。以前的感觉,这句话虽说得不错,但人无欲望岂不是行尸走肉?刚又有何用?因此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人没有某种欲望就不会受到此种欲望的诱惑。很简单的道理而已。这是以前的看法。

人天生就有欲望,这是不可避免的。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是人性弱点—欲望是可以无限止的膨胀。欲望一旦无限止,它就成了吊在羊头前面的一棵小青苗,引着你走,直到你累死。所以人生是苦,欲望是根源。佛教的基本教义“四谛”、“八正道”,说的就是平息欲望、走向极乐的方法。人要能控制欲望、而不为欲望所控制。但一旦要控制,就好象强扭瓜一样了。

所以最好是无欲。无欲,并不是没有欲望,也不是去控制欲望。而是对生活、对人生幸福的本质有体会,自然而然,让欲望缓缓地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流动。不与人攀,不求人峰,而以自己每日如能有一得则喜。

有大得也好,有大失也罢。体验而已,坦而然之。也就得到乐观的人生,不易折、不易碎。此之所以称为刚。无欲则刚。这是我现在的理解。可能是曲解。

Bige M 说...

  
  梦是夜间的睡眠,是意识的幻想;希望是白日的梦,是幻想的翅膀。即便想踏踏实实地生活的人也是要做梦的,也是要幻想的。希望本就是生活的动力。

  放弃幻想是妄念,是对正念的背叛。抛弃幻想是一时的冲动,是衡量利弊后扔弃的一只小猫。

Bige M 说...

  
  幻想的破灭是为创伤性挫折的后果。

  经由恰好的挫折所发展的幻想,在现实适应的表层下隐蔽幻想的动力,幻想带给我们创造力。但它还是具有生命野性的期盼。

Bige M 说...

  
The Coming of Wisdom with Time

  W. B. Yeats

Though leaves are many, the root is one;
through all the lying days of my youth
I swayed my leaves and flowers in the sun;
Now I may wither into the truth.

虽然叶子有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在阳光下我抖落了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