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3日星期四

衔五环而生

  




  话说某日,一股人流于北京站引发小规模骚动。据观者言,这支队伍由帅哥组成,一亮相便使得群雌粥粥,空气中弥漫着花痴的味道。有记者爆料,此乃奥运候选保安,皆来自吉林——一片盛产土豆高粱的黑土地,肥沃与否看看这群保安兄弟就可知端倪,用契诃夫式的语言形容就是:你把卡西莫多刨坑种上,第二年秋天就会收获一株布拉德·皮特。

  又悉,奥运保安的准入门槛如下,身高要超过一米七四,脸上无疤痕,政审合格,祖宗三代需无犯罪纪录,还得会讲一口英格力士。照片显示,小伙们年方弱冠,面白如玉、目若朗星、鼻梁高耸、身材修长,个个美少年。与平日里活跃在小区门口、散发纯朴乡土气息的保安似是两个人种。美则美矣,据说淘汰率极高,留一半刷一半,留下的,就是能代表国家形象的。这是“奥运男部”,女部的选拔更是了得,上海作为除北京之外的唯一礼仪小姐招募地,此际正在诸多高校海选,如火如荼。最后择出四十佳人担当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礼仪小姐。有关选美先按下不表,且说古时皇帝选妃,史载要经过重重筛选。以相当变态的明朝为例,那时司职评委的都是太监,派他们是因为皇上对下面比较放心。程序极复杂,候选女子要排成队列接受公公们检验——耳、眼、鼻、口、颈、胸、臀、腿、足,以及头发、眼神、身段无一不查。淘汰一批后,再查口齿、神态、反应速度,有幸过关的,最后还要被稳婆上下其手,“探其乳,嗅其腋,扪其肌理”,可以想象,任几个鸡皮鹤发缺齿漏风面似巫婆的老妪摸来摸去,承受能力差的要被活活弄疯,能挺到最后的而不变态的,必是猛女。到大清时,游牧民族出身的旗人选妃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到了大清末年,选妃简直算是草率。笔者看过一张慈禧与几个光绪妃子的照片,不是一般的难看,见过的都对光绪帝报以无限同情。那几个妃子,拿到现在,就算扮上男装应聘奥运保安都不合格,更别说当礼仪小姐了。

  今日胜昔日,奥运礼仪小姐的选拔标准让我辈俗人大长见识,一条款曰:“两眼的长度为面部长度的十分之三,鼻子的宽度为面部宽度的十分之一,下巴的长度为面部长度的六分之一”,这对选官的要求很高,要会分数,要会使用游标卡尺等测绘工具;另一条款曰:“肌肉富有弹性、展示出健康向上的人体肌肉美,体态丰满而不肥胖臃肿”,看来姑娘们也少补了要被“扪其肌理”,但笔者粗鄙,怎么也想不出什么样的肉是“健康向上的肌肉”,太抽象了,远不如五花肉、里脊肉什么的直观。

  我们的前辈棋哥老师沮丧地说“我们家三代贫农,劳动者的手,庄稼汉的腰,实在是生不出这样的闺女”——然也然也,这种闺女自然不是凡人生的出来的,显然是衔彩色五环而生,够上祥瑞了。

  不喜欢北京办奥运的老外,尔等改了吧,吾泱泱大国,人民还没小康呢,就花这么大力气,费如此多心思养你们的洋眼,难道不应为此感动吗?忆往昔亚特兰大,美国人让一个身患帕金森氏症的患者去点燃圣火,这一幕在吾国是万万不会出现的,我们选出的人,都有一身“健康向上的肌肉”,断然不会哆嗦。




  

2 条评论:

抬杠 说...

  
  民航总局酝酿在奥运期间完全禁止携液体登机。

  我想打听一下,唾液、尿液、精液、汗液算不算液体?如果不算,有恐怖分子利用这些液体当中的某一种把固体炸药稀释后可以威胁飞行安全咋办呢?如果这个也算,那么………

精气神 说...

  
  登机前把液体都留在空姐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