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8日星期二

东藏,一个营造出来的和谐童话

  

  转蔡伟这篇文章,并不代表我完全认同他的看法。事实上有些观点我并不同意。但是,他在东藏的经历很多,了解的东藏历史和现状都比较深,所以我觉得他的看法值得学习。转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新浪不让蔡伟贴在自己的博客上。东藏问题应该是一个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的话题,新浪的这个做法很不FE。文章很长,我贴在评论里。

2 条评论:

Bige M 说...

  
  
  
东藏,一个营造出来的和谐童话作者:蔡伟



10个人不如一条狗


  2008年3月17日星期一凌晨。两个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首页上,除了两会报道,网站A有篇《南京举行藏獒展评大赛两藏獒咬伤主人》,网站B则有题名为《汪洋赞扬广东报纸头版刊登肖扬大笑照片》的报道。而有关东藏暴乱的消息和报道,却几乎完全看不到,甚至许多海外的消息都很快被删除。


  这情景似乎让人觉得中国并没有一块叫做东藏领土。我在新浪发了5篇文章,也就是下文,在5分钟内,全部删除。白天和晚上,新闻陆续报道。那里最近十来天持续发生的分裂暴乱,导致至少10人被暴徒打死,包括警察在内的数十人被暴徒打伤。很多汉人被迫离开。我生气的是,这些人的生死是否不如一种叫做藏獒的东藏犬值得放在新闻首页?难道这些无辜死去的人,他们家人的眼泪,就不应该向肖扬的笑那样受人关注?我们面对这样的暴力,非要有个什么统一口径后,才能发表一种全国内容都相同的报道。


  曾经有西方人说,当他前往东亚某国首都后发现,他从来没有在那里发现过一个残疾人。当我们国家搞个某重要活动,无论两会还是奥运会,似乎从自然灾害,地震、禽流感、暴乱和大规模死人事件等负面消息都不允许在新闻媒体上报道。我看到一个官方消息(请注意,它并不是一个新闻报道)是新华社的通稿。这个庞大的新闻机构在如此重大事件面前提供了一个充满口水而缺乏细节的短文(一会儿我们专门用新闻的角度分析下)。另一个则是外交部发言人的简短消息,那几乎完全就是陈词滥调,通篇没有一点信息量。后来终于东藏自治区主席回答了一些问题。他的描述,拉萨曾经被暴徒搅翻了天,我很奇怪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极少数人?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大能量?为什么我们的警察无能为力,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保证不了?我们的群众,无论藏汉,怎么能指望他们去保护自己?我们为什么总是要让自己的群众血淋淋的,然后去给外国人看,对他们们说:看,我们没有还手!


  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对我说,我们为什么总是要这么惨的去让别人可怜?是啊,为什么?那些对暴徒的凶残却下达不许还手命令的人,如果你们的女儿在街上被抓住,如果你们的儿子在哪里服役,你们是否也会把他们当作政治道具牺牲掉,获得一个全然没有意思和价值的口实呢?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两个门户网站,包括其他所有沉默的中国媒体都不应该承担“麻木不仁”和缺乏新闻操守这个批评。至于原因,只要有还算及格的智商。但中国媒体的集体失声客观上给了外国反华和分裂势利以口实,似乎默认我们的确在东藏犯下罪行,或者那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领土。对于各方外国人的对中国东藏问题的抗议,我们不敢也没有拿出事实去驳斥,进而进行反攻。这次基本连泼到身上的污水都不擦,干脆沉默。



沦为牺牲品的外来打工者


  历史有时候是进步的,但也不尽然。19世纪前往美国的华工受尽美国人(不是一小撮,是普遍的美国人)的欺辱,至于于他们被称为“猪仔”。即便如此,当年还有留美学生律师自愿为他们呼吁,抗争。今天在我们自己的国度,许多人在暴乱中被迫离开拉萨,失去多年打拼的家产,甚至打进去了一条命,却没有人能够公开站出来,为他们的损失和生命去讨回公道,去惩罚那些恶行。


  2006年我曾经去过拉萨,当时经常去北京路一个小餐馆吃饭。那是个四川夫妻开的简陋餐馆,来自刘文彩的老家。男人当大厨,女人在前面当跑堂,餐馆是租的本地人房子。这样一个夫妻店的菜价相当便宜。一个土豆丝16块,青笋炒肉同价,肉多笋少。“拉萨蔬菜贵,和内地不一样”,当时老板跟我说。他们的笑容特别殷勤客气,服务态度比藏族人好很多。


  我曾经住过的宾馆内有汉藏两族服务员,汉族的多是四川人,也有少数甘肃的。普遍比较勤快,客气,态度好。我也住过藏族人开的旅馆,还是一个很有名的青年旅社。晚上睡觉前发现被子里居然有好几根耻毛,于是找到藏族服务员。她生硬的跟我说,洗过了的。我很客气的告诉他,这玩意就在你眼前呀,麻烦帮我换一个吧。结果她说,别的也这样,我们都这样睡。


  我还去过政府机关,在那里碰到了好几个援藏的干部。他们的工作态度令我尊敬,我发现他们似乎非常勤快,有个处长也非常有魄力,虽然掌管宣传,却没有内地很多官员那样的支支吾吾和搪塞。他很认真的回答我很多问题,并帮我联系到很多藏族采访对象。反倒是一些藏族干部,其官僚气息好像是内地1980年代的情况,比内地的很多官僚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想以偏概全。这是我当时看到的,仅此而已。当时是6月,拉萨的机关上午10点上班,11 点半人就没了。下午3点上班。我去找那个文物部门的处长正是个星期五。3点半中终于在办公室等到他,结果他一句在基层找不到人,就把我推的干干净净。


  我这是想表达种族歧视吗?不是。其实这也不是以偏概全,而是一个常识:经济落后的地区,服务也普遍落后。东藏人今天的这些情况,过去在内地都曾经发生过。但是国家有规定,机关内少数民族干部人数有比例要求。就连宾馆这样的服务业部门,里面的汉族服务员跟我说,也必须要有比例的藏族服务员。这样的强制性要求是一种生活上的保障,和过去的大锅饭差不多。但是,北京路的那个来四川打工的四川人没有。没有人说,拉萨的餐饮业必须要多少四川人。拉萨的出租车司机必须有多少是甘肃人。于是你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客气,因为他们要讨口饭吃。那么原来,不容易。他们大多本来就是家乡经济条件比价差的那群人。背井离乡,跑到从拉萨到康、藏各个高原山区的几角旮旯里,开个小店,开个出租车,讨口饭吃。


  餐馆的女人跟我说,他们夫妻两人平均两三年才回去一趟。飞机票很贵,要卖多少个土豆丝才能赚回票钱?来的时候走川藏线,回去打算坐飞机,因为路上太难受了。他们本身就是弱势群体,求生如此不易。他们去拉萨,去德格,去九寨,去甘孜。他们做的大多是当地人不干,也没有过的职业。比如初始,比如出租车司机,比如电工。他们没有抢占当地人的工作,反倒是发展了那里的经济。可是在任何东藏的风吹草动中,他们被西方人说成是去抢夺东藏人饭碗的入侵者,是政府的帮凶。其实他们在内地汉人中就是弱势群体。在异乡同样如此。骚乱中往往他们是实际的受害者。在这次骚乱中,很多人被迫离开。一个小本经营者怎么经得起风水草动?而我们的国家机器却不能保护他们,为他们挽回损失,为他们提供安慰、支持和勇气。



不要用历史给现在的暴力寻找合法化的理由


  达赖集团破坏东藏社会稳定注定要失败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7日02:21 新华网 新华网拉萨3月16日电(新华社记者)近日,东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极少数人进行打、砸、抢、烧等破坏活动,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自治区有关部门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置,维护东藏社会稳定,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目前局势已基本平稳。


  如果有一天我纠集几个湖北人在武汉街头痛打外地人,我们的媒体是否会这样沉默?我们的警察会不会极度克制?当然不会。我们的警察会把一个所谓试图开车撞人的副教授开枪直接打死。我很奇怪,对待自己族群的人,有些暴力机构为什么好不容情?话就不再这里岔开,说说一些普遍存在的观点。


  有人说,东藏是东藏人的土地,汉人和他们不是一个种族。


  有人说,新疆我们也是后去的,他们是原住民,我们汉人杀了他们很多人。


  这些天来和我说这些的,都是我的朋友。很奇怪,都是汉族人。受过大学教育,人都很不错,他们说的这些,至少证明两点:第一,他们不是民族主义者更不是种族主义者。第二,中国近年来的历史教育和基本逻辑教育完全失败。


  首先,无论那个民族,难道遵守的不是同一个中国法律?是否每个民族都可以在所谓自己的居住地上对其他民族无端实施暴力?我们当然知道东藏发生的事情不是普遍的群众暴力,而是由预谋的政治分裂阴谋。但我的朋友竟然某种程度上在为这种暴力进行解脱。


  且不谈中国历史上的民族战争问题。汉人之间有战争,不同民族之间也不少,也不仅仅是汉人和少数民族的,也很多少数民族之间,以及少数民族内部的。今天的中国,一切过去的民族恩怨至少已经过去几十年。为什么还要为这些分裂分子残忍的暴力,在历史中随便找一个不成其为证据的事情(有时候都不是事实),给今天的民族暴力一个合法化的理由?如果要找汉藏之间的冲突,我们可以随便在历史上找到上千条。那么是不是因此,汉藏两族现在就开始进行一场战争呢?我不知道什么叫汉人杀藏人,或者汉人杀维族人、蒙古族人。我也不想说任何一个少数民族或者他曾经建立的政权杀了多少汉人。这种弱智的问题至今纠缠不休,就是一群毫无智力,试图搅浑水的人忘记了一个事实。种族之间的杀戮,永远是一个暴虐首领为了满足上层的贪欲和野心,煽动他们的种族去对另一个种族进行掠夺和屠杀。收益的是他们自己。如果不幸失败,遭殃受到报复的则多是他的同胞。



几个有关汉人和少数民族的历史事实


  一个常常被提到的证据,就是“我们汉人是后来去的”。首先我就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汉人总是站在自己民族利益相反的一方(虽然我们和少数民族其实都站在中国人这一方)。不过我没兴趣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重要的答案是,历史事实是什么?


  以新疆为例。有汉人朋友跟我说,大意是新疆人是维族人的家乡,我们汉人是后来去的。


  这话第一句我同意。现在维族的家乡是在新疆。但还有很多民族的家乡现在都在新疆,新疆是个多民族的自治区。


  汉人怎么就没资格去新疆呢?河南人没有资格去北京吗?上海人没有资格去云南吗?维族人没有权力来广州吗?北京有几十个少数民族,上海也一样。如果我们非要谈,那也不过是个移民问题,而不是谁有权力去新疆的问题。新疆是中国的领土,每个中国人都可以自由的去定居,生活。现在是这样,清代的中国也基本是这样。


  如果你不认同这个,没什么可谈。认同这个,我们谈谈移民问题。注意,下面谈到是中国新疆移民历史问题,不是民族权力问题。


  关于新疆的汉族和维吾尔族历史,非常清楚。汉人不但不是后来去的,汉人在新疆的历史比维族人更早得多。


  “汉朝在夺取了河西走廊之后,经过与匈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争夺,终于完全控制了西域,并在公元前60年设置了西域都护府,统辖天山南北路,这是中原王朝历史上第一次对新疆实行有效的管辖。”汉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正是控制新疆的开始。张骞班固等自然都是汉人。当时西域的少数民族从大月氏到匈奴等几十个民族,但当时却没有维吾尔族。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维吾尔族。百度百科内对于维吾尔族的历史这样写的。


  “唐天宝三年(744年)回纥消灭突厥汗国,居住在鄂尔浑河和色楞格河沿岸的回纥人建立了回纥汗国,其统辖范围包括贝加尔湖西南、叶尼塞河上游、阿尔泰山西南、天山以北、兴安岭以东等广大地区,后曾占领过天山以南部分地区、七河流域、真珠河(今锡尔河)、拨贺那(今费尔干纳)等地,与唐朝长期友好,曾两次派兵助唐平定安史之乱并与唐多次和亲。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年),回鹘汗国破灭,回鹘部众除一小部分留在原居住地外,绝大部分被迫进行大迁徙。分南下与西迁,南下主要分为二支,其中一支奔向河西走廊,与早在武则天时南渡大漠而徙居于河西的回纥部众聚合。建牙帐于甘州(今甘肃张掖),被称为甘州回鹘或河西回鹘。咸通二年(872年)在甘州自立可汗,11世纪上半叶为西夏击败,后又为蒙古所统治。他们长期繁衍生息,今甘肃省的裕固族,这一支回鹘人的后裔。另一支回鹘部众来到天山以北,以西州 (即高昌,今吐鲁番盆地)为中心建立起高昌回鹘政权,史称西州回鹘或高昌回鹘。其政权一直存在到元朝中期,他们与当地各族人民共同生活,劳动生息,相互交流,逐渐融合,发展成为这一部分地区今天的维吾尔族。”


  这是我随便在百度上找的。大家有兴趣自己看看材料,相信很多。下面接着:


  “唐朝于635年击败吐谷浑,640年灭高昌,657年灭西突厥,完全控制了西域后,在这一地区设置了北庭和安西两个都护府以加强管理。换句话说,唐代新疆大部分地区都是唐朝的领土。维吾尔族当时被称为回纥(788年以前,后改为回鹘),并不是当时新疆一带的统治性民族。维吾尔族的先辈知道元代才开始在现在的居住地一带定居下来。”


  说这些,是因为朋友对历史不了解,就罗嗦几句。可笑的是我们的宣传机器,天天对世界讲历史结论,跟着人家的套子转,一点脑子都没有。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对着历史说瞎话,根本就是不讲道理,已经使用暴力,比如带汽油上飞机,杀人烧人,搞东土耳其斯坦,为什么非要当宋襄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表现出比对好公民还要多多耐心和善意呢?对流氓就要打,迎接豺狼的有猎枪。才过50年,怎么头脑全没了?


  这样解释,有些东西我的朋友还不同意。说你不能说得这么远啊,一下说道汉唐。人家维族人现在住那里呢。


  说实话,这就有点抬杠了。我反复说过,现新疆有很多个民族,不止是维族。大家有兴趣去查查。维族也不是遍布新疆各地,很多地方还有别的民族自治县。就在解放军前往新疆之前,汉人政权也有盛世才。少数民族也有锡伯、蒙古,满族、哈萨克等很多,西方人怎么从来不说他们去侵略维族人?当年乾隆皇帝发锡伯人,从沈阳去伊犁戍边,成为一个民族的传奇。锡伯人捍卫了伊犁一带中国领土的完整,从没有人,包括西方人说,满清政府或者锡伯人去抢夺维吾尔族的土地。维吾尔民族自己也绝不会这样说,为什么今天,说汉人强占了维吾尔族人土地、资源和工作这样的混帐话竟然我们也要费尽去辩驳?


  很多个民族共同捍卫了新疆。不过不是多个民族的抗争,新疆今天不但不是中国队,也绝不可能是维吾尔族的。(我如此强调这个,是针对维族分裂分子,以及维族包括汉族中对历史有误解的一些朋友。我想事实上维吾尔族从没有认为只有自己民族在哪里有生存权)。举个例之。清代西蒙古四大部落之一的土尔扈特人,因为他们的兄弟民族另一个蒙古首领噶尔丹的武力攻击和分裂活动,被迫逃到当时还是政权势力真空的伏尔加河流域。当俄国人逐步向东扩张后,土尔扈特人被奴役得几乎灭种,被迫回到已经离开了百多年的中国领土。俄国人有没有尊重土尔扈特人先到伏尔加河流域的权力呢?我们可以有空问问俄国“友人”。去年我去圣彼得堡,东方研究所和阿尔米塔式博物馆的研究人员至今认为他们不是掠夺、而是保护了中国文物。


  如果不是左宗棠艰苦卓绝的平定新疆,维吾尔族能够独立成一个国家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等国家独立得时间不过近些年的事情。当时的新疆,即便清朝退出,也只可能被贪婪的俄国占领。但他们绝对不会让俄罗斯族之外的少数民族在读书上加分,鼓励多生孩子。沙皇更不会用法律的形式,要求在地方政府中必须有多少少数民族的官员。看看车臣民族的遭遇,他们被斯大林从蒙古迁到了高加索,一个他们没有根基的地方,从此开始和和当地民族无休止的冲突。当年的土尔扈特人被沙皇强征去攻打土耳其,其精壮男子大多数都被逼成为俄罗斯人的炮灰。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相信那些煽动分裂的西方人会真的那么仁慈,会帮助他们独立。真正去做的都是那些有野心的政客。还有就是我们对历史不太了解的朋友。


  一个没有实力的民族或者种族,并非没有权利独立,但却不可能有能力独立。看看库尔德人吧。如果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权利独立,那么,德国队土耳其人是否可以独立?美国的印第安人呢?



没有内地政权和其他民族,就没有今天的东藏


  当一个名叫杨赫斯本的小矮子(我们翻译为荣赫鹏)率领上千英国军队从印度杀入拉萨时,从没有西方人提到过藏族人的人权,或者生存权。英国人从没有试图帮组藏人独立。独立?印度这个拥有好几亿人口的国家当年都没有权力独立。强占了半个地球的英国,女皇陛下何时主动考虑过让印度人独立呢?在东藏的雪山高原上,英国人诱骗东藏人谈判,却突然开火,杀死数百名东藏士兵。有士兵在日记中都承认,这种屠杀让他觉得恶心。英国人还拍下屠杀的照片作为纪念,这些照片在任何一个有关东藏的书籍上,包括他们自己写的书上口看得到。荣赫鹏的所作所为如果是个汉人,不知道会被西方所谓的人权主义者如何愤怒的声讨。也许 bjork应该在海德公园去唱首歌,然后大叫:“独立!北爱尔兰!独立!威尔士和苏格兰!”西方人总觉得自己在道德上有优越感。于是荣赫鹏这个杀死很多藏人的人后来当选为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长,被视为英国的民族英雄。而他当年的所作所为,究其根源,最初不过是为了消除自己奇怪名字和矮小身材给自己带来的自卑,这种矫枉过正的行为最后变为狂热的出名欲望。为此他不惜发动对中国东藏的入侵。


  当年那些刽子手的后代们今天开始关心东藏的人权。他们拒绝赔偿,拒绝归还掠夺的东西。他们的掠夺针对一切比他们弱小的民族,包括白人,比如希腊的雅典娜神庙雕塑至今在英国。英国人大多数认为应该归还,但是英国政府和博物馆坚决拒绝。这些西方的政治力量对于当年的犯罪不掷一词,却开始炫耀战利品。包括我的很多朋友(汉族),他们自己都坚信是汉人杀戮欺辱了藏人,侵犯了他们的人权。他们对历史缺乏了解,也没有看过太多相关的材料,但是他们的误解什么比西方人对我们的职责有时候还要偏激一些。


  对于不同看法,我们用材料说话,请不要用“愤青”、“军国主义者”、“崇尚武力的人”这些帽子来避开问题本身。这是文革中常见的用来粗暴压制表达权力的口气,喜欢使用这种口气的人,其实现在也在政治生活中缺乏自由表达的权力,这难道不是更加可悲?


  如果再补充点历史事实,当年不要说英国人,即便是比现在东藏小得多的尼泊尔,也曾经入侵东藏。廓尔喀人不但劫掠了扎什伦布寺,还攻入拉萨,迫使达赖出逃内地。当时达赖愤怒的谴责东藏某贵族,斥责他们都不是男人(大意如此)。最后是乾隆皇帝派遣绿营和东北来的索伦(今锡伯族,一个了不起的民族)兵,长途万里援救打败了廓尔喀。


  流亡的达赖有什么资格独立呢?东藏连尼泊尔的入侵都如果牛油被热刀切中。如果没有内地其他民族的支援,东藏今天早就和锡金一样的命运。中国的各个民族,无论大小,唇亡齿寒,相互依存。没有其他民族,东藏今天也许是尼泊尔的,也许是印度的,总之不可能是藏人的。其实绝大多数今天东藏老百姓和汉人之间根本没有仇恨,没有成见。不过,正如两个好朋友都容易因谣言和缺乏交流而引发不满甚至仇恨,两个民族之间的敌意其实也是很容易煽动起来的。而忘记历史,往往是容易引燃仇恨之火的干柴。



中国正在为失误的民族政策埋单


  不能回避中国没有民族问题。那个国家都有。我想说的是,中国边疆现在出现的许多民族问题,其实是过去一些年来的民族政策导致。我们正在为过去的政策失误埋单。


  举个现在的例子。


  “路透社引述北京消息指,三名喇嘛上周购物时与汉人店主打斗。汉人店主先袭击喇嘛,但事后公安只把喇嘛带返派出所,店主则没事,引起藏人愤怒。而三名喇嘛后来从派出所被带到公安局,他们声称被殴打。”


  看到这个消息你,一个汉人,有何感想?在北京街头,很多人在被维族小偷盗窃后,窃贼公然示威甚至开口羞辱,受害者基本只能像贼一样落荒而逃。(这里先不讨论维族小偷造成的原因,可以肯定的是,和大多数向我一样的人无关。)为什么我们要逃?因为窃贼往往人数众多。那警察呢?警察也管不了,谁都知道。你是警察你怎么管?我们很容易吧简单的个人冲突上升到民族问题。我大学时候隔壁是民族学院。我班上有个蒙族同学,是我哥们。他有一次特得意的跟我说,民院汉族学生最没地位,挨打老师不敢管。“在我们老家通辽的师范学院,我同学跟我说,他们有时候喝醉了酒,就找汉族学生的茬去打他们。老师根本不敢管”。


  是什么造成这一现实?我一贯坚持各民族、种族人人平等,没有族裔的歧视。但是一个人口占统治性的多数,同时事实上掌握政权的民族,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却如此没有地位。个体在其他族裔面前如此缺乏尊严和自尊心,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奇怪的现象?是汉族人天性懦弱?当然不是。


  简单的说,身怀利器,顿起杀心。哈耶克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同样,权利也会导致暴力。绝对的权利就会导致绝对的暴力。



民族不平等政策之:人口政策


  有人说,少数民族哪里有绝对的权利?这个问题下面再说。简单说两句,当民族问题如此禁忌,任何一个领导都怕在上面犯错时,少数民族中的有些人自然会意识到自己的特权,不会轻易收到惩罚。还用举例子吗?拉萨街头,连警察都被打伤。先谈特权,看看这个调查。


  “汉族人口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叶大约占全国人口的95.3%,到了本世纪初据保守资料统计将低于90%,而少数民族人口早已过亿。中国政府对汉族强加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和对少数民族的人道主义偏袒政策使得有些民族快速增长。不到20年时间,汉族失去了5个百分点的人口优势。”


  “1990年中国第四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表明,在全国总人口中,汉族人口占91.96%,少数民族人口占8.04%。199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表明,在中国12亿多人口中,少数民族人口为10846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8.98%,比1990年提高了0.94个百分点。(5年时间多了1%) ”


  “国家统计局16日公布的2005年底开展的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结果:调查显示,与2000年11月1日零时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总人口相比,中国人口总数增加了4,045万人,增长3.2%。人口年平均增加809万人,年平均增长0.63%。全国人口中,汉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0.56%,各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44%。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了2,355万人,增长了2.03%;各少数民族人口总计增加了1,690万人,增长了15.88%。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对于少数民族有极大的倾斜。实际情况下少数民族基本上不止两个孩子。这个统计数字显示出少数民族的生育速度在国家政策扶植下,从2000年到2005年5年时间内,增长速度是汉族人增长的将近8倍!而这个本来是要扶植经济相对落后少数民族人口的,在政策上却对经济发达地区少数民族同样对待。而贫困地区的汉人却得不到同样待遇。汉人和少数民族在生育权上,多年来是严重不平等的。



民族不平等政策之:教育政策


  少数民族人数增加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诸如读书就业上的特权。


  汉族人中往往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很多人会宣扬他几分之一的少数民族血统。这本来没什么啊,也许比较有趣才这么说,我没觉得有什么令人反感。不过很多人本来是汉族,但户口本上却是少数民族。过去我不理解,后来了解到,满族这个在清初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少数民族,即便在统治中国数百年后,也只有几百万人。但是现在人口却在近20年间暴涨到2000万。怎么回事?正常人口繁衍不会这样。愿意就在读书就业上的特权。为了得到少数民族才有的的特权,让很多不同民族通婚的父母,纷纷为孩子放弃了过去传统上会选择的汉族。


  正如我同学的得意。我知道他拿我开心,我也知道他真的开心。在人人都知道蒙族学生做的不对的主动挑衅汉族学生的事情上,他的确开心。因为这让他有一种内心的平衡感。既然汉人永远理亏,既然校领导绝不敢随便处罚少数民族学生,否则就会引发校内动荡甚至动乱,每一个少数民族学生或多或少会利用,或者默认这种特权,并享受它。比如大学加分。他没有错,换了我,有这个条件我也会这么做。


  看看这个报道“黑龙江:对蒙古、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赫哲、柯尔克孜、锡伯等民族考生,在所报省属院校调档分数线下降低20分投档;其他少数民族考生,在所报省属院校调档分数线下降低5分投档,由院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不但汉人和少数民族之间有差别,少数民族之间还有三六九等。

  “北京公务员少数民族考生可加5分 21日起办理”http://learning.sohu.com/20070320/n248838126.shtml

  再看看汉族学生的评论:

  2007-03-20 13:00:20搜狐北京网友 IP:已隐藏 法律的人人平等就是空文 政策自相矛盾
  2007-03-20 10:18:36搜狐北京网友 IP:60.211.176.* 总是照顾少数民族,明显的歧视汉族!呼吁民族平等!



  西方人能够理解吗?他们怎么能想象一个人口和经济占统治地位的民族,竟然实际是三等民族(港台同胞优惠最多,少数民族其次。在少数民族中,蒙藏回维等边疆大民族收到的民族倾斜政策更多)。大家随便网上查一下少数民族学生读书到考公务员的加分。从小学一直到工作,各民族的加分都是都档次差别的。


  过去我们课本中有个苦聪族学生的例子,他是该民族第一个大学生。民族优惠政策不能说完全没哟积极作用,政府的本意也是好的。但是好意也会办坏事,从长期看,更是坏事。


  如果我是个少数民族的学生,对待汉人给我们的“优惠”,我会怎么想?


  我们设想一下,有没有一个成绩差的学生,他甘愿老师总是在班上说:张呆呆同学因为家庭经济条件差,父母文化程度不高,所以期末考试要加10分?王傻傻同志因为智力有点问题,所以考公务员要加5分?


  很多人处于实际,可能会接受这个“恩惠”。但任何有自尊心的人,无论智力如何,都会觉得这是一种公开的羞辱。这种恩惠带来的绝不会是感恩,而是内心深藏的排斥甚至仇恨。因为没有那个人需要被怜悯,更没有那个民族需要如此。一个普通的受过教育的人会觉得自己成为汉人作秀的道具。如果是分裂分子,他会说汉人的恶毒用心是要把他们的民族养懒。很多人真的这么跟我说过。



高考就业加分促使道德沦丧和汉民族虚无主义


  逻辑就是这么简单。我当年高考也想,我家怎么没有一个少数民族,能让我加10分?我们那个省,一分就压死几百人。我们国家本来就有省籍的歧视,同样的国家,高考分数不一样,经济差的地区反而往往更高。我至今仍在自己国家首都“暂住”。我没有享受到任何优惠,靠自己的智力体力打拼,却是那个被西方人和我们某些同胞说的那个欺压少数民族的汉人中的一员。而我这个汉人,却渴望变成一个加分的少数民族,我也希望不论我未来生不生个孩子,至少我有和少数民族一样生两个孩子的权力。


  当一个汉族人都对自己的社会地位产生疏离感时(你可以看看这近20年中国有多少人改了自己的民族,有多少人甚至改了自己的国籍),你怎么能指望本来向心力就相对弱的边疆能够产生更大的向心力?我们一天到晚在强调民族平等,其实我们的政策自己就在制造民族不平等。这种所谓民族照顾政策,不但让某些民族的少数人产生权力的暴力,还让汉族人受到屈辱。而那些加分少的少数民族同样会对这个政策产生怨恨。“君子不患寡而不均”。造成祸起萧墙的,正是制定这种不公平政策的人。而这个政策带来的更大的更深远的问题,则是道德沦丧!


  说的是否太耸人听闻了呢?看看这个报道。

  “少数民族可加分 一些考生枉费心机改族别”http://www.edu.cn/ji_jiao_news_279/20060323/t20060323_70140.shtml


  当年过去很多华侨多年在国外,那时候身怀对国家和民族的感情,深受歧视的他们中很多人都不曾改掉国籍。如今我们很多人可以为了10分,不仅仅是折腰,连自己的民族都不要了。如果这是对的,那么我们怎么去指责当年的汉奸呢?他们至少是在刺刀的威胁下,为了生存而做了违心的事情。而如今我们仅仅为了10分,甚至 5分,父母主动帮孩子改掉自己的民族。甚至为此不惜造假!他们的孩子能得到什么?除了得到这可怜的几分,还会在内心产生民族虚无感,对汉民族的轻视。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爱国心?你能指望他们做个正直诚实的人?在许多民族“优惠”政策的利诱下,很多父母言传身教的教自己的孩子造假,说谎,以不公平的手段获得社会资源。而真正诚实、靠个人努力奋斗的人却得不到好处。


  这个政策进而在暗示,我们过去受到的爱国主义等很多教育都是虚伪的和错误的。很简单,既然为了10分5分可以不当汉人,那么为了绿卡,可以不当中国人。未来进而为了利益可以出国国家和民族利益。我们怎么能理直气壮的指责为了几十万美元而帮助外国人搜集情报刺探情报去当间谍的中国人?他们收到的诱惑毕竟不是几个考分。而有一天他们在生命威胁下,想到自己曾经为了5分放弃了自己的民族,自然毫不犹豫的背叛自己的民族,当个所谓汉奸。因为法律曾经诱使他们说谎,学会虚伪,教会他们利益大于道德。


  我曾给西方人解释这个民族优待政策的本意,他们基本不理解,不相信。你怎么能让一些有教养,试图了解中国的西方人知道,我们的法律鼓励父母教育孩子说谎?你如果竭力让他们相信这是真的,你等于竭力让他们相信我们的法律是不公平的,我们是缺乏道德的。反之,他们则认为中国政府在说谎,在作秀,在用这种手段麻痹少数民族并尽力使它们堕落。我理解他们的不相信,因为这种违背了人类的自然天性和自尊心。



给宗教和民族高层特权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为什么当我们国家穷困时,藏族的百姓帮助解放军抗炮弹去反对印度的侵略?为什么当我们国家富裕后,很多藏族的老百姓却又开始怀念达赖喇嘛?我在青海东藏采访,达赖喇嘛的影响力,遍及人眼不同的无人区。一个多年在无人区放牧的牧人,可能都在用卫星天线接收他的讲话。他们为什么失去信仰?他们为什么怀念当年曾经被他们抛弃的信仰?显然,这不是用无知就可以简单粗暴的解释的。他们这样,一定是曾经被他们信仰的东西褪色了。


  解放后我们曾经以东藏大多数藏民为核心。我们的政策也曾过激的对待东藏的很多上层人士,对他们不公,就好象曾经不公正的对待很多汉人的元帅将军知识分子一样。在1980年代,我们的政策为他们平反时,过去东藏的上层人士、喇嘛们开始受到极大的优待,普通老百姓对此有很大怨言。人都是看现实的,他们看到过去吃肉的人重新当权。事情本来不是这样的简单,但是往往就被这样简单的传播并且接受。为什么我们的政策总是不能一碗水端平?为什么我们的政策总是因人而变?1980年代的政策失误很快就得到证实。1989年东藏的暴乱,就是对政策的直接反应。从那时候开始,新疆、内蒙过去多年没有出现的民族分裂问题开始抬头。


  很明显,绝大多数分裂分子都是那些在国家政策中获益很多的人。我大学时,同届有两个新疆来的学生。他们是保送来的,最后因为搞独立活动,多次劝戒后不改被开除。仅仅只是开除而已。显然,他们认为自己还能得到未来更大的权力。我们却自缚手脚。因为长期以来我们的宣传工具总是在肉麻的吹捧他们。我们的政策优待他们,我们的金钱在支持他们。批评的话呢?一句不敢说!民族问题比外事问题还吓人。


  我要说说我看到的。我去过不少东藏的喇嘛寺庙。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寺庙内酒瓶子多,多堆成小山。喇嘛也就是和尚,本来要遵守清规戒律。不喝酒是基本要求,不搞女人是他们宗教自我的要求。酒瓶子在哪儿摆着不用我说了。有些喇嘛无所事事、乱搞也是现实。过去今天都有。当年老东藏跟我说,他曾经看到喇嘛们在布达拉宫前,几个人围起来,光天化日之下就鸡奸。不信?看看美国著名的藏学家格尔斯坦执笔,他的藏族朋友,曾经是达赖的歌舞团从成员,达赖哥哥的助手的书。书中回忆了藏族人,包括喇嘛对于性的取向。在大陆出的书名字叫做《东藏是我家》。他甚至勇敢的承认了自己为了出人头地而当一个贵族僧官管家的情人。而这种性伙伴在僧侣中很普遍。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喇嘛都是这样,有德行有修行的也很多。现在很多汉人,尤其是有些文化有些地位的人喜欢找个喇嘛当上师。我的朋友中也有。这也无可厚非,宗教信仰自由。但是如此多的汉人突然信仰一个本来不属于汉人的宗教,同样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这个民族过去没有过信仰吗?我们有佛教,我们的汉传佛教同样有很多宗派。我们祖国在一片文化浩劫后也还至今尚存许多寺庙佛塔,这都证明汉人从古到今不是没有信仰,非要仰赖外人。我们也有儒家,我们有道家,西方各种主义也都来过。在我看来,信仰都是平等的,谁也不会高人一等。但藏传佛教的势力之大,令人震惊。


  我采访过一个藏族人,他父亲把家里几十头牛都捐给喇嘛了。这没有问题,他们全家都愿意。这种现象在东藏非常普遍,同样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我们为此要从内地拿出纳税人的钱,去救济本来并不贫穷的他们,则是在间接的鼓励藏传佛教。当我们把某些宗教或者民族问题人为的迁就、抬高到法律的河床之上时,决堤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当色拉寺的喇嘛开始闹市,当有些喇嘛开始杀人、烧死人的时候。我们的媒体和政府竟然已经忘记首先应该用法律制裁他们,而不是忍让和为自己没有做坏事儿辩解。你辩解什么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就是宣传和妥协的恶果。当某些东西被神圣化后,在利用这个权力作恶,神化的推手只能是自食其果。
  

汉族需要觉醒!!! 说...

汉族人的地位连猪狗都不如!!!
觉醒吧!!!
奴隶们!!!
http://indyblog-ha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