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1日星期六

绝世好臀

  


  通俗一点说,臀就是屁股。臀部的面积相对其他女性特征来说版面庞大,且又长在背后,最不易保护,成为男人最容易下手的地方。某个酒吧的夜晚,我的朋友老余对一个跳舞的女孩屁股情有独钟,临走的时候顺便用他的咸猪手抄了一把,没想到把女孩抄回了家,一年后他们结了婚。如今老余深居简出如同隐士,理由很简单,老婆说一个在酒吧敢于摸女人屁股的男人,最好在家待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女人的屁股摸不得。

  女人的屁股在男人眼中基本排名第三,除了脸和胸以外,最深明大义的就是屁股了,可见屁股的主题是多么突出。可是女人敢在脸和胸上动刀子,却鲜有在屁股上动刀子的,可见女人自身对屁股的漠视。《易经》上说:“臀无肤,其行次且。” 意思就是说屁股上没肉,走路都不好看。士有百行,女惟四德,不创造一个功德圆满的屁股,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

  世上本没有屁股,走的路多了,也便有了屁股。这是哈佛大学的丹尼埃尔.李卜曼的最新研究成果,他认为人类的类人猿祖先最早是坐在树上的,在走路的过程中,胳臂变短了,相反腿变长了,骨盆变大了,臀部的肌肉也丰满了。自从有了屁股以后,女人被摸屁股的历史从此源远流长。明清以后,女人为了让屁股看起来动感十足,发明了缠足,这是个痛苦的代价。相比起来现代女性真是聪明,一双高跟鞋就可以达到异曲同工的妙用。

  关于摸屁股,避开那些活色生香的故事,我在少年时代一口气摸过22个女孩的屁股,不仅没被女生批评,还一时传为佳话。话说一日课间休息,男女生站在走廊里晒太阳,两个男生打赌,说谁能在一个月内把全班女生的屁股摸一遍就请大家吃水饺,当时双方皆面有难色。危急关头我挺胸而出,我说能在10分钟内摸遍全班女生屁股。众皆不信。我说我有个条件,请一名男生追我,但是不要真的追上我。于是一个追一个跑,我在闪展腾挪之间摸遍了女生屁股,前后仅仅花了4分钟。后来那两个男生合伙请全班男女生一起吃水饺,席间女生得知内情,相互各自凝视屁股半晌,做声不得,埋头吃起水饺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女人常常因为吃人家嘴软,即使被摸了屁股也忍气吞声。

  屁股长在女人身体中间,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前日我陪朋友去游泳,朋友感叹道,现在泳装用布越来越少了,以前是透过布料看屁股,现在是屁股当中找布条。做女人难啊,变着法儿让男人看屁股,结果得不偿失,最终使男人对屁股熟视无睹,反而关心起布条来了。做女人难,做名女人就更难了。青岛女孩管芳,就是因为手术做出了最好的臀部,成为了广东第一人造美女,可以说是一屁成名。有个很奇怪的现象,成名后的屁股往往比成名前的屁股韬光养晦,深藏不露。从此一个绝世好臀就这样诞生了:出粪便而不染,通臭屁而不妖,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条内裤掩风流。

  我最近每天要打一个小时的羽毛球,有三个南艺的美女轮流值班陪我打,有天她们三个一起来了,当其中两个在球场上你来我往时,我和另外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研究她们的屁股,甚至说到每个扭动的性感屁股后面,都跟着一群人,比如每次打完球都有男人屁颠颠地开车来接走她们。最终我得出结论,绝世好臀的最高境界不是扭动着的翘屁股,而是让男人欠她们一屁股债。俗话说的好,做女没有好屁股,不如回家卖红薯。

2 条评论:

那一个风华绝代的子宫 说...

  
  她制止了我的进一步行动,满脸严肃,明天,你到底去不去陪我看房?我本来完全可以在这个紧要关头点一下头,嘴里含糊着掩饰过去,可是我突然兴味索然,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那个夜晚的我草草收场,在黑暗中摸索着穿戴整齐,很敬业的注视着天花板。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还算活着,只有回到子宫,才没有生存压力。


  相对来说,恋爱中的女人物质观念不是很强烈,当她突然有一天大梦初醒,那是她想嫁给你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你的物质条件跟不上时代潮流,你必将和我一样面临被淘汰的结局。过去,童话故事是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开头的,现在,童话故事是以“将来我一定如何如何”开头的。可惜,女人已经过了听童话的年龄了。


  吃的问题当然也是我们脑子里经常盘旋的念头。比如我今天囊中羞涩,一碗阳春面即可解决战斗,女人却不行,女人最起码得邀请鸡蛋排骨加盟才有生活乐趣。


  与王国维接受叔本华、朱光潜接受克罗齐相比,我同样接受逃避自由的哲学方式,因为逃避自由就是获得自由,当我们在母亲的子宫里来回游弋,我们一定可以向郑钧一样放声歌唱:“回到子宫,回到了布达拉宫,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你根本不用担心太多的问题,她会教你如何找到你自己。”这个夜晚,身边酣睡的女人触手可及,而母亲那一个风华绝代的子宫,远比千山万水还远,我们是再也回不去了。

异秉天才 说...

  

去年秋天,我在成都和一个女孩在露天茶座喝茶,秋天轻浅的阳光打在我们身上。这时候过来两个30多岁的女人,在我们邻桌坐下,她们略施粉黛,优雅的姿态吸引了我的目光。女孩有点嫉妒,从鼻子里哼出“半老徐娘”四个字。也许是她的声音大了点,女人已经回过头来,但她的目光不是恼怒,而是一种宽容,就像一个母亲看着不懂事的孩子似的。我当时就想,半老徐娘其实就象当时的季节一样,秋所对应的永远不是单纯的春,那是夏日味道的延续,炽热后成熟到没有回话的余地。

而半脑徐娘缺少的恰恰是平和淡定的心态。面对皱纹,她们恨不得用擀面杖在脸上滚来滚去,面对白发,即使平时一毛不拔的人也狠心下手拔毛连菇。秋行春令,本是勉强不得,即使反季节规律霸王硬上弓,大棚里长出来的蔬菜,看着新鲜,也是食之无味。我们都知道秋天的菠菜最好吃,所以暗送秋菠才是令我们最为心跳的感觉。比如在下,长得一身肥膘满脸横肉,照样横行乡里,我爸说了,天才必具异秉。

顺其自然,才能顺其不自然。打个比方,对于在进化史上以匍伏姿态前进的男人,谁都想做圣人,柳下惠光荣的成为圣人之后,被人怀疑为“痿人”,就是他没有按照生理规律发展下去。

我不假思索地对她说,你就是一叶最成熟的花瓣。她嫣然一笑,没等她再次塌方,我学着沙宝亮同学轻轻唱道: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